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泪惹相思

    更新时间:2016-12-02 15:53:19本章字数:2430字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半月已过,明日便是她大喜之日。

    夜风摇曳着枝柳,随风飘荡。冰冷的风挟着细细的雨丝,湿润的空气带着淡淡的泥土的气息迎面扑来。一场夜雨悄悄的轻袭整个帝都,细细密密撒了一大片。

    凭栏卧听雨,一夜无眠,北清歌的耳畔传来细雨斜织的声响,纷纷绕绕的梦扰了她的清净。

    翌日,梳妆台前,北清歌静静的坐立着,任凭着喜娘为自己化妆。

    偶尔几丝调皮的细雨跳过窗,落在她的秀发上,灵动的样子让人不敢窥视。

    铜镜内,憔悴的娇颜已被脂粉遮盖。青雀头黛描了弯弯的眉,若远黛含烟,说不尽的柔情似水。娇嫩无暇的双颊抹了胭脂,淡淡的红更加显得娇艳。那双微阖的双唇点了口脂,正所谓朱唇一点殷桃红,这一点红,似神来一笔,越发显得北清歌的容颜鲜艳动人,美如天仙。

    薄如蝉翼的一只红翡滴珠风头金步摇斜斜的插在三千青丝盘承的发髻,微微一动,那金色的流苏轻轻的拍打脸颊,映出一道淡淡的光华。脑后发髻中插着一支半月卷的钗,尾端缀着一层流苏,偶尔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耳上垂着一双金镶初雪耳坠,脖间戴着金镶玉的龙凤呈祥的项圈,双手各戴一支银色珊瑚镯,一身华丽的装扮让北清歌整个人如壁画中人,美的不真切,周围的人生怕眨下眼,她会消失一般。

    红色的喜服在衣袖领口处都用金线绣了精巧的祥纹,一层绣着深红牡丹的红纱罩在衣外,长长的裙摆逶迤在地,风悄然掠过,裙摆飞扬,似乎要随风飘然而去。

    喜娘站在北清歌的身侧,拿着喜帕,却久久没有盖上,只是看着她入了神。

    她不知为多少出嫁的女子梳妆打扮,何等美人没有见过,就连皇上最宠爱的第一美女凌莲她也侍奉过,可却没见过眼前这般美人让人一见倾心,不舍得移开视线。

    哪怕是,她不施粉黛,也足以倾国倾城,无人能及。

    透过铜镜,看着自己身披的大红喜袍,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苦笑。楚清,今日我披上了嫁衣,似乎有些嘲讽。那日见到的是你吗?不,不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如今,你应该香玉满怀吧,又怎么会想起我呢。

    那年你说,你执我之手,便与我偕老。到如今,我却成为他人之妻。楚清,你真的好狠,我爱错了你,我不会再为你留恋!

    北清歌的嘴角轻轻扬起,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一种决绝的笑意。

    红盖遮面,掩去了她眼角滑落的泪水。随着喜娘的搀扶,她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北府,路似乎那么漫长,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痛却在心底。

    没有人亲人在旁边送她,只有云初这个丫头随她离开相府。他的父亲将她作为一枚利益的筹码,对于他对娘亲的感情,北清歌似乎不得不重新定义了,他爱的好廉价。

    锣鼓阵阵,炮竹轰鸣,丝竹声声。花轿渐行渐远,沿街的欢呼声在耳畔渐渐消逝了。街上的行人也笼罩在这喜悦的氛围里,皇帝大喜,与天同庆。似乎这一切都在嘲笑着,嘲笑她的无可奈何。

    不,她是北清歌,亦是二十世纪而来的顾北北。谁敢阻她的路,遇魔斩魔,遇佛杀佛。她不会再将心随便遗失在某一个男子身上,承受这背叛的疼痛。一个精心的计划在内心逐渐酝酿出来……

