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陌生父女

    更新时间:2016-12-02 15:53:11本章字数:2684字

    走进东院,素韵独自走上台阶,立在大厅前:“老爷,夫人,三小姐到了!”

    看着夫人颔首,她转身下了台阶,北清歌微微一笑:“三小姐,老爷夫人有请。”说完,她抬眸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看着北清歌,顿了片刻,又道:“ 这些年老爷夫人忙于府中事物,冷落了您,请您不必放在身上,老爷夫人对您还是疼爱有加的。”

    嫣红的唇瓣味儿翘起,北清歌眸光流转,并不言语,轻瞥了一眼素韵,径直的走进了大厅。素韵看似安慰她的话,起不到一丝的安慰,相反,她反而品出了其他的味道。

    大厅中瑞金的炉子中燃烧着上等的熏香,淡淡的花香萦绕在她的鼻尖,此刻她仿佛置身在花海中。踏在柔软的地毯上,北清歌锐利的目光环视大厅的一眼。

    十五年来,她首次踏入相府东院的大厅。奢华精致的布局和她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或者比这更甚。与她住了十几年的破旧青瓦的屋子相比,仿佛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嘴角上的笑容微微敛去,北清歌清澈的目光瞥向上座的端坐的一男一女。眼前的北卿扬年过四旬,风采不减当年,发带冠玉,一身绛色的朝服上绣着仙鹤祥云,双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袖口上用上等的金丝绣着精巧的纹饰,面容却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带着一股刚毅,不怒自威。

    他身侧的女子,正是踩着她娘亲爬上相府夫人薛玉莲。十几年过去了,岁月似乎对她格外的眷顾。只是眼角上带着淡淡的鱼尾纹,看上去不过三十。身穿着一条粉白的云雁锦衣,外罩着一层绣着淡金色花 团的对襟羽纱衣裳,粉嫩鲜亮的颜色 把她的肌肤衬的格外白皙,更显年轻。优雅的垂云髻上插着一根累丝嵌宝 衔珠金凤簪,耳上垂着一双绿翡翠耳 坠,朝阳透窗而入,淡淡绿影落在面 颊,更添娇美。 好富贵,好奢华的宰相夫人,好一个帝国太后的侄女!

    北清歌眼神清冷,将他们二人仔仔细细 看的通透。脑海里浮出那早已逝去的母亲,心微微刺痛。

    “清儿来了,有些日子不见,越发的婷婷玉立了。”薛玉莲自她进门,眼睛便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目光中带着惊讶,而后似笑非笑的打破沉默。

    “见过老爷,夫人。”收回清冷的视线, 北清歌微微欠身,算是行礼。

    听闻这一声老爷,北卿扬皱起了眉头,想要说些什么,滑到了嘴边却咽了回去。

    “谁教你府里规矩,见了爹娘为何不跪拜?” 薛玉莲低眉训斥道,眼中带着怒意。

    挺直后背,北清歌璀然一笑,如冰雪初融,如飞絮漫天,如黑夜中璀璨的烟火,生生的让她移不开眼睛。

    薛玉莲微微一怔,本以为自己的女儿已经算的上是美女了,若站在她的身旁也会黯然失色,想到这儿,她收回了思绪。

    “爹娘?我娘已经去世多年了。至于爹…·”北清歌直视北卿扬微怒的眼,唇瓣漾着淡淡的笑,缓缓道:“今日才知,我还有个爹。”

    “放肆!”薛玉莲重重拍了一下扶手,没想到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北卿扬轻咳了一声, 瞪了一眼薛玉莲,怪她多嘴。他没想到她的脾气竟与涣锦有几分相像。他不禁回想到他们两人曾经的点点滴滴。

    薛玉莲有些惧怕,此刻被他一提醒,才恍然收了怒火,从鼻腔里重重哼出一口气。

    北卿扬收回思绪,目光平静的看着北清歌:“你今年,已有十五了吧。”

    “恩。”平静的说着,北清歌面容不变,心底泛着波澜。他还记得,看向北卿扬的眼光多了几分探究。

    北卿扬忽略到她的清冷的目光,说道:“你到了许配人家的时候了,我和你娘仔细斟酌了一番,给你定了一门亲事。”

    微微一愣,北清歌秀美紧蹙,心底却是疑惑万分。十五年来,他们对她不闻不问,今日突然唤她来东院,又说定下亲事,当她是换取全力的筹码!

