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5章 不要这么看我

    更新时间:2017-12-07 09:40:43本章字数:3027字

    不过,这种药丸也会减少那上好的伤药的药效,照这个伤药,再过一个时辰我的伤就能好得八九不离十了,虽然不可能直接痊愈,但是跟敌人动手是没问题的了,而如果吃下这个药丸,我恐怕明天天亮之前都不能跟人动手了。

    这下子,连多毕连夫妇这样跟受伤打交道比他们夫妻打交道的时间都长的人物,都不由得对苏铭刮目相看了。

    在这种疼痛之下,只怕是无数的人只要能减轻一点儿痛苦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愿意的了,也因此,虽然这是一种疗伤圣药,但是他们却也常常拿来当作一种酷刑对敌从使用,先把对方的身上割上几道伤口,然后再把这种药洒上去。

    许多意志比较软的敌人连这股药劲儿都抵挡不了,不用其他手段就把他们的情报如实报上,也正是因为这伤药的疼感,连他们夫妻有的时候都有些吃不消,所以才想办法把那个灵和丸改进了一下。

    把一些珍贵难搞到的药材不用,而是换了一些比较容易能弄到的药物炼成,虽然对疗伤的效果的确有一些折扣,但是都痛成那个样子了,在不是特别危险的情况下,也只好用它来抵御那种可怕的疼痛感。

    而现在苏铭竟然为了在一会儿的战斗中能够上阵杀敌,连能减轻疼痛的药都不用了,就这么用自己的意志力硬抗着那一波又一波的痛苦感觉。

    这种伤药另一个特性就是这种疼痛的感觉经常变化,并不像一般的疼痛感一样痛得时间长了就会产生一种麻木感,多少能让人好受一点儿。

    连他们都有这种想法,君海棠和姬月舞就更不用说了,看到苏铭痛苦的样子,眼泪都流了出来。

    “苏铭,你就不能听紫叔的话么?让你吃你就吃,等会儿我们又不缺高手坐镇,用不着你来上场的。”以君海棠的冷静心态这时候也忍不住劝道。

    “不用了,趁着现在君权魔尊陛下还没有回城,你们立即找人把情报送过去,我刚才被送去的地方就是他们放着那几箱噬元蜂的地方,我猜测,呃,我猜测既然他们把噬元蜂放在了那里,而且飞魔群落的七飞剑也都在那里,我想那个地方一定就是敌人主力尽集,准备一举伏击君权魔尊的地方。”到现在苏铭也不忘了先把自己知道的情报说给他们听。

    “哦?”紫叔和多毕连悚然动容,大喜道:“这是真的?苏铭你记不记得那是在......呃......”

    他们两个一时听到苏铭竟然探得了这么重要的情报,一时忘了现在苏铭的情况下个劲儿地追问起来,等发现君海棠和姬月舞她们看着自己的不善的眼神儿,才想起现在苏铭还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不由得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呵呵,没事儿。”苏铭扭头看到君海棠和姬月舞的样子,强笑了两声:“跟你们说说这些东西能活跃—下我的脑子,这样的话背上的疼痛还能减轻一点儿,而且,呃!”

    苏铭又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而且这本来就是紫叔和多毕连大叔的职责所在,更不用说,我陪着你们两个出来不也是为了这个吗?”

    苏铭不说这个还好,这个又把紫叔的火气给勾起来了,罕有地朝着君海棠她们狠狠地瞪了一眼,这两位公主还真是胆大包天,连偷溜出猎场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要是被大魔神殿的人发现了,那恐怕就连陛下亲临也救不了她们。

    不过,现在还不是跟她们算总帐的时候,紫叔又把头转向了苏铭:“苏铭,我们陪你说着话点,你有什么尽管说,不管是情报也好,其他的也好,只要能分散你的注意力就行。”

    “呵呵,谢谢紫叔,只要您不再怪海棠公主和姬月舞公主,我也就不会再觉得疼了。”

    “呃。”紫叔一头黑线,要说他不怪君海棠和姬月舞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就算他不怪了,后面还有陛下在呢,不过,看苏铭那忍受着强烈的疼痛还含着笑给她们两个求情的样子,紫叔还真说不出什么硬心肠的话来。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到时候在陛下面前给她们两个求情就是了。”

    “多谢紫叔。”苏铭本想对着紫叔点点头,算是行个礼的,但是稍微一动背上的伤口就更疼了,吓得他立即僵住了身子:“对了,我记得往下面卸箱子的时候,看到那里应该是一座酒楼,上面写着太白居三个字,那六箱噬元蜂就放在那里的二楼窗户边上。”