    随着花轿的摇晃,一滴滴泪水溢出眼角,划过脸庞,拂过唇瓣,滴落在大红喜袍上,开出一朵暗红的花,转瞬即逝。

    皇宫内,宫人们一直忙碌着,从早至晚还未歇息过。今日皇上大婚,又是当今右相之女,然这场婚礼必是极其奢华隆重的。

    长廊上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曳,此起彼伏,远远望去让人叹为观止。长廊尽头,一座宫殿金碧辉煌,华灯溢彩,可见工匠的别出心裁,独具匠心。

    这便是整个皇宫里最为奢华的地方,隐月阁。

    殿内铺着红色的鹅绒毯,硕大的夜明珠将整个隐月阁照的通彻。淡淡如茉莉的香气袅袅的在紫金的香炉中飘散出来,令人心旷神怡。

    窗前美人卧榻,柔软的娇躯慵懒的斜倚着,一双如水似娇的含春目定定的望着窗前盛开的格外妖娆的牡丹,眸底深处似乎流动着默然失落。

    床榻前,蓝瑾城一身明黄的龙袍静静的站立着,深邃的凤眸深深的凝视着榻上那张艳丽绝绝比窗外牡丹还要妖娆的面容,眼底深处染上浓浓的宠溺:“莲儿,你也知,朕也是身不由己。”

    榻上举止优雅魅惑,嗓音如莺的女子便是夏玄第一美人凌莲。此刻,她一双杏眸中泛着波光涟涟,偏头望着说话的蓝瑾城,说话时的语气带着幽幽的哀怨:

    “臣妾怎么能怪罪皇上呢?你想娶多少妃子,我又怎么能阻挡的了?怪我出身卑微,帮不了皇上半分……”

    听到她卑微的话语,蓝瑾城蹙眉,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暖意,语气也稍微柔和了几许:“莲儿,你知道,朕的心里,便只有你人。待朕铲除异己,便立你为后。”

    浅浅一笑,凌莲这一笑宛若百花齐放,暗淡了窗外的娇艳的牡丹,说不出的美丽动人:”莲儿,不求后位,只求皇上的一颗心罢了。如今……”

    蓝瑾城没有让她说完,轻轻的拥她入怀,看着她的眼睛弥散着浓浓的深情,一眼万年,恐怕再也舍不得移开目光了。

    那男子终是不舍的放开怀里的女子,转身离去,留给凌莲一抹俊逸的背影。凌莲的眼底浮现一抹狠戾,转瞬即逝。

    远处长长的仪仗队奏着喜悦的乐声渐渐走近了,北清歌的那颗心也随着这乐曲慢慢沉入了谷底,没有新娘子的焦虑,心底一直盘算着自己的退路。

    夜色渐渐浓郁,深深的倦意向她袭来,北清歌昏昏欲睡,恨不得趴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一觉,正要倒下的她。

    突然房门打开了,夹杂着些许凉意。

    “退下。”低沉的声音透漏出冷意,蓝瑾城走至床畔,鼻尖涌进一股女儿淡淡的清香。他伸手撩起了北清歌的盖头。他本以为清俗淡雅的她已经美的惊人,此时竟让他不觉忘了呼吸。这张容颜妖艳起来,竟然还要胜凌莲三分。到底是怎样的倾城绝色,今夜他才真正的知道。

    当不屑一顾的视线落在这张俊美的容颜时,倏地北清歌的眼底弥漫着大雾,红了的眼眶中泛着泪光点点。是他,真的是他。绕了这么一大圈,自己还是嫁给他,难道真的是天注定的缘分。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蓝瑾城蹙了眉头,见她泪光朦胧的模样,不知为何心底生出一股疼惜感觉,发现自己会一时的迷失,看着她的表情里多了几分不耐烦。

    “楚清,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北北。”不顾他冰冷绝情的质问,北清歌的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颜,眼中嘲讽的意味更浓了。

    “哼! 你都嫁给我了。还在想别的男人!”听到她在自己的面前提起其他男子的名字,蓝瑾城愤怒的掐着北清歌的下颚:“看清楚了,朕不是你的楚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