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1章 见面礼

    更新时间:2017-12-05 09:19:58本章字数:3039字

    那些车夫心中大急,正想好好劝劝苏铭时,苏铭已经转过身来:“好了,柳伯,王叔,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不用担心,只要回去跟我哥说一声,让他们知道我在哪儿别让他为我担心也就行。”

    齐胖子不知道苏铭这话里的深意,在他身后冷笑一声:“我看还是让你哥担心一下的好,让他知道你在这儿可未必能活着回去,而你的命全都在这些个老家伙的嘴里,这样你那个什么哥哥还可以帮着你看住这些老家伙的嘴,让他们不会乱说话。”

    苏铭不理会齐胖子嘴里的冷嘲热讽,继续作出傻而木讷的样子,苏铭发现自己算是学坏了,越来越会骗人了:“好了,那个,这位大人,你看把我关在哪里的好,我跟你走。”

    齐胖子不屑地看着这个傻里傻气的年轻人,不知道自己跟他呆得时间长了会不会也沾上他的傻气,谅他一个臭小子什么也不懂,能弄出什么事儿来?

    “好了,老费,你就直接把他关在这幢楼里去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看着那些车夫们全都驾着车走了,管帐先生老费对着苏铭冷笑道:“好啦,你这够义气的小子,齐大人都发了话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跟我进来吧?别耍花样啊!”说到最后一句,他自己都暗暗好笑,就这么个傻小子,除了一身力气什么都没有,他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苏铭正是求之不得,毫不犹豫地随着那管帐先生老费走了进去。

    看得出来,老费也是等了他们很长时间了,而且多半也是跟他们一样,半夜的时候被人给叫起来的。

    刚才有事情,还能提起精神来。现在事儿都弄完了,而且身边就这么一个傻小子在,精神一松懈,睡意立即就一阵一阵地袭来。

    一边打着呵欠,老费一边吩咐苏铭:“我说你啊,自己去找个地方,呃不行,你这小子虽然傻了点儿,但是说不定还知道跑呢,我在一楼,你去二楼,自己找几张椅子一拼就当着床吧,我看你也跟我一样熬了半夜了,自己去睡吧,睡得香点儿,运气不好的话,嘿嘿,这可就是你最后一场觉了.珍惜着点儿吧。”

    一边说着一边不怀好意地瞅了苏铭一眼。

    “哦,谢谢费伯。”苏铭装作没听明白他那话的意思的样子,答应一声,自己往楼上走去。

    “呸,管那群贱车夫叫大叔,管我叫费伯,连大人都不叫了,这小子什么意思啊!”老费还觉得好像受到了侮辱似的,对于自己竟然那么好心叫他去睡觉后悔起来。

    不过,想想只要他睡着了自然也就不会想着跑出去了,也就没再支使他别的事儿,自己找了两张桌子一拼,堵在门口直接睡了。

    在他想来,这傻小子要是想逃的话总得走门口吧?那样自己怎么也能发觉了,而就算他想要乱动那些箱子,那也是有禁制的,谅那臭小子什么也不懂,当然更不可能弄开那玩意儿了,因此也放心的很,一倒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听到楼下的打呼声,苏铭放下心来长松了一口气,看到空无一人的二楼还有那六个摆了窗边的箱子心中好笑。

    其实,老费倒是猜对了,以苏铭现在的修为的确是打不开那些箱子上的禁制的,但是苏铭压根儿也没想过要打开它们。

    正好相反,苏铭的目的是要让任何人都至少在短时间内打不开它们,等最佳时机一过,君权魔尊通过了这建筑之下,那时他们再打开这些箱子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些人的实力高则高矣,但是苏铭猜测应该都是刚从飞魔群落内才调来君权皇城的,所以都养尊处优得惯了,虽然也知道现在君权皇城的形势非常紧张,但是却并没有深刻的体会,所以才大意成这个样子。

    苏铭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在这里聚集的这些高手们还真是特意从飞魔群落内才新调来君权皇城的。

    而在飞魔群落内,像七飞剑这样赫赫有名的高手,当然倒不能说是养尊处优,只不过一般的杂事显然是用不着他们来做的。

    平时有人为他们站岗放哨,有人做饭,而且还是他们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就连平时练习魔功,都有人为他们护法,自己的法宝除了几个特别喜爱的,也都是别人为他们维护,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了解一些普通的哨兵所应有的本领,又怎么屑于去这些东西。

