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1章 第三个办法

    更新时间:2017-11-30 08:49:36本章字数:3039字

    “当然有问题,那个队长明显在跟你们掩饰什么。”苏铭倒没多想,只以为是管仲的一时疏忽,开口提醒他们道:“你们想一下,所谓物资主要不就是魔核和晶石吗?现在他们既然还要再给某个地方提供五车的魔核和晶石,那么他们还留下五车的魔核有什么用呢?直接把这些东西都送过去不就成了吗?”

    “对,这样绝不合理,也就是说他们在使用调包计,把另外五车其他东西想送出去,而不引人怀疑。”经苏铭这么一说,君海棠也反应过来:“现在我们送来的那五车箱子我们已经知道的确是魔核和晶石没错,但是他们所谓的那五车物资我们却并不知道是什么,甚至根本就没有机会能打开看看,所以那根本不会是魔核和晶石,那么会是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我想那些东西的价值一定是在五整车的魔核晶石之上!”姬月舞断然道:“那当然是能发挥巨大威力的东西了。你们看会不会又是一个什么法阵的组成部分?我们这次送来的一些箱子里不是也有许多是专门用盛放大型法阵的灵符的吗?”

    “应该不会。”君海棠否决道:“如果是法阵灵符,那么其价值能在五车的魔核和晶石之上而且,还需要如此保密的,肯定是能发挥出巨大威力的大型法阵,这种东西非常复杂,一是五车的箱子看似不少,但是扣除掉肯定要白白损耗一部分之外,五车的灵符也不够一个大型法阵吧?”

    “而且既然现在我们车上已经有一个大型法阵用的了,二是这么威力巨大的玩意儿一般情况下一个战场只能设下一个,两个以上的话,因为我们自己对大型法阵也是不会全都弄清楚,所以,很难不让各个法阵彼此之间不会产生相互影响,而令威力大减甚至相互抵消的情况。”

    “而且以大型法阵的威力就算是拿来对会我父亲这样实力的高手,恐怕也已经用不着第二个了,如果真被他们运行起了这个大型法阵,不管它是什么类型的,我想最后的结果就算我们还能贏也必然是损失惨重,既然如此他们又何必花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去建这第二个法阵呢?要知道大型法阵可不是三岁小孩儿带着的玩具,随便哪里都能弄几台出来。”

    苏铭听君海棠分析得句句在理,心里也很佩服,想也不想地问道:“那海棠公主,依你看法,那五车箱子里装的会是什么东西呢?”

    “切,苏铭,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没等君海棠说话,姬月舞已经先插口道:“你真当棠姐姐能掐会算,不管什么事情想一想就能知道答案了?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还偷偷跑出猎场回到君权皇城干嘛?”

    苏铭脸上一红,刚才自己听君海棠分析听得入迷,也没细想,没想到现在竟然被一向印象中任性而又莽撞的姬月舞给教训了几句。

    “呵呵,其实我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探听情报的吗?虽然那五车箱子我们现在并未见到,而且一路上也未必能会让我们有漏洞能去看看箱子里边的东西,但是也不一定就没有机会嘛,”管仲一见苏铭受窘,虽然平时他对于自己这个主人也没见有多尊敬,但是毕竟也是自己的主人啊,连忙转移话题给苏铭解了围:“现在关键还是一则你们不要被发现,二则配合好时间,机会只能看对方会不会犯错了。”

    “照管先生这个意思,是不想让我们再继续去找找黑格大长老的住所探听情报了?”君海棠何等样人,一句话就听出了管仲的意思。

    苏铭当然是心中大喜的,不过却不知道君海棠和姬月舞会不会点头。

    也不怪君海棠觉得疑惑,一直以来,管仲从来都是苏铭怎么吩咐他主怎么做,虽然平时经常跟苏铭顶嘴,但是却从来没见他直接发表意见左右过苏铭的决定,现在算是第一次见了。

    听到君海棠的话,又看到苏铭转过头来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自己,姬月舞立即嘴唇一扁大为不乐意:“来的时候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一定要想办法来飞魔群落看看黑格这些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不然我们千辛万苦溜出来做什么?苏铭一头的黑线,溜出来的时候这位公主殿下好像只是坐享其成吧,主要还是君海棠策划龙沧兰安排,你千辛万苦过什么啊?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想办法混进了人家的大本营里来了,眼看胜利就在眼前,这个时候你们怎么会想起打退堂鼓来了?”

