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北清歌

    更新时间:2016-12-01 14:49:06本章字数:2337字

    时光荏苒,一年春夏一年旖旎,早春将至,整个帝都便披上了嫩绿色的纱衣,一片生机盎然。

    如今的北府,已经在夏玄国声名显赫,盛荣早已今非昔比。

    先皇夣逝,蓝帝蓝瑾城与三年前即位。右相北卿扬权倾朝野辅佐蓝帝,因此功勋卓著,德高望重。同年,北卿扬长女北清婉入宫,被册封为婉妃。长子北清冉因天资纵横,年方十八便领军征战四方,被册封镇国大将军。

    一时间,北卿扬便成了权利的象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左相也不敢与之抗争,只是在暗地里活动着,只盼着自己有照一日能取代他的地位。

    连日来的阴雨渐渐的散开,耀眼的阳光终于露了脸,透过厚厚的云层撒了一地碎金,落在泥泞的土地上。

    金碧辉煌的北府深处,有一座破落的偏院,少女倚在窗畔, 乌黑的秀发垂散脑后,一双明眸仿若荡漾着秋水,映着朝阳,弥漫了一层醉人的流光溢金。虽然一袭淡色的素衣,却难以掩盖她身上与生俱来的风华绝代。

    时间似流水般,清缓的滑过十五个年头。当初的记忆渐渐的模糊,只是那张容颜却深深的隽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北府的十五年于她而言恍如梦中 ,她不止一次祈祷,当梦醒来她就能重回当初,回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身边。可事实证明,这一切并非梦境。只是,回去了。自己还不是多余的吗?他的身边已经有另外一人陪着,而她算什么呢?

    楚清,你还好好吗?

    然而,她并不知道,当楚清得知她与世长辞的消息,便随着她去了。她更不曾想到两人的命运竟会紧紧的扣在一起。

    眼波微敛,她嘴角弧度泛着苦涩 。在这相府,似乎所有人都将她遗落了。这般也好,带着前世的记忆。她日夜加紧修练,如今比前世更加强盛。她却发现自己似乎体内残留着余毒,无法在取得一丝进步了。

    还有几次,遇到一些高手,险些丢了性命。回来之后更加,勤于练习了。她想要变得强大起来,想要离开这相府,这里只会葬送她的一切。当云初提着篮子走进房门,便看见北清歌站在窗前愣愣的出神。秀眉一挑,撅着红嫩的嘴唇,将手中的篮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小姐,这相府的下人越来越过分,如今连馒头都不给我们了!小姐,让我去教训教训他们一顿吧!”

    转身看见云初气氛的模样,她轻笑着摇着头:“切莫暴露了自己。昨夜里我们不是还剩下些吗?今日够了。”

    听闻,云初撅着的嘴更厉害了,怒了努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垂着脑袋走进厨房,拿了昨日从外面买回来的饭菜。

    云初的眼角微微湿润,这样的日子,她们早已习惯了。北府有大小姐,有二少爷,却唯独没有这三小姐的地位。

    江府的败落,先皇便将皇后的侄女嫁给了自己的父亲。自薛玉莲进入相府,如花似玉的面容却有一颗狠毒的心,她竟然收买娘亲身边的侍女,让她一直未有身孕。而薛夫人先后诞下一女一男,颇得她爹的心,相府中的下人的心也渐渐的偏向侧夫人。娘亲却隐忍不提,依旧笑对着众人。见此,薛玉莲陷害母亲与人私通,父亲顾忌旧情,不忍将她赶出北府,便一直冷落她至于偏院,至死都不曾看过她一眼 。

    直到去年,梅妈妈也随着娘亲而去了,现在偌大的相府只剩下她与云初相依为命于此。

    “小姐,怎么不吃了?”云初见她手拿竹箸凝眸沉思的样子,她水灵灵的眼中略带些许的疑惑。

    北清歌唇畔衔着笑,淡淡地额说道:“云初,我们出去走走吧。”话落,她翩然起身走出了简陋的小屋。

    云初愣了愣,望着身姿纤弱的北清歌,立即起身,小跑追了上去。

    昨夜的雨来的急去的快,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有些泥泞。走了片刻,两人的鞋上已经沾上了一层薄薄的泥浆。

    北清歌一双狭长的凤眸扫了一眼春意盎然的花园,淡淡的欢愉染上了心头,嘴角不由地微微翘起。

    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五个了。如今天下太平,盛世繁荣,而她却活在着冷冷清清的相府的角落中,

    她想要离开的念头不止一次,而离开并没有什么难事。只是,她并需最好充分的准备,还有合适的借口。

    还有离开之后,她们要去哪里安身。没有任何的钱财和靠山想相安无事的生存下去,恐怕会很难的。而她,并需要在短期之内培养起自己的势力,这恐怕还需要大量的银两。

    素手一抬,手腕上的物语透过阳光折射出一道漂亮的光芒,落在满是水珠的落叶上,分外好看。

    北清歌似乎想的有些出神了,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

    “素韵婶婶。”云初极其讨厌眼前的素韵,云初对她说每次见到这个老太婆,总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她那双眼睛似乎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素韵一身的暗红色绣花裙,头上戴着一根金丝朱钗,虽然年过四十,却显得很有风韵。这一身穿戴虽不奢华,却是丫鬟中最华贵,比之一身粗麻的北清歌,更是天差地别。

    一丝讥讽的笑痕绽放在她的唇边,很快又变成了一抹淡然,北清歌淡淡的问道:“素韵婶婶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老爷吩咐,让三小姐移步东院大厅。” 微微一怔,北清歌难以置信。十 几年来,她所谓的爹从未过问过她半句。如今怎会突然想起她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素韵仔细的打量着北清歌,似乎想要看透她的心思,眉头微皱,却看不透对眼前不惊不喜的人,感觉自己有些唐突了,柔柔一笑:“三小姐,请吧!”

    云初不安的拉着北清歌的衣角,满脸担忧。 北清歌轻轻拍拍她的手,递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便跟着素韵朝东院走去。

    东院立于一片雅致楼阁间,前种牡丹后栽修竹,乍逢初春,放眼望去尽是一片娇俏鲜嫩的新绿。

    还未走至院前,一股清新的草木香便带着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青石板小径上,北清歌莲步姗姗,虽没有华丽装饰,可举手投足间气质让人无法忽视,引得素韵频频侧目 。

    她虽是个被冷弃在偏院的嫡出小 姐,但这容貌这气度便不是寻常人家小姐可比,素韵心头暗暗称赞。

    北清歌不知她心中所想,偶尔低眸看一眼自己细碎的脚步,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何曾想过从 前在那个大大咧咧靠楚清照顾的女孩,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顾北北,今日竟也修成了一股自然而然的凤雅气韵。

    如果楚清看到,会不会大吃一惊呢 ?

    如今,他看不到了。即使,她还活着,他不会再为她停留一秒了吧!

    不由地眼中深深的划过一抹黯然失色,嘴角的那抹笑容也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