    这些情况在军队里则不会放生,进入军队再强的高手也要从基层做起,除了极少数的超级强者,所有人想要进升都需要实实在在的战功才能升上来。

    而战争之中无所不用其极,再高明的魔功高手也有可能被随便什么人给杀死,他们就算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得把这些基本的技能给学全。

    但是,像七飞剑这些人与其说是为了上阵杀敌的,倒不如说是比武给飞魔群落争面子的。

    不过,这也不能说黑格他们考虑不周全才导致了这种漏洞,他们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一方面他们在君权皇城经常出现的高手们,对于君权魔尊一方的人来说也都己经是熟面孔了,所以,让他们在这里搞什么埋伏那只会是个笑话,只怕他们前脚刚到这里,后脚安吉将军和君权魔尊就已经收到情报了。

    另一方面只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那么当然也就不会再专门派什么高超的探子来这里踩点儿。

    而比如像今天的车队,到达这里之前也都是在飞魔群落的驻地里经过严格检查过的,料想也应该不会出什么差子,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还就是这里出了大差子!

    一个闪身,苏铭蹿到了窗边,一边从窗户缝里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研究一下今天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他还是要尽快跟管仲,姬月舞君海棠还有突然出现的紫叔他们会合,一方面是对他们还是放心不下。

    本来以管仲还有紫叔的实力,在苏铭看来是足以应付任何状况的,但是当他知道如九飞剑这样实力强大的高手坐镇时,信心再也不足了。

    另一方面,苏铭现在既然己经可以肯定这个存放着六箱噬元蜂的地点,就是对君权魔尊发动主攻的伏击点,那么将这个地点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君权魔尊,让他们早做安排是非常有必要的。

    要知道在这里可不单单是有噬元蜂这么简单,不论有没有这些东西的助阵,想想看既然君海棠认为七飞剑联手之威足以跟凌剑那么强的实力相匹敌,那意味道何等可怕的战力,更何况现在在这里埋伏着的,难道仅仅只有七飞剑吗?

    要知道他们要对付的可是魔界十方魔帝之一,实力已经达到大乘期的绝顶高手君权魔尊啊!

    想想看,连那个什么紫袍主祭祀天铜都在自己的群落里隐藏了连君海棠那等见识广博,都没有听过的那四个天铜的帮手,难道飞魔群落这么强大的群落就没有几个不为人知的强大高手?

    就按君海棠的分析,这里的实力照可以跟君权魔尊的精锐御卫战平的实力,那样的话即便是没有噬元蜂的帮助,他们能给自己一方千万的损伤也是不容小视。

    所以,如果能先一步通知君权魔尊这个消息,定以先发制人的策略先一步把他们击溃,至少让他们无法发挥出联手之威。

    这样对于他们的帮助都不只一星半点儿,毕竟论实力的话,君权魔尊一方还是足以将飞魔群落碾得粉碎,即便不加上君权群落的群落军。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必须要在楼下那具老费,还有其他的这些飞魔群落的高手睡醒之前,把这六个箱子给封得严严实实地才行,苏铭收回了目光。

    刚才那个老费警惕性还不错,自己刚开始行动他就喝止了自己,所以这些东郭邪给他的灵符并没有贴得很合理。

    苏铭无奈地再次合出一张紫色的灵符来,在这些箱子上一抚,那些乱七八糟的被苏铭一股脑贴上的灵符全都又弹了出来落回到苏铭的手中。

    “嗯,那么,接下来自己应该给这些所谓的大高手们准备一个怎么样精彩的见面礼呢?”苏铭发现自己最近真的是变得越来越坏了。

    把这些灵符再重新揭下来之后,苏铭按它们的用途再分了分类,然后给每个箱子都下上花样繁多的禁制。

    好在东郭邪给苏铭的灵符足够多,想想也是,那可是要在正规军的军营里大大地捣上一翻乱,如果数量不够多,那才能起多少作用,怎么也不能比上次的少吧,得足够灭了一整支杀手团的才行。

    苏铭第一次弄这种事情,当然,上次在东城治安队的大营里心情太紧张了,再加上复分心理所以应该算是平常心态下的第一次。

    所以,心里还是蛮兴奋的,毕竟第一次知道干坏事也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嘴里还一边哼哼哈哈的。好在下面那老费睡得够死,这次没出什么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