    见她沉默,薛玉莲换上一脸和蔼笑容:“清儿,我北家的女儿注定不会嫁的平凡。所以,我们给你找的这个夫婿,便是全天下最好,你一定满意 。”

    北清歌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心中的如意算怕,一个眼神,一句话便看穿了他们的想法,嘴角翘起几分的弧度。

    长姐婉妃进宫三年未有孕,而薛家小姐一年前进宫便为和妃,不久前传出喜讯,已怀上龙种。这对一直和薛家暗中较劲的北家来说可谓一个噩耗。一旦和妃产下皇子,薛家地位水 涨船高,那时北家的势力必然被削减。

    如此一来,她这个不受待见的嫡女再次成为他们换取权利的筹码。而所谓的天下最好的夫婿,除了当今皇上还能有谁?难怪,素韵会说出那一番为他们开脱的话。这想法真是不错,她北清歌又怎么会轻易的答应他们!

    “不嫁。”简单而坚决的回绝,北清歌没有丝毫犹豫,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嘲讽。

    薛玉莲面色一变,被她的态度气的血冲脑门,怒喝道:“嫁不嫁由不得你,一个月后你便入宫。”

    “我若不想嫁,你奈我何!”清脆的嗓音带着清冷的寒意,北清歌如水的眸子中略带着怒意,眼中的轻蔑毫不加掩饰。

    “你…逆女…”攥紧拳头,薛玉莲自是身份高贵,还从未被人这般的顶撞过。忽然想到婉妃如今的处境,心中虽也恼怒,不得不努力维持笑容 :“清儿,皇家天颜,岂是一般女子能见。你能成为妃嫔,不单是你也是整个北家的荣耀不是。”

    “夫人不必多言,我若不愿嫁,多说无异。”北清歌依旧无动于衷。 她心中只有那个了十几年的人,即便嫁,也非他不可。可如今,即使不嫁他。她也不会随随便便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柳眉紧紧拧着,薛玉莲笑容渐收 ,定定的看了她许久,刚要说些什么就被打断了。

    “玉莲,你出去。”北卿扬出声的呵斥道,他愠怒的瞪了一眼薛玉莲。

    听到北卿扬的训斥,薛玉莲愤愤的看了她一眼,便甩袖离开了。

    “清儿,这些年苦了你了。若不是你母亲……我也不会如此待你。”北卿扬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话落他轻叹了一声,眼眶中盈着晶莹的泪花,视线落在北清歌的面容上。真的好像,涣锦,你还好吗?若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到今天的地步,我又怎么可能对咱们的女儿不闻不问十五年。

    看着眼前的北清歌,心中翻起了无数的涟漪。如今,在他的眼中无比荣耀的地位更是无法取代的,即便他心中在愧疚,为的是北家的荣耀。

    “为了北府的荣誉,你必须嫁!”北卿扬的脸上恢复了几分冷峻,目光有些清冷。

    大厅内飘满了花香的味道,北清歌倔强的目光一直看着北卿扬清冷的目光,不惧不畏,忽然一个想法在脑海中形成。唇边漾起一抹笑来,北清歌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只见北卿扬阴郁的面容缓和了几分,俊朗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笑意,正要开口,就被北清歌的声音打断。

    “将我娘亲的坟墓隆重的迁回北家的祖坟,并以夫人的牌位写下铭文。而后给我准备一百万两黄金,不过要折算成银票。”北清歌清泉般的嗓音一句一句的落在,敲在北卿扬的心上。看着北卿扬渐变的脸,而后又说道:“期间不要过问我的事情,还有不要让人随便的打扰我。”

    “好!”没有丝毫的犹豫,北卿扬爽快的应下她的要求,既然她答应下来,他堂堂一个丞相又怎么怕她偷偷的溜走,脸上露出缓和的笑容,接着说:“一个月后,便是你出嫁之日。”

    听到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北清歌的唇边翘起了讥讽的笑,目光冰冷的望了一眼北卿扬拂袖离开了富丽堂皇的大厅,留给他一抹倔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