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6章 好大的官威

    更新时间:2017-12-02 09:04:45本章字数:3022字

    君海棠好像想到了什么,沉吟起来:“其实到了今天下午狩猎的活动应该就已经全都结束了,换句话说明天上午只要父皇把这次狩猎行动总结一下,表彰一下一些表现特别出色的年轻俊杰,那么狩猎就可以宣布结束,到时候既可以看情况再留一天,让大家轻松地玩一玩,同样也可以中午吃过午饭之后开始整队,下午就可以往皇城撤回来了。”

    “那就是在城里行动!”经过君海棠的提醒,苏铭也猛然反应过来:“其实我们早应该能想到的,只要在皇城之外,那么就有君权群落的群落部属军的存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敌方的三大群落集聚再加上什么常备军城守军集体倒弋,也未必能把君权魔尊如何。”

    “更不用说只有飞魔群落一家势力了,所以他们只要不是蠢材那么就一定会选择在君权魔尊跟君权群落军分开的时候行动,否则就算他们成功杀害到君权魔尊陛下,也会立即遭到君权群落军的拼死反扑,那时候一个弄不好说不定整个君权城群全都会被夷为平地,他们的所谓胜利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只有在父皇进入君权皇城的时候才会跟群落军分散开来,而且到了城中空间立即变狭,在这种情况下再想办法利用噬元蜂的威力那就容易得多了!”

    “呼,这样看来我们一开始的思路就猜错了,飞魔群落并没有傻得潜进皇家猎场去跟我们死拼,而是早就计划好了要在我们从皇家猎场回皇宫的路上行动。”姬月舞听到苏铭和君海棠的分析一步一步抽茧剥丝,终于把对方的计划分析了出来。

    “没想到仅仅是一个时间的选择就牵扯到了这么多的东西,而且棠姐姐能这么分析出来也就罢了,苏铭那臭小子竟然也能跟得上棠姐姐的思路。”姬月舞发现自己刚才还在吃君海棠的醋,现在就已经开始吃苏铭的醋了。

    “嗯,月舞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虽然她和苏铭都已经说到这里了,很多人都已经能够猜得出来,但是对于姬月舞,君海棠当然是不会吝啬自己的夸奖的。

    果然姬月舞一脸得意,刚才的一点点儿别扭瞬间不翼而飞。

    “看来,在我们内部一个位置不低的人物还是对方的内奸了。”苏铭却是苦笑道:“否则的话,他们怎么能这么确定君权魔尊他们一行就一定会在明天下午的时候直接回来呢?”

    “嗯,有道理。”君海棠也表示认同:“如果他们不是已经确定的话,这么轻易地采取行动恐怕就会有提前暴露的风险,那会是谁呢?”

    “现在不是猜这个的时候,虽然这种事情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知道的,但是为了提前开始准备,许多官员都应该知道这个消息的,而我们在这里毫无根据地瞎猜都不知要猜到何年何月。”

    “而且你们还记不记得,他们刚才还提到过东平主街,那是什么地方,好像有点儿耳熟。”苏铭又想起了黑格和那个天铜对话的一句。

    “这就是他们行动的地点了。”君海棠再次出了一口气:“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了,对方就是要在我们回城的途中采取行动。”

    接着又向一脸疑惑的苏铭还有姬月舞解释道:“东平主街是北部城区的一条连接城门与君权皇宫的一条主要交通要道,路面宽阔,一般像父皇出城时因为跟随的队伍人数太多,所以一般都会从这条道路行动,比如说我们前往皇家猎场的时候,就是从这条东平大街出的城。”

    “呵呵,没想到你们两位公主殿下果然是洪福齐天,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坚持要去探听的话,我们还根本得不到这么重要的情报呢。”心情大好之下,苏铭也心情放松地开起了君海棠和姬月舞的玩笑起来。

    “哼,那是当然!”姬月舞对苏铭的称赞居之不疑:“现在知道我们姐妹的厉害了吧?下次再让你来跟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你可再不能推三阻四地找各种借口了啊!”

