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0章 我来吧

    更新时间:2017-12-04 08:54:29本章字数:3078字

    这个人明显在说谎,苏铭可以感觉得到,在这附近的几幢建筑里隐藏着不少的高手,而且个个实力都不弱。

    甚至可以说是苏铭前面这所有停下的站点儿里,就属这里的这些人实力最强,再结合着现在马车上装得这些噬元蜂的重要性,还有对它们利用时机把握要求之高,苏铭几乎可以肯定,在这东平主街上伏击君权魔尊御驾的就是这一个伏击点儿,而理所当然的,这里的战士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高手中的高手!

    想到这里,苏铭终于明白刚才那个护卫为什么那么放心地直接离开,因为这里根本用不着他。

    不要说别人了,恐怕这个在这里大发官威的,好像跟飞魔群落驻地里那个官老爷或者是那个阿风没什么两样,但是以实力论,恐怕这人就比那个看上去精明老练的多索还要强!

    苏铭这下子更不敢乱动了,甚至有种等死的感觉。要知道他可是不会轻身之术的啊。

    万一那大胖子留意到了几辆马车车辙的深浅不同,那他苏铭可就再也藏不住身了。

    万幸的是,这大胖子实力当然是极高的,但是长处还是在于跟敌人对战争胜,而不是这些只有低级的普通哨兵才会去学的东西。不但没有留意到车辙的不同,甚至都没有一般哨兵的警惕性。

    不过,也可以理解,在这里聚集着的,可是实力足以跟保护君权魔尊本人的精锐御卫一较高下的高手队,在他的眼里,不要说这支车队肯定在飞魔群落里就已经被检查过了,就算真有人不知死活想来袭击,在他们那强大的实力面前也根本是不堪一击。反倒更希望能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来让他活动活动手脚才好。

    苏铭不禁止感叹了一下,或许这也就是一般的组织跟正规军之间的差别了。

    记得在安吉将军的城守军大营中,不管是多么厉害的高手,一旦运起战阵来,所有的身段儿傲气全都得给他放下,一切以战阵运行为先。

    不管你是士兵还是校尉级的高手,全都一视同仁,如果说有所区别那也是以实力高低和有所善长的区别,分配在不同的位置上而已。

    而像这个大胖子这种,因为自傲面产生的骄敌情绪,在城守军中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不过,苏铭当然不会去提醒这个笨蛋,这正是他利用的最好机会。看到那大胖子进了屋去,直接大胆地借着马车的遮挡钻到了车厢里,然后,装作看到这些车夫们都开始卸货然后下来帮忙的样子,也学着那些车夫,背着那些在他看来根本不怎么沉的箱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往这幢建筑里面挪去。

    “等等,你们不是有八个车夫的嘛,你是谁啊?”虽然一没有哨兵,二没有像那个大胖子那样的高手,但是,好像还有个点数的管帐先生呢,一看到苏铭第一次背着箱子进来,面孔有点儿生,立即问道。

    “回这位大人的话。”苏铭虽然见识大涨,但是这说谎话的本领却一点儿没见涨,看着那管帐先生的逼问,虽然心里并不惊谎,但是对于如何说谎如何讨好人家却是根本不会,还好他怎么也见过管仲对那些个兵老爷和官老爷的讨好,也勉强有样学样。

    “我是在车厢里他们找来专门卸货的,刚才一不小心在车厢里睡着了,这几位大叔去叫我了一下我才醒过来,呵呵,大人您大担待担待。”

    一翻在管仲嘴里说来顺口顺溜的话,到了苏铭的嘴里怎么也显得有些木讷,但是正是因为苏铭的这份木纳更多了一份真实。

    再加上看苏铭那强健的身体确实也像是长时间搬运东西练出来的,还有他对那几个车夫叫大叔时那份尊敬之意,也只有同样低贱的装卸工,才会管这几个低贱的车夫叫大叔,还叫得这么自然了。

    都让那管帐先生没有起疑,只是笑骂了一句:你这臭小子,倒是会偷懒,快去干活吧,也就过去了。

    苏铭强按住心中的高兴,一个劲儿地卖力气抓紧干活。那个管帐先生看到苏铭的样子,简直是连偷懒都不会,也就更不起疑了。

    在苏铭的帮助之下,很快那些箱子都被搬了下去。可能是现在时间太紧,又或者是这些个大爷们实在不想干这种力气活。

    那管帐先生也不管什么机密不机密的了,直接让他们把那六个装有噬元蜂的箱子也按照上面的交待让他们直接给抗到了二楼靠窗的那里。

    苏铭地抬这些箱子的时候试了试,那箱子被某种暗符给封住了,所以就算在搬运的过程中把它给不小心碰翻,那些箱子也不会被震开盖子让噬元蜂给跑出来。

    不过,这倒是岂发了一下苏铭。

    错过了在外面动手脚的最佳机会。苏铭故意背着最后一个箱子慢慢悠悠地走在了最后边。

    “呵呵,刚才小伙子不是还很猛的吗?怎么现在一副没力气的样子了?”那管帐先生还拿他打趣.

