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8章 你还真是胆小

    更新时间:2017-12-03 08:50:08本章字数:3034字

    车队到了外面,现在时间还早得很,天都没亮,更没有在飞魔群落驻地内那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苏铭现在可以偷偷探出头来往后看了看那新加入的几辆马车,不过那些马车在最后面,苏铭也看不到。

    “怎么样苏铭,你看到什么了?”看到苏铭很快就探回头来,姬月舞急切地问道。

    还没等苏铭回答,从车上面探下一个脑袋。三人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时,不是管仲还是谁?

    “喂,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难道你的主人没教过你吗?”姬月舞首先发难,两眼圆瞪,样子凶得很,如果不是现在双手都吸附在车底,恐怕还要加一个双手夹腰的姿势。

    “呵呵。”看到姬月舞生气,管仲也不急躁气恼,朝着她嘻嘻一笑:“公主殿下要怪也得等我说完是什么事情吧?我保证公主殿下听了之后一定不会再怪我啦。”

    “哦?是什么事?”姬月舞不吃他这一套,完全是一副你先主说来听听的样子。

    “那就是那个什么护卫老大现在只是在最后的那辆马车上,所以前面这些成车上都没有他们监视的人,你们三个现在可以到马车上面来,舒舒服服地避避夜风。”

    管仲话没有说完,姬月舞已经懒得跟他计较了,首先第一个轻盈地翻到了马车上,长长地吁了—口气,看样子她是在马车底下呆得够呛,又冷又难受还要吃尘土,她早就受不了了。

    苏铭和君海棠相视一笑,也一个翻身到了马车上面来。

    “先继续用轻身之术。”管仲提醒着君海棠和姬月舞:“后面那个被叫做老大的看样子精明得很,说不定从你们的车辙上又能看出什么来。”

    “切,你还真是胆小。”姬月舞很不屑的道:“现在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这里光高手就有四个,难道还怕了他?实在不行我们几个就联手把他给干掉,看他还怎么找我们的麻烦,呃,你们怎么了?怎么这么可怕的表情。”

    姬月舞一句无心之语却点醒了苏铭他们三个。

    “对啊,现在对于飞魔群落的计划他们是己经完全掌握了,其他的不用去说,只要先把这些马车上的物资还有最后五辆马车上,应该是载有的噬元蜂给或者毁或者夺,那么飞魔群落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恐怕只等着被君权魔尊一方一边儿倒地屠杀吧?”

    苏铭看了看君海棠和管仲的表情,显然他们也在考虑这个事情。

    “你们该不会是真想要把他给干掉吧?”姬月舞看到他们的样子一下子也反应了过来,惊讶又略带些兴奋起来:“这样不错,就让本公主亲自出手好了,保证干净漂亮地解决他!”

    “首先如果真要出手也不可能只靠你一个人就把他给收拾掉。”听到姬月舞的话,君海棠失笑起来:“你可别小看了那个家伙,依我看他的实力绝不在我们两个之下,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恐怕只有管仲才有稳胜他的把握,其次,我们恐怕不能现在就动手。”

    “为什么?”苏铭闻言一愣,在他看来,实在找不到比现在更好的一劳永逸而又风险最低的办法了。

    管仲长出了一口气,向君海棠投去佩服的目光:“还是海棠公主殿下头脑清醒,否则的话我们险些做了错误的决定,刚才连我也忍不住想要对他出手了。”

    “呵呵,刚才管先生把我们从马车底下叫上来恐怕就是为了想要把他解决掉吧?”

    “可是为什么我们要放弃这次机会,既然他们今天下午行动的话,我们把他们这么多的物资全都给劫走,那他们急切之间上哪儿去补充物资?更不用说还有这个大型法阵所用到的灵符,以及那可能是世间仅存的几箱噬元蜂了。”姬月舞一脸的不甘,看样子就算是君海棠的决定如果没有足够大的理由说服她的话,她也是不会放弃的。

    “月舞妹妹,你的话应该反过来说的。”君海棠并不急躁,慢慢地给苏铭和姬月舞解释起来:“那就是,如果失去了现在马车上的这些物资和秘密武器,虽然损失巨大,但是他们既然已经失去了成功的希望,那么为什么还要冒着大险继续他们的计划呢?”

