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6章 龌蹉话题

    更新时间:2017-11-29 08:10:49本章字数:3060字

    “唉!”阿风也知道那个薛大人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是自己还是要对管仲讲出自己的为难之处,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于他能够体谅自己了:“管大哥,是兄弟无能啊,真是都快没脸来见你了!”

    管仲看他作出这么一副万分痛苦的样子不由心中好笑,这也夸张得有点儿太假了吧?不用他要演自己就陪他演好了:“唉,既然你还叫我一声管大哥那咱们就还是兄弟不是吗?不管什么事情你都说出来,就算是要跟他们这些家伙拼命,大哥我也坚决站在你这一边!”

    阿风没想到管仲是误会自己跟那个薛大人抗上了,得罪了他,所以还想要替自己出气,不由心中苦笑,就凭自己的身份地位,哪里有跟人家一较高下的资格。

    恐怕就是他旁边那个走狗自己都未必是人家的对手。不过管仲的这个表态还是让他感动了一下,所以他也表演的更像了。

    “管大哥,既然是兄弟那我也不瞒你了,确实现在兄弟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这些马车的最终目的地其实并不是他们飞魔群落,在今天晚上的时候他们还要运送出去到各个的分地点去,但是现在飞魔群落所有的人手都被派到重要的岗位上,所以这个薛大人让我来告诉你们,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个任务全部完成,如果你们肯帮这个忙的话,我保证再给你们争取三倍的工资回来,管大哥你看怎么样!”

    说完这些话,连阿风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了,刚刚人家还表示了一翻为了自己兄弟不惜两肋插刀的拼命样子,没想到自己这边却几乎是把他们给出卖给了飞魔群落的人,连跟他们共进退的勇气都没有。

    “哦,这样啊。”管仲当然要配合他的想法作出一副愣了一下的神色,不过出乎阿风意料之外的是,管仲并没有表现出对他失望的样子,反而一拍自己的胸膛:“呵呵,不就是这么点儿小事儿吗?看把兄弟你给愁的,又不是说没有工钱,只要给工钱在哪里不是呆着,你放心吧,这么点儿小事要是都帮不了你的话,那不是白让你管我叫管大哥了吗?你去尽管答应他们好了,这些车夫的思想工作由我亲自来做好了。”

    阿风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大喜地用力拍了拍管仲的胸膛:“好,好,好,真是我的好大哥,这次是阿风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管大哥尽管来找我好了。”得到了管仲的保证阿风真是喜出望外,往薛大人那边走的时候连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

    薛大人本来对这个阿风极为不满,但是现在看他的样子跟去的时候截然不同,显然已经取得了那些车夫的谅解和同意,这才算是把脸色缓和了下来。

    “薛大人,我刚才已经告诉了那些车夫们,他们都表示没有问题,只不过薛大人,刚才我也跟您说过了,这些车夫中间有福大人格外看中的人,而且他们毕竟是来帮忙的,真要是用强烈的手段那激起他们的反抗之意,那么其他的不要说,就是在路上驾车的时候故意把马车上的货全都摔下来,也足够咱们吃一壶的了,所以我个人的意见还是要怀柔处理,虽然同样是软票他们但却要让他们有宾至实归的感觉,薛大人觉得呢?”

    “当然是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现在薛大人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好听的吧,刚才对方还污辱自己,说不好听的呢,这个阿风现在的确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再加上他跟自己并非一个系统,所以自己也不能把他给怎么样,真是薛大人这一辈子跟人打交道少有的碰到这种进退不得的情况。

    所幸那个阿风倒并没有留意到自己的情况,自顾自地说下去:“所以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飞魔落群能好好地招待他们,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我们效力,这才是最合适的作法,薛大人以为呢?”

