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6章 有多丢脸

    更新时间:2017-12-07 09:40:58本章字数:3028字

    “有了这些古怪的事情,再加上你们那天跟绑架了苏铭似的样子,我们哪还猜不到你们的想法。只不过当时我们也摸不透飞魔群落黑格那家伙到底打得什么主意,让你们这么一动,说不定反而会有奇效,所以陛下直接决定放你们放开,而让凌剑大人和我亲自跟着你们。”

    “呃。”苏铭和君海棠姬月舞对望了一眼,集体无语了,本来还以为是多么天衣无缝的计划,没想到早就被人家看在眼里,只是不跟他们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而己,至于说紫叔和凌剑大人一直在偷偷地跟着他们,竟然他们是一点儿都没有发觉,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呵呵,紫叔这么强的实力,有你们在,那我们就更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姬月舞干笑了两声,拍了紫叔两句马屁算是混过去了。

    “哼,还没什么可担心的,看看你们多么胆大妄为,竟然连人家飞魔群落的驻地都敢去闯,而且还跑去蹲人家黑格大长老的墙角,我看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紫叔完全不吃她这一套,该教训的还是要教训他们。

    “唉,不是吧?紫叔您连这个都知道?”这下苏铭也大吃一惊了:“而且还知道我们跑去蹲黑格的墙角偷听他和,啊,原来那个帮我们引开黑格和天铜的神秘高手就是您啊!”这下子苏铭完全明白过来。

    “哼,不是我还是谁,你们知不知道那时候有多危险!”紫叔现在说起来还是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连我都没想到那个天铜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要不是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些障眼法,几乎连我都不能脱身。”

    “哼,要是为了你们三个臭,呃,三个小孩子害得我被飞魔群落的人给抓住了,那我这张老脸可就不用再要了!”

    紫叔本来对君海棠极是尊敬,对于苏铭和姬月舞公主也很喜爱,但是这次实在是太过于惊险,连紫叔也忍不住大为生气,不过刚想骂他们三个臭小子的,幸好想起来这样可是连君海棠也一起骂了,连忙改口。

    苏铭他们三个心虚得不行了,就算真被紫叔给骂了也只有听着,更何况紫叔语气虽然严厉,但是也没真把他们给自己样,当下君海棠和姬月舞拿出了她们的拿手本领,没一会儿,又把紫叔哄得大笑起来,刚才的怒气早就不翼而飞了。

    三个人正聊得尽兴,苏铭背上的伤也渐渐基本都好了,再不觉得有什么疼痛感了的时候。管仲和龙沧兰被多毕连夫人带着走了进来。

    “沧兰姐姐!”一见到龙沧兰,君海棠和姬月舞争相跑了上去,一旁的管仲被完全给忽视了。

    “海棠公主殿下,月舞公主殿下。”看到她们两个平安无事,龙沧兰也是非常高兴,连忙把她们搂在怀里,看看她们身上有什么伤没有。

    “嘻嘻,沧兰姐姐你可来晚了哦。如果你再来早一点儿,那就能看到苏铭这家伙不害羞的一面了。”现在姬月舞的心情己经大好,连自己刚才为苏铭担心地掉眼泪的事情都忘了,直接拿苏铭开起玩笑来。

    “哦?有多丢脸?”龙沧兰望了苏铭一眼,看着他现在很正常啊,又有什么丢脸的了,好奇地跟姬月舞问道。

    “呵呵,刚才苏铭把衣服都给脱光了,一个人趴在地上舒服地叫着,可好玩啦。”姬月舞忍着脸上的红晕,把苏铭的形象有多不堪就说得多不堪。

    “哦。”龙沧兰一脸暧昧的笑容:“这么说我没看到,那么我们姬月舞公主是一定看到刚才苏铭赤身果体的样子喽?”

    姬月舞倒没想到自己拿苏铭开涮话里还有这么一个把柄,一下子被龙沧兰说得脸色通红起来。

    “可恶啊,沧兰姐姐你真不是好人,人家跟你分享消息,你却拿我取笑,看我的晓痒龙爪手!”说着张牙舞爪地朝龙沧兰扑了上去。

    “好了,不要闹了!”对姬月舞这种性格连君海棠也是一脸的无奈,只得上去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劝开。

    “那个紫叔,这次的事情您都知道了?对不起啦。”跟姬月舞闹完了,也该说回正事儿了。龙沧兰看到紫叔正一脸生气地站在一旁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显然心中对她帮着君海棠和姬月舞胡闹的行为大为不满,连忙抢上一步先行装出乖乖巧巧的样子道歉。

