• 第523章 很识趣

    更新时间:2017-11-27 08:37:53本章字数:3047字

    “这个,这个不大好吧?”管仲当然早就猜到他专门跑过来就是想拉近乎,却装作自己身份低微不敢高攀的样子。

    “没什么不好的。”阿风大气地叫了一声,旋又压低声音道;“呵呵,刚才管大哥那么够意思,对小弟的不敬多有包容,小弟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一边说着一边把管仲在军营里偷偷塞给他的那个钱袋原封不动地推了过来,这,这个,呵呵,管大哥,您还是......”

    “兄弟你这是干什么!”管仲大义凛然地又推了回去,然后又仿佛被别人发现似地压低了声音:“兄弟这不是哥刚才给你的么?这送出去的钱哪有拿回来的道理,快好好收着。”

    “不,不是。”管仲这么一做作,阿风心里更觉得不好意思了,而且还家淡淡的不安,这个管仲不会还是没有原谅自己吧?不像吧,不然刚才他早就可以整死自己了,又何必放自己一马而且还向福大人推荐自己?

    “管大哥,你听小弟说啊,刚才吧,这确实是小弟不太懂事儿,这个......”

    “你现在才是不懂事儿!”管仲老气横秋地教训他道,哪里还有半点刚才讨好的意味:“你是不是瞧不起哥的诚意?哼,之前是应酬,现在是兄弟情谊,难道我们之间的情谊还值不了这一袋钱吗,你要留下可以,那以后别叫我管大哥了!”

    听了管仲的话,苏铭是不知道君海棠什么情况,反正他是快要忍不住吐了,猛地一个翻身,把脸朝着里面生怕被那个阿风看出自己是在装睡来。

    阿风立即被管仲这番话给感动了,当然可能是看在那袋子钱的份上,反正苏铭偷眼看去那个阿风几乎是急不可待的就把那袋钱重新装回了衣服里:“呵呵,管大哥,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直接跟我说一声,只要我阿风能办到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得了吧,看你这熊样儿真要到了需要你赴汤蹈火的时候你肯定跑得比谁都快。”苏铭心里暗骂,现在他对这种场面话可是已经有足够的免疫能力了。

    不过,管仲却是一副被阿风的这些话深深感动的样子:“好兄弟,以后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唉,说实话,我是民你是官,现在能有什么地方劳烦兄弟你呢?无非就是希望能顺顺利利地把这次的任务完成而已。”

    “呵呵,放心吧,这次也没什么复杂的事情啊?你们是车夫,花钱找你们无非就是让你们把车驾到我们想要去的地方而已,总不能让你们这些车夫去打生打死的吧?那样的话要这四十名高手护驾做什么?”阿风一副你太小心谨慎了的表情,安抚地拍了拍管仲的肩膀。

    管仲摇头道:“风老弟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咱们是兄弟了,但是在成为兄弟之前,我们去一次你们的大营还不是跟老弟你起了那种误会吧?俗话说的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呢,管老弟,我可不是在说你啊,你看我们去飞魔群落的驻地,万一那些护卫刁难我们那可怎么办?”

    “切,这个管大哥你就有所不知了,最近飞魔群落的一些不好的传言想来管大哥也不是一点儿也没听说过吧?现在他们是自身难保有求于人,而我们这次就是给他们运送救命的东西,你觉得他们敢为难我们吗?哼,那管大哥你直接掉头走人,看他们怎么办!”

    阿风又是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更何况这里不是还有我吗?一路上有我去跟他们交涉,管大哥你就只管放心往里走就可以了!

    “呵呵,我等的就是风老弟人这句话啊,看样子我真是没白向福大人推荐兄弟,果然知情识趣的很。”

    “嗨,这管大哥你还不早说啊,跟兄弟还这么见外,还得等我自己开口,呵呵,唉,前面的先往左拐,从北城门出城一趟!”正跟管仲聊着,阿风一下子看到到了路口连忙朝领头的那辆车吆喝一声。

    “往左拐?”管仲不解地看了看前面,风老弟你没弄错吧?福大人不是说过我们要去飞魔群落的吗?怎么现在却要往左拐出城去?”

    “唉,当然不会弄错,我都已经带过一次队了嘛。”阿风摆摆手,让管仲稍安勿躁:“现在风声紧,飞魔群落那里有很多人盯着,不但如此,从北城往飞魔群落的路上也有不少各方势力的探子嘛。所以我们要先从北门出去,装作要往皇家猎场送东西的样子,然后转往西门,从西门再绕去飞魔群落的驻地,这下管大哥明白了吧?”

