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8章 很羞涩

    更新时间:2017-11-29 08:15:57本章字数:2512字

    不过,这对于苏铭来说却是已经完全足够了,对他来说,就算是君海棠再小声音的答应,他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从能够真正叫出君海棠的名字开始,苏铭觉得自己和君海棠的感情似乎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他从没有过经验的阶段,一个饱含着甜密的阶段,苏铭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飘,完全不受控制地飘到了君海棠的身边,然后看着她那鲜嫩的红唇。

    “唉,你们两个一直不是都在一起的吗?怎么什么时候不认得对方了?”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姬月舞突然醒了过来,一边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一边奇怪地看着君海棠和苏铭,总觉得他们两个跟以前好像不太一样了。

    “咳咳,没有啊。”看到君海棠吓得赶紧扭过头去不让姬月舞看到此时她脸上的红晕,苏铭连忙先来应付着:“我们只是在讨论,对,是讨论,呃,讨论一下你还真是睡不够唉,我听说你比海棠公主可是多睡了一个多时辰呢,你啊,看我说你说得对吧,只顾你自己。”

    一边对姬月舞倒打一耙,一边苏铭只得在心里跟她道歉了,这么说可不是自己的本意啊,就算你再生气,也不能让你看出什么异常的地方来,现在苏铭感觉自己像极了一个做贼心虚的小偷在竭尽全力地不让主人发现他们家里有东西失窃了。

    “咳咳,姬月舞,你先别急着跟苏铭吹胡子瞪眼了。”君海棠也赶快回复了一下心态,转过头来安抚了一下姬月舞,但是一句话就让姬月舞踩脚了:“棠姐姐,人家哪有胡子啊,你怎么这么说我。”

    “好好好。”君海棠赶紧安抚她:“是我说错了,行了吧?只不过现在我们真是没有时间再斗嘴了,因为刚才我和苏铭商量过,现在我们最好还是试着去找一下管仲他们,这么长时间他们可不像我们因为见不得光所以只能躲在这里,说不定他们已经得到了一些情报,如果你再这么拖拖拉拉我们可只好让你在这里留守只有我和苏铭去啦,”

    “不要!”姬月舞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分散了,马上跳起来争着要去:“我可不要留守这晨,要留守的话还是让苏铭在这儿呆着吧,我和棠姐姐去探路怎么样?

    “你们两个都没有作探子的情报啊,而且更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相应的训练,所以我是担心你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们啊,万一不小心被人家发现了,那我们可真是功亏一篑。”

    “哼哼,到了这里你还想继续吓唬我们?”姬月舞才不吃他这一套:“昨晚你自己不还是在北城治安队大营里一个人来去自如?哼,你的实力可还不如我们呢,凭什么你能做到却小瞧我们?”

    “说起找管仲他们嘛,你更不要想吓住我们,你忘了我们早就已经商量了一整套的暗号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管仲他们一定会在他们住的院子外面给我们留下记号的。”

    “这个,这个。”没想到,姬月舞的反应还挺快的,不过对于能在北城治安队的大营所谓的来去自如苏铭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了:“正是因为我的实力比你们更低所以才比你们更能来去自如,你们应该都知道现在的驻地相当一部分防御力量都是由防御法阵和探测法阵组成的吧?越是强大的魔元它们就越容易能够感觉到,所以你们实力比我高是帮不了你们什么的,反而必须要多依靠外功,明白了吗?”

    “谢谢你的提醒,我们记住了。”姬月舞听了苏铭的经验之谈立即开始又做起了热身运动,好像马上要去一口气跑个冲刺一样。

    “我不是在提醒你啊。”苏铭无奈地看向了君海棠,希望好能够帮自己劝劝姬月舞,却见她竟也跟姬月舞一样,一边热着身一边不问:“苏铭,你看我这样做热身运动对不对?我一直不是太重视外功的,现在只好先临时抱抱佛脚了。”

    “我也不是你们的外功教头啊。”苏铭无奈地想着,看这个架式她们两个是休想有人能劝得动了,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带她们来之间就先跟她们约法三章好了,那样的话哪里还会发生现在这种被她们拿着一堆似是而非的歪理,来把自己弄得哑口无言的情形?

    不过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埋怨也是没有用的了。

    “那样的话你们必须让我陪着你们一起去,这样万一有起事来,我们还能有个照应,至于这间小屋,恐怕我们也已经用不到了,有没有人来留守也是一样的。”苏铭已经下定了决定,与其真放她们两个独自去冒险,还不如自己跟着去看住她们两个。

    虽然自己也知道多一个他,等她们真需要自己去拦阻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什么用的,但是尽心力,听天命吧。

    可以看得出来到了晚上,飞魔群落的戒严比起白天来更是加强了很多,而像北城治安队这样的正规军大营也远比不上它。

    这也可以想象,毕竟是做贼心虚嘛,就算君权魔尊真的要不顾后果把他们连根拔起,虽然再强的力量也是挡不住但是至少可以为黑格大长老这些飞魔群落的首脑人物争取一些撤离的时间。

    不过,即使是这样,苏铭带着君海棠和姬月舞,虽然在这两位公主的心中,肯定是他们带着实力不济的苏铭。

    也并没有遇到什么险情,君海棠分析虽然现在飞魔群落的实力大大增强,但是需要用到的力量也更多了,比如说像警戒君权皇宫,还有对安吉将军那虽然是虚张声势,但也是下足了血本儿的袭击,都让飞魔群落的实力大大分散。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们聚集了极强的力量,也挡不住君权魔尊的反扑,所以只是以严密的防守来防止一些实力极强的或者精善潜匿行藏的杀手而已。

    但是就算是这样,飞魔群落也只能在外围聚集了大量的好手,在驻地之内,想来凭着这么绝顶高手再加上防御法阵,足以应付大部分的突发情况了,更不用说只要让人家连飞魔群落的大门儿都闯不进来,那样的话里面更是不需要担心的了。

    而且,出来之后苏铭才发现他的确是算错了一件事,这两个公主殿下外功本领着差强人意,但是这个偷偷潜入的经验可是绝不少,想一想,恐怕八成是在皇家猎场的时候偷听人家的墙角得到的锻炼了。

    不但如此,苏铭虽然有两次闯进东城和北城治安队大营的经验,但是说到底,对于人家的布阵之学根本一窍不通,进了人家的大营也是两眼一摸黑,单是为了找自己的目标都已经浪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现在有君海棠就不同了,这个大才女从小博览群书,当然也对建筑布防的安排有所涉猎。

    有了他们进营地时的观察,君海棠早已经把飞魔群落的防御安排琢磨了个八九不离十。

    看到苏铭左冲右突,胡冲乱闯的样子连忙把他拦住了,由她来指点方位然后再让苏铭去探探路,看看有没有巡逻的战±跟姬月舞不同,君海棠别看也是被平日里的各种限制闷得不行。

    但是为人却非常谨慎,第一步都走得很稳,免得被人发现,真要被飞魔群落的人给抓了,丢了面子事小,被他们拿来威胁父皇那他们可就弄巧成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