    君海棠本来还有所犹疑的样子,听到姬月舞这么一说立刻坚定了自己的意志,一副不去黑格那里一探绝不罢休的样子。

    “倒也不是打退堂鼓。”苏铭和管仲相视苦笑,以苏铭的身手,就连戒备森严的正规军大营都已经探过了,又哪里会在乎这个内部防御上比它们还要松散一些的飞魔群落驻地?

    但问题是这一次他并不是单独行动。而是要带着两个外功一般的小丫头片子,被发现的机率当然大大增加。

    看到君海棠和姬月舞的表情,现在让她们两个打退堂鼓已经是不可能了,甚至安抚她们先回去让苏铭自己一个人去探听情报她们都不会同意,更何况就算她们同意了,从这里到他们藏身的地方中间这么远的距离,苏铭不在一旁照应着他还真放不下心来。

    “那就只有第三个办法了。”苏铭唉了口气:“好好好,那就如你们所愿,我们一起去探一探黑格大长老的老巢好了,不过我们可先要约法三章。”

    只要能允许君海棠她们去一起行动她们就一切都是好商量的。所以虽然对实力低微的苏铭竟然先要跟她们约法三章很是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但是还是耐着性子问:“好吧,那你先说说看吧。”

    “只有一条,那就是一切服从我的指挥。”苏铭微微苦笑,自己这还什么都没说呢,姬月舞就已经开始一脸不服气的表情,看样子自己说了也是白说:“那就是说你们行事不可莽撞,我让你们躲藏好的时候你们就要好好藏着不要冒险,路上我们给你们找些藏身的地方。”

    “而且,万一真发生什么危险的话,你们绝不能跟我争,以最快的速度看当时的危险情况或者是藏起来,或者直接以最快的速度逃走,明白了吗?”

    “呸,这还没开打呢,你就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姬月舞刚才的高兴一瞬间变成了对苏铭的恨铁不成钢,两眼一瞪,在暗色的衬托下,还真有那么点儿女尸的风范。

    “那么,我亲爱而伟大的姬月舞公主,你的意思是人能打得过黑格这种级别的高手喽?”管仲知道苏铭人太老实,不好意思跟姬月舞公主去辩什么,只好继续尽自己仆人的本份。

    “我,你......”姬月舞被管仲一口给堵了个够呛,睁眼说瞎话是不行的,但是刚才自己还很是牛气地要长长自己人的威风,现在总不成直接就服软说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吧?无奈之下只好用起女孩子的必杀技。

    “我是起源王朝的公主唉,你是我们的探子,怎么能跟本公主这么顶嘴呢,看样子我得让苏铭好好地扣你的工钱,让你饿两天肚子你才会明白什么是长幼尊卑!”

    这下连君海棠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以她的眼光当然早就看得出以管仲这样的人才绝不可能是为了几个工钱而为起源王朝服务的,在他身上一定发生着许多的故事。

    现在看到姬月舞竟然拿这个来威胁他,苏铭和管仲本人都被她给雷得一脸尴尬,连反驳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的样子,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啦,月舞妹妹,你就先别闹了,管仲和苏铭都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虽然他们也知道你实力过人,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毕竟你是一国之公主嘛,而且苏铭是你们起源王朝代表团的正式成员之一,他的任务就是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看到你要亲自涉险难免心里紧张一些,你别跟他计较了。”

    “是吗?”听到君海棠的解释,不知为什么,姬月舞突然有种甜滋滋的感觉:“这个嘛,既然他是在担心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他的好意吧。”

    苏铭和管仲同时松了一口气。趁着姬月舞不注意,苏铭偷偷对着君海棠竖起了大拇指来。

    “好吧,那我也不阻着你们了。”管仲也看清了现在的形势,只是提醒他们注意一下时间:“记得主人还有两位公主殿下,你们要早点儿回到马车那里,不但不能错过时间而且估计明天也不会有什么空闲时间,所以你们还要再多休息一下。”

    “知道了,管仲你还真是罗嗦,难为沧兰姐和棠姐姐还一直夸奖你,怎么跟个女孩子一样?”姬月舞一脸的不屑,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没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