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4章 月舞思想不单纯

    更新时间:2017-12-06 09:48:15本章字数:3038字

    呃,也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又不是自己。他们要等的是一支庞大的队伍,可不是自己这样形单影只,谁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半大孩子?

    快要走到第二个伏击点的时候,苏铭眼角一瞅,竟然看到紫叔和君海棠在一旁的胡同口朝自己招大喜之下,苏铭一个闪身闪到了他们身边。

    “咦?苏铭你受伤了?”虽然苏铭己经习惯了背上的疼痛感,而且刚才那一下闪得干净利落,但是以紫叔的眼力,仍然一下子就看出了苏铭肯定是背上有伤,否则身形不会有些凝滞。

    “什么?苏铭受了伤?”君海棠瞪大了眼睛,看着正对自己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的苏铭怎么也看不出他身上哪里有伤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紫叔一抢手拦住了正要说几句不要紧之类话的苏铭,不容置疑地道:“好了,等会儿还有一场激战,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先跟我来吧。”

    苏铭无奈地朝君海棠吐了吐舌头,却换来了君海棠双手掐腰,两眼圆瞪的凶相,那意思你最好乖乖听紫叔的话,否则的话,等会儿看本公主要怎么收拾你!

    有时候,女孩子那可怕的眼神,比起紫叔那强大的实力还要令人畏惧,至少对于现在的苏铭来说绝对是这样的了。

    没有办法,在那些飞魔群落的绝顶高手们面前从容不迫,竭力周旋的苏铭现在只有乖乖地低着头跟在紫叔的后面,由君海棠看押着走到了胡同里的一间房子里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看到那房子的主人对他们视而不见,仿佛家里来的不是三个陌生人,而是自己的家人一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样子,苏铭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们在北部城区的一个潜伏点。”对于苏铭,君海棠并没有什么避讳的:“虽然北城看上去是北部城区治安队的天下,但是在这里还是有各种势力建立的情报网络点,这里就是由左相大人亲手建立的北城情报点之一。”

    “这两位是多毕连夫妇,不要看他们外表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普通老百姓的样子,其实在我们君权王朝他们两位绝对是赫赫有名,足以令任何一国的间谍都畏惧三分的可怕人物,只不过因为他们非常低调,可以说除了左相本人,我,紫叔还有上统领大人之外,君权王朝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这下多毕连夫妇可对苏铭有些兴趣了,海棠公主他们是知道的,为人精细谨慎,这个小伙子到底是什么人,竟能让海棠公主殿下毫不避讳地把他们两具的隐秘身份据实相告?

    “这样啊。”苏铭对于君海棠的话绝对相信,这倒不仅仅是君海棠并没有理由欺骗自己什么,而是那多毕连夫妇看向自己背影的目光有如实质,竟让他这个一向都在各种场面之下泰然自若的大神经也有种从得不自在的感觉:“那个,紫叔您不是说要给我处理伤口吗?”

    苏铭本来也不想这么软弱,但是现在他被多毕连夫妇实在盯着浑身难受,只好捡个现成的借口。

    根本苏铭的分析,这多毕连夫妇的实力恐怕比那个什么七飞剑之一的齐胖子还要可怕,至少在被齐胖子打量的时候,他可没有这种好像被人拿剑抵着自己后背的感觉。

    “好吧。”紫叔暗暗一笑,没想到苏铭这个家伙也有这种时候,可算是出了自己胸中的一口闷气:“来,苏铭到这边躺下,多毕连那家的,麻烦你给我弄些伤药来。”

    苏铭听得奇怪,想了一会儿明白过来,多毕连夫妇想来也是君权王朝哪个比较偏僻的群落的人,那个什么那家的称呼,应该是他们那里的方言。

    紫叔帮苏铭慢慢把外衫脱了下来。本来君海棠十分害羞,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先避一避,但是当她看到苏铭背上的绑着的布条上满是血迹,还没看到伤口就知道苏铭伤得绝对不轻,再也顾不上什么害羞的想法了。

    紫叔正给苏铭解着绷带时,里面那个多毕连的夫人已经坐内屋拿着几个药瓶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苏铭抬头看去,不是姬月舞还是谁?

