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他的挚爱

    更新时间:2016-12-04 18:33:24本章字数:1885字

    金红色的余晖洒落大地,带着淡淡的暖意。

    北清歌安静的坐在窗前,一整日都没有言语。云初看的出她的异样,却笨拙的不知小姐在想什么,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初雪极聪慧,在宫中这几年,察言观色,猜出她心中所想,只是这一回她却猜错了,立在北清歌身旁轻声说道:“贵人,您该用晚膳了。”

    敛了眸光,北清歌恍然回过神,嗓音带着几分喑哑:“不用了,我不饿。”

    初雪随着她的目光看向了窗外。嘴角浮起一丝柔柔的笑意:“贵人,古来深宫便是如此,切莫步了前人的路,莫要伤了自己的身子。”

    初雪声音很低,北清歌却听的很清楚。她眼里划过一丝嘲讽,转头看了初雪一眼,似被点醒了一般,语气有些幽怨:“初雪,我初入宫,对宫中不甚了解,你且说来听听。”

    初雪笑意渐收,思忖片刻后缓缓道:“皇上即位三年,后宫不甚充盈。皇后柳如烟,婉贵,还有皇上最为宠幸的莲妃,还有梦妃,臻妃,桃妃……”

    “婉妃是贵人母家长姐,贵人当是知晓的。皇后是柳家长女,深受太后与皇上宠爱。至于臻妃,她父亲是当今左相。至于其他妃子,没什么重要。”

    “对了还有瑜贵人,要说美貌她算不得上佳,通晓学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不是很得宠,很少在宫中露面。”

    初雪说的很清楚,甚至把每一个人如今在宫中的情况都一一说出。北清歌沉思了片刻,抬眸看着初雪问道:“莲妃,可是皇上最宠爱的?”

    轻轻点头,初雪感叹道:“整个后宫,若论荣宠,无人及得上莲妃。若要说整个后宫皇上真正喜爱的女子,应是只有莲妃一人。”

    北清歌脸上一脸幽幽悲伤,不动神色道:“跟我说说莲妃吧。”

    深深看了她一眼,初雪扔是徐徐道:“莲妃进宫,太后极力反对,却奈何不了皇上的性子,也只要由着皇上来。莲妃进宫那日,已是冬至。漫天的飞雪中盈盈的走来莲妃身穿着貂皮大氅,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她的存在。自她入宫以来,皇上对她极为宠溺,凡是她要的,皇上想尽一切办法都会取来,可谓是三千宠爱集一身,就连皇后也要让她三分。”

    见她不说话,初雪低眸看着一袭白衣胜雪慵懒地斜倚在窗前的北清歌,乌黑的发丝垂落在消弱的肩上,为是粉黛绝美的脸庞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举手投足间都浑然天成,堪称是大自然最完美的杰作。

    “可如今,奴婢认为贵人才是世间当之无愧的美人!”嘴角弥漫笑容,初雪发自内心真的赞叹。若说容貌,北清歌较之凌莲不止胜出一筹而已,若说才情恐怕世间再也难找第二个北清歌!

    北清歌眼中爬上几丝戏谑的笑容,对初雪的赞叹仿若闻所未闻,偏头眸光望向远处。彩霞渐渐被黑沉的天幕所掩盖,华灯初上,落在她清澈的清眸中,如烟火明灭。

    隐月阁后殿外,碧绿的修竹间砌着一汪清池,琉璃灯盏围着清池绕了一圈,落了满池荡漾的光点。

    凌莲有些不悦地坐在池畔,白皙的玉足在温暖的池水里无规律的搅动,牡丹刺绣锦缎的红裙浸在氤氲水中被染成了暗红色,几缕发丝垂在胸前,随着动作在胸前轻轻飘动。夜幕华灯下,带着一种异样的美丽。

    蓝瑾城匆匆的走进来,只见凌莲她正从身侧玉器中随意拿了一块扔进池里,接着便传来碧玉脆裂的声响。

    “莲儿,又发脾气了?”语调中带着宠溺,他走至她身畔坐下。

    没有看他一眼,凌莲语调懒懒:“你来做什么?”

    没有介意她的不敬,蓝瑾城脸上带着温柔:“朕想莲儿了,自然要来看看。”

    指尖把玩着通体碧绿的玉器,凌莲偏头柔柔地看着蓝瑾城,嗓音有些沙哑的说道:“皇上有了新欢,怎还想起莲儿?”

    蓝瑾城失声一笑,打趣道:“莲儿吃醋的样子都这么美,朕怎么会忘记呢?”话落,他伸手轻轻抚着她娇嫩的面庞。

    嘴角翘起,凌莲虽笑了,手上却用了极大的力度把那块玉璧扔进水里。“叮”清脆的声音传来,水波荡漾。

    眼里划过宠溺,蓝瑾城丝毫不心疼那价值连城的玉器,忘了一眼被池水浸湿的裙摆,将她拦腰抱起:“若是生病了,朕会心疼的!”

    凌莲任由他抱起,头自然的靠在他的肩上,唇畔漾着笑容,有些哀怨的说道:“臣妾听说,那北清歌比臣妾还要美上三分,皇上以为呢?”

    北清歌!

    那张比烟花还要灿烂的容颜突然浮现脑海,蓝瑾城心底涌起些许说不出感觉。

    英眉微微蹙了一下,很快便展开,病没有回答凌莲的问题,反而调笑着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话落,抱着笑着一脸魅惑的凌莲走进了内室,不多时,房间内便传来羞人的喘息低吟声。

    夜幕袭来,华灯初上。北清歌望着明月姣姣,倾泻而下铺满整个皇宫,嘴角挂起淡淡的笑意。

    什么宠妃,什么荣华富贵,都见鬼去吧!她不稀罕这里的这一切,她会尽快的离开这里。但是,谁可以替她开拓她的疆域呢。

    突然,一张妖孽至极的脸映入脑海。

    纳兰风,就是你了!

    此时,正在花前月下饮酒的纳兰风打了喷嚏,他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谁在骂我。却不知,他被北清歌纳入自己的版图范围里。纳兰风也不曾想到,他为了北清歌舍下与蓝锦城多年的情义,追随北清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