    苏铭已经不忍心看了。

    倒不是不忍心看龙沧兰被紫叔给训得有多惨,而是不忍心看紫叔会怎么被龙沧兰玩弄得晕头转向。

    这丫头装人像人装鬼像鬼的本事自己可是领教了不止一遍了,自己虽说进步了这么多,但是还从来没有在龙沧兰那里占到过什么便宜呢。

    “嗯,你还知道错了?”紫叔虽然心中对龙沧兰有再多的不满,但是看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不知怎么的,气先消了一大半,等她再这么诚恳地表示道歉,心里的气儿就己经所剩无几了。

    不过,作为长辈在面对一个犯错的晚辈时还是让他勉强维持住自己的肃容,不管现在龙沧兰是真的觉得错了,还是装得,自己都要让她知道自己的行为的后果,否则的话。

    “请紫叔您好好教训我吧?如果这次您不好好地教导我,让我知道行为的严重后果,否则的话以后说不定我还会再犯,即使,即使,我看到海棠公主殿下是那么得闷闷不乐,甚至茶不思饭不香得,我也就当作没看到好了,只不过,我龙沧兰一人的荣辱事小,公主的健康快乐事大,紫叔,您平时也一定要注意公主殿下的饮食起居,关心一下她是不是快乐才行啊。”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啊,我平时是过于单方面地关注公主的安全,对于公主的饮食情况还有她的情绪都是关心不足啊。”紫叔听了龙沧兰的建议,立即开始了反省。

    苏铭己经连听都不忍心听了,想紫叔也是何等精明的人物,结果被龙沧兰抓住了他责任心强的弱点,一下子就成功地看话题给转移开了。

    估计等紫叔找到回来的路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呢,苏铭才懒得提醒他,直接叫过管仲:“刚才你去哪儿了?怎么没见你在这里?脱险还算是顺利吗?”

    “瞧主人你这话说的,有我管仲在,哪里会让姬月舞公主吃什么亏,你看我们两个这不是完好无损地站在主人您面前吗?倒是主人您,我一直放心不下,又不知该去哪里找你,您这一路上没什么事儿吧?”

    “哪会儿什么事儿?”君海棠走了过来,轻轻叹了口气:“苏铭为了脱险,冒险强冲出对方的伏击点,结果背上受了重伤,幸好刚才有多毕连夫妇的疗伤圣药,现在已经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

    本来苏铭和君海棠还以为管仲听到苏铭受伤的消息,一定会好好关心一下,看看苏铭的伤势之类的。

    没想到这家伙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一听君海棠说到苏铭现在己经没事儿,立即又换上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哈哈哈,我就说主人你不行吧?你看看,不管是我和姬月舞公主,还是海棠公主和紫大人,一个个都完好无损地出来了,只有主人你,怎么还傻得去强冲敌人的伏击圈,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真是太丢人了吧?”

    “喂,管仲,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管仲几句话还没把苏铭怎么样,倒先把姬月舞气得鼻子都要歪了:“你还有没有点儿良心啊,苏铭还是不是你的主人了,主人受伤,你这个手下不但不关心反而一脸地幸灾乐祸,苏铭,扣他半年的工钱,给你买点儿补品,就说是我姬月舞的命令。”

    “好好好!”两个人的话都让苏铭哭笑不得,虽然知道管仲从心底里是关心自己的,只不过装出的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而已。

    但是还是忍不住被他那得意洋洋的话气得够呛,而姬月舞的话直接让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像管仲这样的人才就算真是投奔的起源王朝而不是自己,那也不可能是冲着多少的工钱去的吧?

    姬月舞还天真地以为扣他点儿工钱就能让他长长记性,真是异想天开。

    “好啦好啦,姬月舞你说不过他的省省力气吧。”君海棠看不下去了,插进来道:“管仲你呢,也别太得意,你的主人的确是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他受的伤可是有价值的,我们四个虽然从敌人的伏击点里逃了出来,但是却是货真价实地落荒而逃,但是你的主人不是,非但没有逃反而直接现出身来去跟飞魔群落的人周旋,而且还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这一点儿上你可就比不了了吧?所以你也别那么一副得意洋洋地样子了行不行?”

    “哦?主人都干了些什么?”听到君海棠的话,管仲对苏铭是怎么脱险的更加感兴趣了。

    苏铭新伤初愈,实在没力气再把刚才的话讲一遍了,所以由君海棠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