    “苏铭,没想到你也脱险啦?”姬月舞看到苏铭,高兴得不得了,不过等看到紫叔正在给苏铭脱衣服时,跟君海棠的反应一样,一下子脸上弄得通红:“紫,紫叔,你在做什么啦?这么大白天的,你还给苏铭脱什么衣服。”

    紫叔哭笑不得,看姬月舞这反应,好像自己正跟苏铭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现在的小姑娘脑子里竟转着些什么啊。

    君海棠知道姬月舞在想什么,强忍着笑走到姬月舞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解释道:“月舞妹妹,不要大惊小怪的样子,苏铭受了伤,看样子时间急而且伤在背上,所以苏铭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现在紫叔是帮他重新处理一下。”

    “什么,苏铭受伤了!”君海棠不去安慰还好,一跟她解释,姬月舞直接蹦起来了,一下子跑到苏铭的身后,猛然再次惊叫出声。

    君海棠这时候也随她走到苏铭的身后,看到他背上那密密麻麻的伤口,也是猛地用手捂住了嘴,免得跟姬月舞一样惊叫出声。

    而那个多毕连夫人则只是淡淡地扫了苏铭的背上一眼,面色毫无变化,似乎像苏铭这样的伤势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一样。

    在他们看来,只要一不残疾二不会丧失魔功,不管多疼的伤都是无所谓的,如果就说他们是冷血的话倒也没有错,对他们来说,连那些出生入死的同伴的死亡甚至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他们都见得多了,这点儿小伤根本没法让他们动一下哪怕是眼皮子。

    但是对于君海棠和姬月舞这两个一辈子都在所有人的悉心呵护下长大的尊贵公主来说,这已经是她们连看都不忍心看的惨状了,更何况受伤的对象还是她们的,呃,好朋友,苏铭呢。

    看到苏铭后背上这么严重的外伤,他竟然毫不在意,经过这么简单的处理之后就先急着挂念两位公主殿下的安危。

    紫叔脸上赞赏之色一闪而逝,手掌在苏铭的背上一抚,把一些己经结好的血凝全都抚掉,让伤口露了出来。

    苏铭痛得猛地挺直了身子,但是这种疼痛跟他之前硬以肌肉把那些兵器挤出身体的痛苦相比也就算不了什么了,所以苏铭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君海棠和姬月舞已经半捂着眼,几乎不敢再去看了。

    紫叔毫不犹豫,把苏铭的身子一拉,让他俯卧在地毯上,直接拔开药瓶盖,把里面那多毕连夫妇自制的极品伤药洒到苏铭的背上去。

    “呼!”虽然苏铭还没被疼得叫出声来,但是也是忍不住剧烈地呼吸起来。

    后面那伤药刚刚接触到自己的伤口,就像一团火焰烧在了上面,化为一股滚烫地感觉直钻进苏铭的心底里面,然后才是一阵又疼又麻的感觉传来,让苏铭无比的难受和疼痛。

    “咦?”看到苏铭第一次接触自己的这种药,竟然还如此强硬,连呻吟都不出一声,多毕连夫妇也不由抬眼看了过来。

    他们自己亲制的这种伤药,药性他们自己当然比谁都清楚,更不用说他们两个之间已经几次互相施药,对它的感觉更加深刻。

    虽然,这的确是治疗外伤的上好伤药,至少比那些个什么破巫医弄来的符水之类的玩意儿要强到不知多少倍了。

    但是它对伤者的疼痛感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随得了的,就算是他们本人,第一次尝试这种药的时候也疼得几乎忍受不了。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没什么起眼儿之处的半大孩子,竟然能有这种硬气。

    他们却不知道刚才苏铭在那种生生用伤口去摩擦钝器的疼痛中都可以强忍着维持对肌肉的控制,现在这样虽然让他同样的痛苦万分,但是却绝不是忍受不了的地步。

    紫叔也知道多毕连夫妇这种伤药的特性,知道现在苏铭必然是痛苦万分,这种伤药的苦头当年他也没少尝过。

    所以,毫不耽误,立即拔开另外一瓶药瓶,倒出一粒白色的小药丸来递到苏铭的嘴边。

    哪知苏铭对着这药丸闻了一闻,立刻把头扭到一边,竟然不吃。

    “快点儿把它服下去。”紫叔大急,还以为苏铭是疼昏了头,或者是以为吃下这个会让他更难受,连忙解释道,这个是跟那伤药配合使用的,把它吃下去你的身体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疼了,快点儿。

    “不,不用了。”苏铭虽然疼得连张嘴都在发颤,但是还是坚持说道:“我知道这个是灵和丸,可以减轻身体的各种疼痛,让身体产生一种麻木的感觉,再疼的感觉也能挺过去。”

    紫叔一愣,这才想起来苏铭是一位起源王朝有名的神医,还是山中老人的弟子,这种药丸虽然极为珍贵,但是对苏铭来说当然是闻上一闻就能分辨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