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清歌被打

    更新时间:2016-12-05 19:58:20本章字数:2313字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半月已过,这日子北清歌过的倒也清净。

    清晨枝头的鸟儿啁啾的唱着清脆婉转的歌声。一夜好眠,此刻北清歌推来雕花的木窗,刹那间,温暖的阳光迎面扑来洒落在她的身上,说不出的惬意。

    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晨泥土之中夹杂的花香,玉容上展现一丝耀眼的笑容。

    这半个月,蓝瑾城再未出现。她即便不去想也知道,他在隐月阁殿中。难得她不用看见那张脸,不去想那些伤心的往事,不用绞尽脑汁的去隐藏自己。必须要加紧自己的行动了,离开这里。

    最初的心痛渐渐的习以为常,直到自己已经变得麻木,北清歌已然分清楚了,他不是楚清。庭院中青竹翠绿盎然,窗前的盛开着娇艳的花,一簇一簇紧密的排列着,争先恐后的夺取温暖的阳光。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北清歌见此美景,不由地脱口而出。

    初雪刚巧从屋外进来,听见她吟诗,不由得赞叹道:“贵人真是好文采,红杏枝头春意闹。唔,好,真好。”

    北清歌哑然失笑,什么都没有说。

    云初从外面进来,兴高采烈地说道:”小姐,我们去御花园看看如何?以前听人说,那里有很多奇珍异草,小姐我想看嘛。”撒娇的拽着北清歌的衣袖,苦苦的求道。

    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北清歌最终点了点头:“好吧。进宫这么久,我们还未好好看过宫内的美景。”

    不一会儿,三人便出现在御花园中。春风和煦,柔柔的扑在北清歌的脸颊上,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花香,说不出的惬意舒服。

    北清歌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花香,眼底深处染上迷醉。御花园虽然她来过一次,却已是半月以前,花开的不如现在这般灿烂。

    云初睁着铜铃般的眼睛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美景,而后像一只可爱的兔子左蹦蹦,又跳跳。一会儿摸摸粉红的花朵,一会儿闻闻紫色罗兰,眼底满是惊奇。初雪喜静,认识被云初所感染,嘴角难得露出会心的笑容。

    微风拂面,美景在前,北清歌也难得敞开心扉的一笑,回首一笑,黯淡了整园的花,看的云初和初雪微微一怔。

    不远处的碧波的湖水旁,顺着蜿蜒曲折的长廊,凌莲左手执着团扇,轻倚着廊柱,动作极其慵懒,娇媚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中划过一抹狠戾的厌恶。

    凌莲似一朵热烈的玫瑰,即使带着刺,也深深的吸引人们的注意。而北清歌更似雪山之巅的圣洁的白莲,让人不敢轻易的亵渎。

    一个绝美不食烟火,一个美艳妖艳无比。

    轻摇着手中的团扇,凌莲转身走出了长廊,朝着北清歌三人缓缓而去。

    玩意正兴的三人并未发现有人向着他们这边靠近,直到走近了北清歌才察觉到多了一人。

    当北清歌的晶莹的双眸落在那张妖娆的脸庞时,不由地一怔,很快又缓过神来,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谁。

    “你们真的很吵!”凌莲表情平淡,不悦地扫了北清歌一眼,心里万分震惊,脸上却无半点波澜。她不悦的语气如同一盆凉水扑灭了三人愉快的心情。

    眉头微蹙,未等北清歌开口,云初愤愤不平的上前说道:“这御花园这么大,怎么就吵到你了?”

    初雪面色一变,慌忙的拉了一下云初的袖子,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可惜一切都晚了,凌莲嘴角衔着笑,眼神依旧无半分波澜,忘了北清歌一眼,向云初走去,忽然抬去右手重重的扇在云初娇嫩的脸颊上。

    北清歌微怔,立即上前将愣住的云初拉倒自己的身后。凌莲见此并且罢手,而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没有丝毫犹豫,最后一巴掌精准的落在北清歌的脸上。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北清歌的脸上印着五根红色的指印。

    “一个小小的奴婢都管不了,当主子的也是个不安分的主。”收回手,凌莲表情依旧淡淡,说出的话更是冰冷。

    北清歌目光凛凛的射向了凌莲,不畏惧的与她对峙着。凌莲看到她的冷峭的目光时微微的打了个寒颤,瞬间又恢复了神色。

    “你…·”云初大急,正要理论,却被初雪大力拉了一把。而后对着凌莲行礼道:“奴婢初雪见过莲妃娘娘,清贵人刚刚入宫,尚不清楚宫中的规矩,所谓不知者无罪,还望娘娘恕罪。”

    凌莲似乎闻所未闻,眼脸中含着笑直直的望着北清歌,轻笑道:“哦?原来是清贵人。本宫替你教训不懂事的奴婢,清贵人不会怪本宫多事吧!”

    闻言,绝美的脸上绽放一抹盛气凌人的笑容,北清歌不卑不亢的说道:“奴婢?在娘娘眼中云初是卑微的侍女,而在本宫的眼中她只是我的妹妹。今日是我们冒犯了,还望莲妃莫要见怪。”

    凌莲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趾高气扬的北清歌,心中顿时升起一团怒火,却不好发作,眼中流出一丝残忍的狠戾,轻笑了一声,瞪了一眼她,径直的离开。

    此刻她有苦气也撒不出,若是让他人抓住话柄,恐怕她的日子也不会太平,只不过着借刀杀人的伎俩还是最为有用的,想到此,凌莲朱红的唇上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皇上痛恨北家的人,在她的眼中,得到后位唯一的障碍,只有柳如烟一人而已。

    直到凌莲的身影消失不见,初雪慌慌张张的拿出手绢轻轻的擦拭着北清歌的肤若凝脂的脸颊,蹙眉道:“贵人莫要放在心上,莲妃平日里盛气凌人惯了,皇上对此纵容万分,从未责罚过,所以……”

    推开她的手,北清歌的眼底升出一丝冰冷,目光飘向远方,淡淡地说道:“无妨!”

    话虽如此,她北清歌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哪怕是北卿扬也从未动过她一丝一毫,心中涌上些许的憎恨。今日她动了云初和自己,假以时日必定让凌莲十倍奉还,现在能做,只是忍耐而已。

    在宫中想要让她真心实意的卑躬屈膝,她,北清歌万万做不到!像凌莲嚣张跋扈的女子,即便她不手,恐怕想要让她消失的不只一人,她何不暗中坐山观虎斗呢。

    “小姐……”

    北清歌冲着云初摇了摇头,告诫她不要轻举妄动。

    云初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就连小姐都不曾打过她,若不是小姐进宫前万分嘱托,不要轻易泄露自己的底细,她早就一掌将凌莲打晕了。哎,她们何时才能离开这个深宫。

    由此一闹,三人顿时没了游玩的兴致,便回到的汀芷苑。

    北清歌不知道的是,刚才发生的一幕都已经落在了蓝瑾城的眼中。此刻他不禁地眯着凤眼打量着远去的北清歌的,想起那夜泪眼婆娑的她,心中升起一丝疑惑,她到底是怎样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