    “当然了,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明知道阿风是故意买自己一个好,但是如薛大人这么一个人,也知不能一直耗下去,而且阿风也是在向自己示好的一种表现。

    决定好之后连续受到憋屈而没有发作的薛大人可再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交待了手下人几句就借口还有事要忙先离开了,让那个一开始跟他一起对阿风发难的手下杜雷伯与阿风负责这里的事情。

    看到那个薛大人被气跑之后,苏铭他们还有管仲都长松了一口气,就算现在那个叫杜雷伯的不识相,以他的身分来看也不过是跟阿风平起平坐而已,应该不会胆敢得罪阿风的。

    其实这里也实在没什么好交接的,本身这些箱子里的东西就没有数,只是在北城治安队那里由那些士兵们能装多少就装多少。

    所以,他们又能查些什么呢?只是由那个叫杜雷伯的带着几个士兵挑了两三个马车上的箱子打开来看了一看,就算是了事儿了。

    “呵呵,刚才我好像听四队队长何占勇送来的消息,风大人似乎是对李妍那个小妞很有兴趣啊。”慢慢的话题自己也就从工作上转到了消遣娱乐上,最后再转到了女人上。

    “唉,杜雷伯大人怎么能这么说呢。”现在两个人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痛快又能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在一块儿聊着:“我可真是冤枉啊,那个何占勇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其实根本就是那天的时候,你们二队队长李妍自己主动的唉,你老跟她在一个驻地该不会没领教过吧?她的眼神,她的动作,她的一举手投足,呵呵,有哪样不是在引人犯罪啊?”

    “唉,别提了,你别看他。”

    还没有等杜雷伯说完,那边的护卫已经跑了过来。

    “杜雷伯大人,己经检查完毕,全都是魔核,可以交接了。”

    “哦,那,那我们先办正事儿吧。”

    阿风大笑了几声,接过杜雷伯递来的单子大笔一划,又递了回去。

    “好了现在正事儿己经办完了,继续你们那个风骚的二队长吧。”

    “哈哈。”然后又是新一轮的龌龊的话题。

    “我真有种想把那两个混蛋给宰了的冲动。”姬月舞和君海棠都是姑娘家,而阿风和那个杜雷伯却在那里用最粗俗的话来说他们那些荤事情,当然让她们两个面红耳赤心中大为生气啦,而且苏铭因为旁边就是她们两个绝色大美女,弄得他也是非常尴尬。

    不过,好处是阿风和杜雷伯一边聊着这种话题竟是越走越远,吩咐了一声,带那些车夫下去好好招呼着,好酒好菜好的休息地方,便两个人勾肩搭背地据说是去找那个什么李妍的去了。

    而且,不但是他们俩,按照杜雷伯临走时的吩咐,那些士兵带着管仲他们先去进行休息等待吃早饭的时候,而且现在看到车队这里已经没有,连个车夫都已经没有了之的剩下的那下人也懒得再守在这里,万一那些个车夫又想起了忘拿什么东西,再跑回来找不到而非赖在自己头上,那可就是冤死了。

    己经知道这边不会有人的时候,连最后那些士兵,除了留两个战士算是监视这一片地区的动向之外,其他的也全都是该去其他地方警戒的去其他地方警戒,该去睡个回笼觉的也很快地离开了,现在天还没全亮,但这里又是静悄悄的了,给了他们一个趁机开溜的机会。

    “啊,真舒服啊!”抓住机会苏铭他们三个立即从马车底下滑了出来,趁着那仅有的两个战士的视线都没往这边留意的时候,苏铭扯着姬月舞和君海棠躲进了两棵大树之前观察形势。

    刚一坐下,在路上被颠簸得手酸腿软的姬月舞就舒服地呻吟起来。

    “小心点儿,我的公主殿下!”君海棠和苏铭都吓了一跳,赶紧一左一右地捂住了她的嘴巴:“这里可是飞魔群落的腹地,那边还有两个哨兵呢,如果被他们发现了我们,那我们三个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而且还得连累管仲他们给我们陪葬,明白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先让我喘几口气。”好不容易才死命地掰开君海棠这边的手,姬月舞倚在树干上大口大品地喘着气:“你们两个刚才要是再用力一点儿,我恐怕就要死在你们手上了知道么?”

    这次姬月舞吸取了经验,生怕这两个家伙再次借机跑来捂自己的嘴,所以自己先主动地压低声音道。

    “哼,反正如果被发现了那你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由我们来动手,至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事关重大,君海棠也一改往日温柔的性子,恶狠狠地警告起姬月舞来。

    姬月舞天不怕地不怕的,只有两个人才能制得住她,其中一个是元魇魔帝,另一个就只有君海棠了。

    听到君海棠也这么说,那就真是情况比较紧了,于是姬月舞也乖乖地听教教话起来,和君海棠一起学着苏铭的样子闭上嘴巴翻过身来肌着观察四周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