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一夜恩宠

    更新时间:2016-12-03 18:04:08本章字数:2505字

    窗前的哔啵的烛火随着钻进来的风跳跃着,将内室照应的忽明忽暗。

    窗外的风疏雨骤,细雨沙沙的落在地上,卷翘屋檐上的金玲随着风摇晃的愈加厉害,清脆的声音传进耳畔。

    “你北家要的,朕给了。”这话像一把利剑刺入了北清歌的心,撕心的疼痛慢慢散开,眼底弥漫的大雾瞬间变得清明,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竟然将她视为北家换做荣誉的筹码,当她是趋炎附势的北家三小姐。北清歌的额凤眼处挑起嘲讽的笑意,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的纠缠,迎上他肆虐的目光。

    身子稍稍的往前倾,蓝瑾城缓缓地靠近她。呼吸着他身上传来淡淡的龙涎香,北清歌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面对熟悉的脸,陌生的眼神,她的心里满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唇瓣挂着玩味的笑容,蓝瑾城一只大手抚上她纤腰,指尖绕着腰上飘带打了几个圈,然后用力一拉,腰饰便悄然滑落,红纱松了束缚,也从身上脱落,丝滑的触感绕过他的手,引起一丝悸动。

    北清歌一惊,下意识的伸手紧紧的拽着敞开的纱衣,却被蓝瑾城另一只手钳住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我满足你…”说完,他的冰凉的手顺着纱衣滑入衣内,在她滑腻的腰间轻抚,引得她浑身一颤。

    “放开我!”感觉到身上一凉,北清歌不悦地说道,眼底多了几分距离,刚想要运功挣脱他的钳制。不好,她的病毒发作了,无力挣脱他。

    蓝瑾城嘴角勾着邪魅的弧度,他的大手熟练在她的身上游走,那双眼睛却不带一丝情yu,反而带着一种幸灾乐祸,可是蓝瑾城在她的脸上找不出一丝慌张。

    “你放开我。”北清歌的眼底一片清明,语气充满了胆怯,唇畔却勾起了一抹恶狠狠的弧度。看着这张妖孽至极的冷酷俊颜,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放开你!”蓝瑾城的唇在她耳畔呵着热气,她的衣衫被他全数剥落。蓝瑾城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俊美的容颜在烛光下轮廓如刀刻般,落在北清歌的泪眼朦胧的视线里,在无法逝去。

    最终,吻落在她修长的脖颈间,她身子一紧,微微颤抖。蓝瑾城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俊美的容颜在烛光下轮廓如刀刻,落在北清歌如水般的眼眸中,在无法拭去,她有些微微的失神,似乎透过这张脸看着另外一人。

    突然地,他毫不疼惜的重重的挺进了她的身体,撕裂般的剧痛袭来,让北清歌整个人缩成了弓形。

    蓝瑾城看着身下的人儿,深邃的眼眸中没有一丝丝的怜爱之意。一次又一次用力的掠夺着她,眼中的玩味儿越发的浓郁了。

    三年前,北卿扬借着自己的势力逼迫他迎娶北家的长女,虽然不情愿,蓝瑾城也不得不妥协,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让他付出了此生追悔的代嫁。一想到含恨而终的清雅,他的心一阵绞痛。

    如今,北家如法炮制。难道北卿扬**他还是少不更事的皇帝。这次是北家错了,他要让北家消失在夏玄国。清雅,不久之后,我一定会让所有害你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几乎咬破牙龈,他口中带着鲜血的腥味,目光落在身下的人影上,恨意一闪而过,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几乎是在发泄。

    剧痛让北清歌发出一阵阵的低吟,她的双手被他紧紧的钳着动弹不得。身子如风雨中的飘絮,如巨浪中的小船。

    北清歌清澈的眼神变得空洞,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心尖的疼痛,深入骨髓,随着她的每一个呼吸,如针扎一般,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