    “更不用说这几十辆车失踪,那就说明他们的计划己经暴露,父皇那里已经有了防备,这样不管那个黑格再怎么高傲自负,也不可能会再次冒险一试了吧?如果我是他的话一定会趁着明天上午的那段时间,在北城治安队的配合下,把所有的计划人员全部撤回,把所有的东西能带回的带回,不能带回的全都毁掉。”

    “另外嘛,把所有能威胁暴露他们的人全都杀人灭口,让我们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来事后问他们的罪,这样我们还不是只能按照原来的最坏打算,在没有飞魔群落足够的恶证之下强行对他们发动灭族之战,让人人都疏远我们白白便宜了大祭祀索伦吗?”

    苏铭和姬月舞一愣,倒是没想到这个后果。

    “更有甚者。”管仲笑着补充道:“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北城治安队的地盘儿,我们就算真把那个家伙收拾掉我们他们在这一带也应该有,比如说烟花信号之类通讯的东西,一旦那家伙见势不妙放出信号,我想马上就会有北城治安队的精锐前来对付我们,说句不好听的,我们能不能在被他们给堵住之前离开北城恐怕都很成问题呢。”

    “更不用说就算我们逃出了北城范围也逃不到皇家猎场去吧?对方狗急跳墙之下尽起高手来追杀我们,你觉得我们能挡得了几拔的偷袭呢?恐怕我们人还没到皇家猎场,命就己经没了吧?”

    “确是如此。”想了一会儿,苏铭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还是管仲和君海棠分析得有道理:“但是我们就只能亲自去帮敌人的忙,帮他们把这些东西给他们送去去吗?我总觉得不甘心。”

    “主人还是要控制这种情绪。”管仲看着苏铭,半是劝戒半是教导:“现在我们实力不足,实在不益跟他们以硬碰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派一个人把这个消息传回来柳林车马行去告诉杜莫洛夫老大,再由他派人通过安吉将军通知到君权魔尊陛下。”

    “只能这样了。”看到苏铭还是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君海棠率先表态,给了苏铭一个鼓励的眼神:“我觉得管先生的办法是现在对我们最合适的了。”

    “那好吧。”苏铭无奈答应道:“只不过我是一定要继续藏在车队之中,虽然现在我们不能打草惊蛇,但是我就不信一直都抓不到机会,在君权魔尊进城之前我想一定有办法能破坏掉他们的计划的。”

    看到苏铭都答应了,姬月舞一下子兴奋起来,拼命举着手:“那我来替下一名车夫吧,我在那车底下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你们别想让我再下去。”

    那模样好像生怕苏铭和君海棠会跟她抢位子一样。

    “呵呵,公主殿下先不要急,现在那飞魔群落的护卫还在车队的最后面,我们得等他到最前面的马车上去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了,才能让一名兄弟离开由您去接替他。”

    “到前面去?”姬月舞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听到苏铭突然一个闪身拉着她一君海棠躲进了车箱去:“管仲继续驾车我们使劲往里躲,那家伙过来了。”

    姬月舞和君海棠大吃一惊,连忙紧紧地往车厢里面缩着身子,紧接着,头顶上风声响起,明显有—个人从车顶往前面跃了过去。

    “呼,刚才好险,真是多亏了主人的一对灵耳。”这下连管仲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样子刚才也是吓得不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难得地对苏铭夸赞起来。

    “也不算是一对灵耳,只不过我比你们对外界的一些感触更灵敏些了罢。”苏铭的话也不知是自夸呢还是在谦虚。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知道那个坏蛋要从后面赶到前面去的?”姬月舞回过神儿来继续对管仲问着自己刚才的问题。

    “呵呵,这还不简单。”看到管仲那奸诈的笑容,苏铭就知道他要逗逗姬月舞了:“现在我们车队不是就他一个人知道目的地吗?所以虽然刚出飞魔群落的驻地外面一条直路还不用指路,但是到了前面开始有路口了,如果他不在前面引路,那么谁会知道我们要把这些东西运往哪里呢?你说是不是?”

    姬月舞俏脸一红,没想到答案竟然这么简单,自己竟然还这么不依不烧地追问,立即就知道自己丢了个大丑。

    不过,姬月舞可不是会长时间害羞的人,看到连苏铭和君海棠都是一脸戏谑地看着她,知道他们两个也是早知道答案故意看自己的笑话不由大发娇嗔:“好了,你看你们现在这么紧要的时候还在这里发什么呆,管仲,赶快安排看看让谁去报信,我要接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