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荣升贵人

    更新时间:2016-12-03 18:04:23本章字数:1838字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澜雨阁,一片凄凉萦绕在北清歌的心底,苦苦纠缠。

    北清歌静静走在青石板路上,不言语,凝视着前方的目光异常的坚定,对御花园百花斗艳,鸟语花香的美景似闻所未见。

    云初知道她心中难过,忐忑的跟在她的身后。十几年来,她从未见过北清歌这般痛苦的模样。

    回去的路似乎变得格外的冗长,当她们二人回到汀芷苑时,门外早已经站了两排宫婢,漆金的龙撵静静的停在一旁,北清歌平静的心倏地有了活力。

    他,来了!

    下意识地她加快了脚步,在这一刻,她忽然好想看到楚清,想要听他亲口说,长姐说的都是假的 。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也不是蓝瑾城,他只是她的楚清,也只爱她一人。

    汀芷苑正殿内,颀长的身影静静立着,明黄色的龙袍,玄黑色绣祥云挑金边龙靴,乌黑发髻上戴着九龙金冠,他是刚下了朝便立刻过来了。

    见到熟悉的身影,北清歌的眼眶瞬间微热,盈着泪水。不管怎样她的心中得到了一丝慰藉,哪怕他真的不是楚清,至少还有一个模样相同的他在这个世界。

    “楚清…·”涌到喉头的呼唤刚刚出声,蓝瑾城便转过身来,俊美冷厉的样子在阳光下显得极为晃眼。

    他扫了北清歌一眼,眉头微挑,这个女人浓妆艳抹时宛若一个妖精,淡妆时又如天女下凡,不管怎样她真的要比凌莲还要美。

    心底虽赞叹,蓝瑾城的嘴角却浮起不屑的弧度:“你胆子不小,竟敢让朕等了这么久!”

    北清歌忽然停下了脚步,怔了一下,恍然记起昨夜发生的一切,长姐的话回响在耳畔,敲了一下脑袋,暗骂自己不长记性。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她这样。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膝盖碰了冰冷地面,她垂了眼帘,将眼眶泪水收回,嘴角挂上嘲弄的笑容。

    蓝瑾城俯视着跪着的她,嘴角的不屑更浓,又看了一眼旁边立着的大太监小德子:“念。”

    小德子嗻了一声,弓着腰走到正殿中央,打开圣旨,念到:“帝师北卿扬之女,蕙质兰心,华荣得体,封清贵人,赐居汀芷苑。”

    北清歌接了旨。

    蓝瑾城环视了一眼汀芷苑,淡淡出声:“这汀芷苑太冷清,朕不喜,小德子,安排些懂事的伺候着。”

    小德子看了一眼北清歌:“奴才遵旨。”

    北清歌仍旧跪着,没有他的旨意,她不敢起身。冰冷的地面把膝盖咯的生疼,她硬是一动不动,只垂着头,纤细的指尖紧紧握着那道圣旨,心中对他的愤恨曾加了几分。

    许久后,蓝瑾城好似忽然想起了她:“贵人怎么还跪着,平身吧。”

    “臣妾遵旨。”撑着地面站起来,她揉了揉膝盖,眼神落在蓝瑾城的脸上,眼底平静如水,毫无波澜。

    她需要说些什么,就算是说,又要从何说起?只怕无论自己说些什么,在蓝瑾城看来只不过是她博取同情的手段罢了。

    呼吸到空气中那抹看似熟悉的问道,北清歌微微的有些闪了神,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看着他没有留恋的离开,

    蓝瑾城没有留恋的离去,小德子又安排了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到汀芷苑,又将原先守宫的两个宫人打发了,汀芷苑突然变的热闹了。

    习惯了清净的北清歌,看着人员攒动,微微的蹙眉,便回到房内,蓝瑾城的赏赐随后便传来了。

    “贵人,这是皇上赐的,您乘热喝了吧。”初雪一身淡粉色宫裙,头上插着朵珠花,打扮的素净。

    云初看了一眼那漆黑的汤药,皱了皱眉头道:“贵人又没有生病,皇上为什么赐药?”

    初雪眼波一暗,看了云初一眼:“圣意岂能随便揣测,皇上既赐下了,自然有皇上的道理。”

    云初哑然,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北清歌出声唤住了:“云初,我有些饿了,想喝点碧梗粥。”云初嘟了嘟嘴,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望着黑漆漆的药,浓郁的药味钻进她的鼻尖,原来他真的恨极了北家之人,北清歌唇瓣上漾着一抹嘲讽。接过甜白印花六瓣釉碗,呼吸着难闻的药,北清歌犹豫了下,仰头一口喝尽。她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低估了这汤药的苦涩程度。瞬间眼眶中含着泪,纤细的手捂着嘴,才忍住没有吐出来。

    初雪见状,眼里划过讶然,接过碗,慌忙倒了一杯茶水:“贵人,您漱漱口,可解苦。”

    眉头一皱,北清歌摇头,推开了她的手。

    虽然初雪什么都没有说明,北清歌有怎么会不知自己喝下的什么,北清歌三年未孕,看来也是这种情况吧。

    颓然坐回软椅上,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楚清想方设法的哄骗自己喝药的情景。一次她不慎得了胃炎,医生开了很苦的中药。

    楚清为了哄她喝下,几乎使劲浑身解数。到最后是自己先喝了一半,笑着骗她说不苦,她才愿意喝。

    楚清,你骗我。药好苦,真的好苦。为什么那个时候,她丝毫不觉的药有半分的苦。楚清是你的演技太完美了,还是她过于相信他。

    凤眸眯成一条细长的缝隙,指尖用力扣紧掌心,微微的刺痛传来,让她刹那间清醒,她欲成狂谁敢阻拦。假以时日,她定会离开这深宫。

    无论前方等待的是什么,她想要做的事情,必定会完成,谁也阻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