    “呵呵,大人您见笑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嘛,论长劲儿,还是比不上我们这些干惯了活的老人了。”一名车夫立即给苏铭打着掩护分散着那个管帐先生的注意力。

    而这时,那些高手们应该还在睡梦中为了明天的激战面养精蓄锐,所以这个楼层并没有别人在。苏铭见那管帐先生扭过头去对着那个车夫骂着什么,手疾眼快地从怀里东郭邪留给他让他在北城治安队的大营里见机布置的那些功能,各不相同的灵符掏了出来暗运真元将灵符激活把六个箱子全都贴了个遍。

    这些灵符全都是东郭邪专门为苏铭准备的去暗算,那些北城治安队里的士兵们的隐性灵符,当它们贴到了箱子上时,一个个全都隐入箱子的木体这中用肉眼根本看不到它们。

    “小子,干完了活就麻利点儿吧?怎么还肌在那里啊!这是让你休息的地方吗?”看到苏铭的样子,那管帐先生还以为他是实在累得受不了机在箱子上休息呢。

    虽然以他的身份不知道这些箱子里装得是什么,但是上面却是特意叮嘱过这些箱子非同小可,绝不能有什么差错,所以看到苏铭的样子,他也没有之前那么好脾气了,直接就把他往下轰。

    苏铭作出气喘吁吁地样子,一边摇摇晃晃地一边很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按着他的吩咐走下楼去。

    抬完了箱子那个管帐先生让他们等在这里,自己去请刚才那个大胖子来给他们结帐。

    这个就是那个专门卸货的臭小子?看样子管帐先生也已经对那大胖子给解释过苏铭的突然出现了,不过这样更好,由那个管帐先生来说,他应该更不会起疑吧?

    现在这位大人在真正的大人面前是再也装不起趾高气扬的样子来了,一副低眉顺目的小媳妇形象,看得苏铭一阵无语。

    “嗯,你们这些老东西倒还真是精明,还知道唬着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来给你们下力气。”那大胖子倒没再说什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袋钱,看那份量应该是比他们应该能得的那些要多上许多。

    “来接着你们的工钱,收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得说。你们今天做的可不是什么能见得人的事儿,所以至少在明天你们绝不能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但是你们毕竟是柳林车马行的人,你们杜莫洛夫老大倒是很挂念你们,想了各种办法想要让你们回去,那我们也就卖了杜莫洛夫老大这个面子,不过嘛,你们这里必须得留下一个人,算作是抵押如果你们之中有谁敢把今天的事情给泄露出去的话,那就等于是害了你们这同伴的性命!”

    “这......”车夫们和苏铭都是一阵议论纷纷的样子。

    “好啦,你们也不用说什么软话,求我放过你们,我齐胖子可从来都不是喜欢杀人的人,但是没办法,上面有命令而且此事也实在太过于重大,嘿嘿,我也只能说一声对不住啦!”

    苏铭猛地装作害怕的样子低下头去,以免让这个齐胖子看到他眼中的震惊之色。

    这个名字苏铭从君海棠那里听过,飞魔群落之中最负盛名的七飞剑之一,就有一个叫做齐胖子的!

    “怎么样,我可不想跟你们在这儿浪费时间,最好还是你们里面有一个自愿点儿留下的,这样咱们都省得麻烦。”以齐胖子身份地位来说,能跟这些个车们说这么多话就已经是奇迹了,要不是他们的杜莫洛夫老大找了个实在不能不给面子的角色来,而且他们擅自扣押了他们的人一天,也的确是他们的理亏,否则他早就不耐烦了。

    “我来吧。”长吸了一口气,把眼中那抹惊色掩饰下去,苏铭抬起头来对齐胖子说道。

    “呵呵,好啊,还真有自愿的!”齐胖子乐了:“这些个老家伙还真是高瞻远瞩得很,提前找来这么一个笨小子看样子不但是能替你们干力气活,还能替你们抵命啊,好吧,既然是你自愿的,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我就成全了你,就你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