    “嗨,什么明白不明白的。”管仲摇摇头表示他是毫无所谓的:“反正货是你们的,钱是你们付的,你们说去哪儿怎么走我们就去哪儿怎么走,老孙,听这个风大人的,往左拐!”

    “好了,管大哥,咱们兄弟的交情还长着呢,不在这一时片刻的,我在这里不怎么方便,还是先去第一辆马车上面坐镇指挥去了,等会儿再聊。”

    管仲答应一声就见那个阿风已经一跃而起跳到了最前面的马车之上。

    这个叫阿风的身手不错,不是只会耀武扬威的家伙。阿风刚刚离开苏铭和君海棠就已经爬了起来。

    “呼,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没想到那个阿风刚上车主留意上我了,万一他真起了疑心盘问我两句,恐怕一下子我就漏馅了!”姬月舞现在还有些后悔,一边驾着车一边伸手抚了抚胸。

    “好了,月舞刚才你那一下马鞭扬得非常熟练,呵呵,那个阿风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才打消了疑虑的。”君海棠笑着开始哄起姬月舞来。

    “对了管仲,你何必对这个阿风这么着力笼络?我们用不大着他吧?”苏铭问起管仲的用意。

    “怎么会用不大着,主人可知现在飞魔群落警备之森严,恐怕在整个君权皇城也仅在皇宫之下比起四大城区的治安队大营来要严密几分?当然了我们是从北城治安队来的而且是给他们运送这些战略物资,他们应该会放松几分警惕,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多一分保证总是好的。”

    “那个阿风你们也注意到了,本身就是那种跟阿福同一个类型的人,狐假虎威,仗势欺人,而且看样子也得一点儿那个阿福的小信任,呵呵,尤其美妙的还是这家伙竟然去过飞糜群落驻地一次,你们不知道像那些手下人啊,最怕的就是这些家伙,所以,如果有这个阿风来为我们开道,那我们就有十足的把握偷偷潜入进去。跟这个比起来,那一袋钱再加上几句奉承话算得了什么啊。”

    “哦,没想到管仲你竟然这么地轻车熟路啊。”姬月舞转过头来对君海棠打了眼色。

    “嗯,是呢。”君海棠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跟她合伙配合起来,看样子这种事情没少干啊,以前是不是也经常借着谁谁谁的威风到处去狐假虎威啊,说不定还被人整过,不然怎么对这些东西说得一套一套的。

    “喂喂。”知道这两位公主殿下是趁着心情好所以故意耍他,管仲哭笑不得地道;“我们现在可是同一战线的唉,现在大敌未去我们却自相残杀不大好吧?而且,我怎么也算是有功之臣啊,平日里可从没有得罪过两个公主大人唉。”

    “好了,别闹了。”苏铭提醒道;“看你们笑的,这么大声的话很容易被那个阿风听到,姬月舞公主殿下,您现在可还驾着车呢,我们这四条小命都握在你手里呢。”

    “好啦,好啦。”姬月舞也知道自己的驾车技术还不够纯熟,只得回过头去专门地看着前面;“对了,如果我们以车夫的身份主算潜入了进去,但是他们让我们把车子停好就让我们马上离开那我们又怎么去探听情报啊。”安静了还没两分钟,姬月舞又叫起来。

    “呃。”别说姬月舞这无心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苏铭他们三个,之前他们一直想着只有怎么潜入飞魔群落的驻地,倒忘了好好地规划一下潜入进去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办了,就像姬月舞说的那样,如果他们刚停好车子,就立即被轰了出来,那他们潜进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总不会是去踩踩点儿吧?

    “我们能不能进去之后,如果他们赶我们走的话,我们提前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姬月舞提议道:“那样的话等他们把其他车夫赶出去我们另找地方隐蔽起来,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再偷溜出来然后去找找那些飞魔群落的重要人物啊,比如说那个黑格的书房什么的,去偷听一下人家的墙角。”

    “这个恐怕不行吧?”君海棠摇摇头道:“现在阿风那些人知道我们一共是四十名车夫,到时候往外赶的时候如果发现少了人当然就知道还有一些人藏了起来,那我们别说待到晚上去偷听情报了,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人家给找出来围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