    “好好好。”苏铭只有无奈地苦笑,真不明白像她这么任性的性格,怎么会路君海棠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其实又聊了些,那个什么七飞剑还有天铜的那四个族人会有多厉害之类的情报,没想到飞魔群落的七飞剑实力确实相当有名,连君海棠都听说过他们的名头,按照传言七人联手的确实力惊人,听说几乎不在上缠住凌剑之下了,这样的话已经可以说是飞魔群落除了那些大型法阵之外的最强大的战力了。

    不过还好,对于飞魔群落这种赫赫有名的高手,君权魔尊一方当然不可能没有准备,不过今天才刚刚听说的那个天铜的那四个兄弟却是连君海棠都分析不出是什么来,把天铜他们群落差不多的高手都数了一遍,实在想不出来有谁去参加行动而不会被发现的。更不用说是四个一起行动了。

    天铜作为大魔神殿四大紫袍主祭祀之一,既然他说是这四人的实力足以跟七飞剑相比,就算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恐怕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尤其这些还是计划之外的强大战力。

    不过,对于这个,他们也只能让管仲出去之后找人把这个情况传回皇家猎场去通知君权魔尊了。想来只要自己方有了一定的准备,那么硬拼实力的话无论如何他们也不可能比飞魔群落还要弱的。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他们注意的东西了,就算说黑格对大祭祀索伦有很大意见,而天铜跟黑格走得这么近,那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用手段,以后就算有机会也不用现在就牺牲宝贵的时间来做这没用的分析了,毕竟他们还得睡觉呢!

    到了寅时,苏铭已经早早地把君海棠和姬月舞叫了起来。三个人在管仲他们过来之前,看外面没有巡逻队经过,趁着这个机会三个人迅速地从小木屋里跳出去又重新躲到了马车底下,弄得姬月舞不停地抱怨管仲这些家伙真是慢得可以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来。

    “月舞公主,你是怨错人啦。”苏铭笑话她道:“管仲他们的速度还是不会慢,恐怕是那些管着他们的官老爷们太慢了,这种半夜起床本来就是很人头疼的事情,他们只要有一两个人懒一下床,那就是一两刻钟起不来了。”

    “哼,本公主不也是半夜起来的?”姬月舞很是得意,完全忘记了刚才苏铭和君海棠可是想了各种办法,一直跟她生生耗了一刻钟才把她弄起床来要是姬月舞再不起来的话,惹得君海棠恐怕都要忍不住再去睡了。

    不过,姬月舞的得意没维持多长时间,轻轻地,一阵夜风吹过,把姬月舞冻得浑身打颤起来。

    现在是在人家飞魔群落的地盘,而且到处都是防御法阵,更不用说那些随时可能出现的巡逻士兵了,如果要是运起魔功来卸寒的话,恐怕很容易就会被敌人给发现的。

    所以,在苏铭的约法三章的强烈要求之下,她没想到苏铭的这个约法三章竟然是指的整个这次行动,当时看到苏铭那倔强毫不退让的样子,姬月舞真是想把他的下巴给打脱掉,再加上君海棠都以身作则,虽然也被冻得脸色通红,浑身发颤,但是既然君海棠都能坚持下来,她当然也就没有借口要求特殊待遇了。

    苏铭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虽然从理论上好像还可以在苏铭第一时间感觉到有人的时候迅速提醒她们两个让她们立即收起魔功来,但是实际上这样做的风险远远超过了姬月舞的想象。

    先不说以她们两个现在的实力是不是能做到对魔功的熟练到说收就收的地步,关键还是人的安逸心,如果在温暖的情况下待的时间太长了,恐怕在想重新进入到寒冷的状态谁都会犹豫一下,以为再多哪怕是一秒钟的温暖也行啊。

    但是就是这一秒的犹豫就会让敌人发现他们。更不用说苏铭还没有信心能在所有人接近自己之前发现他们比如说那个同样以外功见长的大魔神殿四大紫袍主祭祀之一的天铜。

    好在也没让姬月舞和君海棠挨多长时间的冻,看样子飞魔群落的人也是非常心急这批货的,没过太长时间,管仲他们就赶着几匹马车过来了。

    “好了,你们几个赶快整理一下,用最快的时间出发,你们几个先把这头上这五辆马车赶到那边树底下去,不要让它们挡了大队马车的去路。”这次带着管仲他们来的是一个大胖子,苏铭光看他那圆如西瓜的肚子就己经对这人的腐败心里有数了。

    “快点儿,别磨磨蹭蹭的,本大爷这么个时候起来陪你们这些低贱的车夫你们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别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好大的官威啊!”苏铭冷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