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诗魁大会

    更新时间:2016-12-06 13:18:49本章字数:2290字

    “对了,今夜是三年一度的诗魁大会,正好我手上的事情处理完成,我们便一同去瞧瞧热闹!”低沉撩人的嗓音缓缓的响起,纳兰风桃花眼望着椅子上翻阅账目的北清歌,眼底迸发出浓烈的光芒。

    “好,我们走吧!”闻言,北清歌点了点头,放下手上的账本,清澈的双眸中闪着灵动的光,不由地对着冲魁大会充满了一分期待。

    璀璨明亮的光轻柔的洒在北清歌青莲色的长袍之上,面容倾城,氤氲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

    “嗯!”放下手上厚重的账本,纳兰风翩然的站起身。世人皆知纳兰风风流成性,夜夜笙歌,终日流连烟花之地,却不知他放浪形骸的外表之下隐藏着惊人的实力。然而,他对世人的嗤笑声,从来一笑了之。

    “咔——”身后转动硕大的夜明珠,眼前豁然的出现了一条密道。

    “这弄情阁的机关设计的倒是巧妙,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北清歌走在兜兜转转的密道中,不多时便出现在三楼的雅间内,遂开口问道。

    “弄情阁的设计是出自青鸿沧之手,不过此人早已经去世多年,不得不称赞他是天下第一人!”纳兰风颇为感概的说道,妖娆的面容上浮起了钦佩之色。

    “天妒英才!真是可惜了!不然真想见见设计的本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北清歌惋惜的说道。

    “是啊,不过,庆幸的是他的孙子继承了他的衣钵,虽说年纪轻轻,但也不为说是一个人才,假以时日便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见她有些惋惜的口吻,纳兰风说道。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有机会让我见见那个孩子。”目光中流出一种爱才的光华,北清歌认真的额说道。

    “孩子?似乎你更像些”纳兰风嘴角微微的抽了抽,打趣道。

    “怎么不行啊!”北清歌狡黠的说道,清泉般的嗓音着实动人。若要将两世的年龄加在一起,恐怕她都比纳兰风还要大上很多。

    “行!行行!”纳兰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紫金的香炉中云烟袅袅,北清歌坐在三楼的雅阁中,对于下面的情景一目了然。

    楼下已经是座无虚席,风姿卓越的青年面色上带着兴奋,装扮华丽的女子脸颊上飘着绯红,今夜弄情阁实在是热闹非凡。

    楼下中央已经放置圆形的高台,正上方挂着一盏暖色的琉璃水晶吊灯,周围挂满了淡粉色的轻纱,淡淡的光晕洒在上面,仿佛清晨花瓣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流光。

    轻柔的微风拂动着落地的轻纱,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芬香。

    不远处的珠帘后面,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稳条不乱的提笔描眉,点绛朱唇,略施粉黛。

    灯影晃动,人影摇曳。风姿卓错,余音袅袅。

    楼内,熙熙攘攘。 楼外,门庭若市。

    “这弄情阁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热闹啊?”一个身着浅灰色衣衫看上去有些想书童,他目光疑惑的朝着络绎不绝的弄情阁里张望,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看小哥便是外地人,这弄情阁可是我们帝都最为出名的地方,今日更是三年一度的诗魁大会的举行,这里自然是热闹啦!”一个摇着折扇的自认为风流的公子哥模样的男子,缓缓的解释道。

    “听上去好像很有意思!要不要去叫主子一起去看看呢?”他的惊讶的说道,目光落在不远处站在桃花树下的英俊非凡,气宇轩昂的男子身上。

    花瓣纷飞,香气萦绕,微风亲吻着他完美的轮廓。亚麻色的长发披散而下,灯影交错,闪烁着流彩,哪怕是阳光辗转在他的身上,也及不上他的耀眼光芒。

    颀长的身材,一袭玄青色的长袍,领口和袖口处用金丝绣成,长袍上用银丝刺绣而成的云状纹络。腰间一条羊脂白玉窜成的腰带,系着一条长长的银线流苏,一柄碧绿的玉笛别在腰间。脚下踩着一双金丝绣成的长靴,整个人浑身透漏着辉煌的贵气与天生的皇者之气。

    刚毅的面庞略带着一丝的冷峻,那张万人瞩目的脸深深的吸引着人的眼球,此刻已经有不少的女子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眉峰如岚,浓密的睫毛下一双褐色的瞳眸,仿佛天然而成散发着流光溢彩的宝石,惑人心魄。

    高挺的鼻梁之下,玫瑰色的双唇上,恰似雨后绽放的第一朵鲜花,娇艳欲滴。微微向上扬起,带着几分狂野的美感。这样宛如神邸的男人身上隐隐中带着嗜血的杀气,让人只敢远远的观望,却不敢上前靠近一步。

    “主子,要不我们也进去看看!”娃娃脸上浮起一抹期待,缓缓地走到那男子的身边,恭敬的问道。

    ‘不必了!白华,我们还是走吧!“说话的男子显然对此没有丝毫的兴趣,就在他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一辆华丽的马车闯进了他的视线,让他停止了脚步。

    紧接着只见一位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子掀开了车帘,娇小的玉足踏出了马车。白皙的脸上浮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鹅黄的千层水裙,随着她款款的走动而摆动。怀中抱着上好的琵琶,朝着弄情阁中走进。

    这个女子,正是西陵国的公主云瑶!”

    “主子,那不是公主吗?”白华直直的盯着云瑶的背影,小声的在他的耳畔说道。

    男子眼眸中滑过一抹深思,然后随着人流缓缓的走进了弄情阁。

    “主子,那个不是云瑶小姐吗?”

    白华直直的盯着云瑶的背影,连忙开口说道。

    钟鼓骤起,丝竹绕耳。

    一道清俊的身影出现在高台之上,脸上充满了书卷之气,嘴角浮起温文儒雅的微笑。一袭海水蓝的长袍,衬托出他的几分孤芳傲然。

    “他是?”坐在雅间中,北清歌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楼下。

    “真是孤陋寡闻!竟然连风卓溪都不知道,而且他是你外公的关门弟子。”淡淡地瞥了一眼北清歌,将剥开的葡萄扔进嘴里,妖娆一笑,缓缓地说道。

    “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北清歌吃着手中的水果,动听的嗓音如泉水般流淌而出。

    “咦?西陵公主竟然也来了!”如鹰的目光紧紧的锁住云瑶,纳兰风语气中带着几分惊讶。她若是来了,那云帝是不是也来了呢。

    “在下风卓溪,诗魁大会的主持!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参加弄情阁的盛会!规矩与往届相同,每人限购买十颗琉璃珠,得到最多者为胜者,自然是夺魁之人!胜者,自然可以得到皇上的赏赐!”风卓溪清朗的嗓音清晰的落入别人的耳中。

    他的话如雷霆般落下,让人们浑身一震。眼底纷纷浮起一抹贪婪之色。若是可以得到皇上的赏赐,那荣华富贵岂不是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