    蓝瑾城看见她犹如误落仙尘般绝美的容颜那抹嘲讽的笑意,身下的动作更加的猛烈了。

    鲜血在她的双腿间缓缓的流出,在白绢上绽放了一朵艳丽的红梅。前世的回忆如朝海般涌来,楚清温柔的微笑,温暖宽厚的肩膀,醇厚的声音,他绝情的神情……

    而后她带着疼痛,陷入了昏迷之中。

    窗外,昨夜的骤雨早已经停歇,厚重的阴云露出了阳光的金边。庭院内,枝头的花架不住春风的诱惑,随着昨夜的风雨飘落而下落在泥土之中,湿润的地面上落着粉嫩的花瓣。

    温暖的阳光柔柔的照在她的身上,北清歌挣扎的颤了颤睫羽,缓缓的张开眸子,摄人心魂的霸气,自水雾般的瞳孔中溢出。看着床榻被褥凌乱,衣衫遍地。北清歌伏在床畔,她的身上依稀可见满身的痕迹。

    “嗯——”沙哑的低喃声,缓缓的溢出喉咙,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从胸口燃烧起来。闷闷的无法呼吸,那种溺水般的窒息感,让北清歌不由蹙起好看的眉头。

    蓝瑾城已经走了,昨夜一幕幕画面,不断的涌入脑海之中,一次次在身体中烙下火热而又深刻的痕迹。北清歌闭上眼眸,她的心也渐渐的死了,既然你不是他,那么,我也不必留恋了。

    门缓缓打开,刺目的阳光,从门外射进简单古朴的卧室。汀芷苑虽然简陋,却也整洁大方。粉色的纱幔,垂挂在梁柱之上,如瀑布般垂坠而下,落在光洁的地上,一尘不染。

    当云初走进房间时,见到地上撕裂的衣服,目光落在床榻上北清歌狼狈的模样,慌张的来到她的床榻前跪下:“小姐,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伴随着担忧的哭腔,云初流下了泪水。

    听到云初的声音,北清歌缓缓地抬起头,脸上纵横交错的泪痕吓坏了云初。

    “别哭,我没事……”北清歌有气无力的动动嘴唇,低声道:“云初,打些热水,我想沐浴。”

    云初连忙应道,片刻便利落的备好:“小姐,水好了,沐浴吧。”

    北清歌无力的点了点绣着宫娥扑蝶图的织锦屏风后,北清歌整个人都浸泡在浴桶里。云初细心的往水里撒了些新鲜的花瓣,淡淡的香气弥漫,让她稍微放松了些许。

    将头靠在浴桶上,北清歌仰面看着布置的北朴大气的屋子。一时间有些恍惚,只是双腿间的隐隐传来的痛楚提醒泪决了堤。这不是梦,昨夜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脑海里忽的又浮现蓝瑾城冰冷俊美的容颜,和记性中那张容颜渐渐的重合在一起,那种刺心的疼痛再次袭来。她甩了甩头,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将头缓缓的沉入水中。

    可是心底却隐隐的雀跃着,不管他到底是不是楚清,终究他还在自己的身边,终究他是她这一世的夫。可那又如何呢?昨夜她寒轻袭,无法真脱他离开。其实她还是不舍,心里还残存着对他的眷恋。

    没过多久,外屋间传来了脚步声。

    “二小姐,婉妃娘娘请您移驾澜语阁一叙。”声音有些熟悉,北清歌有些想不起。

    云初走到屏风前,轻声道:“小姐,是大小姐从前在府中的丫鬟西岚,说是大小姐要见您。”

    “知道了,你让她回话,我即刻便到。”

    云初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北清歌的眉头逐渐蹙起,该来的总归要来了。但,我北清歌没那么容易妥协。

    北清婉,多年未见,恐怕你在这深宫之中也是势单力薄。不然,北卿扬又怎么会让我进宫呢。

    白皙的手随意地拨弄着水上漂浮的花瓣,北清歌眸光微敛,唇上漾着笑容,然而心底思绪百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