    当下,苏铭忍着背上的立痛把自己跟姬月舞管仲他们分开之后,怎么小心翼翼地藏在马车后面,怎么到达太白居之后看到了齐胖子,怎么装成个装卸小工蒙混过关,怎么被他们留下做人质,怎么把那六个装着噬元蜂的箱子上面加上了禁制,怎么逃走的事都跟紫叔他们详细说了出来。

    “好好,你小子行啊!”听完后,紫叔和多毕连对望一眼,连声地称赞起苏铭来:“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小子比老夫还行,我也不过是好不容易才护着公主殿下不被飞魔群落的人发现,等那些车夫把马车驾走我们两个才算脱险,姬月舞公主殿下和那个叫管仲的也差不多,都是一直装着车夫的样子没被他们识破而己,姬月舞公主殿下可是到现在还在叫着胳膊疼呢。哈哈。”

    “紫叔你别笑我了。”姬月舞听紫叔取笑着她,脸上一红:“我那哪叫什么疼啊,现在苏铭这个样子都没哼半声。”

    “嗯,你们那位东郭邪先生的实力虽然不知如何,但是既然能被元魇魔帝请来给姬月舞公主殿下保驾护航,想来见识定是非同一般的,既然他觉得威力极强而特意拿出来给你防身,那么我想这些灵符一定不会是多么容易被破解的。”

    “而且我也认同你的办法,你那样弄一个替身符偶在身旁定可让他们误认为是有什么高手恰巧在那个时候把你救走,这从他们并没有多么紧张地追击你也可以看得出来。”

    紫叔到底是紫叔,不但有分析,还从一些蛛丝蚂迹上来印证自己的判断。

    “如果他们认定了目标是你而不是他们的话,那么他们也不会去提前查看那些箱子的,毕竟也没法查看,那些噬元蜂只要打开箱盖就会飞出来,他们哪里可能会敢?就算是检查一层的那些箱子也是完好无损的,当然更不会怀疑了。”

    听紫叔这么一说,苏铭反倒庆幸自己没有急着对那些一楼装有魔核晶石的箱子上做手脚了。

    “呵呵,等那些笨瓜等到要用的时候一看,却发现不但打不开那个箱子他们自己反而会被弄个灰头土脸,想想那些什么破高手的模样才让人好笑呢。”姬月舞心底里像有蚂蚁打转,想着看有什么办法能说服紫叔让她们去那个什么太白居看看热闹去。

    紫叔淡淡道:“既然已经让我们知道太白居有问题,当然也就不会再给他们这个机会了,这次被你们三个误打误闯之下弄出这么多的情报,哼哼,当真是老天要灭了他们飞魔群落,现在换成我们以有备对无备,这次若教他们有一个能逃出生天,我们皇宫御卫以后也不用在君权王朝混了,更没脸去见陛下了!”

    苏铭愕然道:“怎么,御卫早就做好准备了,难道紫叔你不是一个人回的君权皇城吗?”

    “你们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们的?”紫叔无奈地解释道:“哼,你们还真以为就凭你们三个小家伙再加上龙沧兰给你们配合就真能这么轻易地溜出皇家猎场来吗?真是不自量力,想想看,在你们最危急的时候为什么苏卓大人会正好到那里去给你们解了围?”

    “这,难道说,我们偷溜出来的事,父皇早就知道?”君海棠最先反应过来,跟姬月舞对望了一眼,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在了苏铭的身上。

    这时,苏铭背上的伤己经感觉好了很多了,勉强挣扎着坐起身子,对着君海棠和姬月舞连忙摇头道:“不要这么看我,从你们跟我说了你们的计划就一直跟我在一起,我连个离开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去暗中通知君权魔尊陛下呢?”

    君海棠和姬月舞回想一下也是,当时她们就是为了防止苏铭会搞什么小动作所以才一直都跟着他,料他也不可能在两个人的眼皮子底下玩出什么花样来吧?那这又是谁告诉的君权魔尊呢?总不能是她们两个中的一个去报得信吧?

    “好了,你们就不要瞎猜了。”看到君海棠和姬月舞疑神疑鬼的样子,紫叔哪还不知道她们两个心里在想什么,直接给她们解释道:“你们两个提前那么多天就开始偷偷摸摸地经常跑到陛下和我们这些人的帐篷边上去听墙角,还真以我们不知道哪?连你们偷偷派人去找龙沧兰想办法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