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西陵云帝

    更新时间:2016-12-06 13:19:09本章字数:2355字

    “琉璃珠?”北清歌看着场中的人狂热的朝着一处涌去,不禁地好奇的问道。

    “琉璃珠是我们无意间在一处山上得来的,外界是无法仿制的!且每一个珠子价值不菲,想要支持者赢得胜利,自然想法设法的得到更多。然限购是为了公平!”纳兰风走到栏杆前,慵懒的趴在上面,桃花眼朝着下面望去。见到许多人正在抢购琉璃珠,嫣红的唇畔上漾起一抹痞痞的笑容。手中拿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琉璃珠,转身递给了北清歌。

    “噗——”当视线落在掌心的琉璃珠上时,北清歌华丽丽的笑喷了!纳兰风这家伙实在太黑了,这明明是一颗普通的玻璃珠,明明是抢劫!不过,哪怕是这样,蜂拥抢购的人依旧很多。

    所谓的公平,根本就不存在!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有强大背景的人才能在这样的乱世中生存下去,反而那些穷苦的人永远受到权贵的压迫。不过,这些人买的越多,她赚的财富便数不胜数,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随着大会的开始,楼下的气氛立即沸腾了。俊男靓女陆续的登台卖力的表演,提笔赋诗,泼墨作画,或是弹琴吟唱,才华横飞。

    有些人看的津津有味,有些人表情恹恹。

    门口来凑热闹的百姓拥挤在弄情阁的门口,伸着头朝着门里张望着。而弄情阁中更是棚壁满座,其中少不了城中的达官显贵。

    “刚刚上去表演的女子,可谓是多才多艺,实属难得。而且,她们的谈吐举止并不像寻常百姓家的闺秀。这些人是你故意安排的吧!而在她们中间必有夺魁之人!”眼角带着似笑非笑望着纳兰风,北清歌就不相信纳兰风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这夺魁之人必定出自弄情阁,这一举不止另弄情阁声名大噪。且还能得到皇上的赏赐,以他的精明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让给别人。

    “这你都看出来了,你这双眼睛还真够是犀利!”

    “呵呵,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纳兰风颇为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的心思竟然如此缜密。这些人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她们几人不仅样貌出众,且各是身怀才艺。

    “其中三位已经上台了,就差雪夙了。雪夙是四人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这是她们第一次登台亮相,更是安排雪夙压轴,不出意外她定会夺魁!”纳兰风妖娆的轮廓上漾着势在必得的笑容,语气中对自己的安排的人十分满意。

    台上的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叫好声此起彼伏,北清歌那双清澈的双眸也落在台上,身子慵懒的倚在栏杆上,嘴角衔着一抹玩味儿笑容。

    “庸脂俗粉,酸儒书生!真是无趣!”说话之人慵懒的倚在重金包下的雅间中,褐色的凤眸无趣的扫了一眼楼下的表演,玫瑰色纯白呢略带着不屑的笑痕,眼中似带着几分不耐烦。

    “皇上,既然公主在此,定然会表演的,且稍安勿躁!”白华的唇边勾起一抹苦笑,对于主子的阴晴不定,他也是无可奈何啊。

    没错,这个浑身透着慵懒之气的男子正是西陵国的皇帝,云澈。他是一个传说,不仅能文善武,通晓文理,且是一位知人善用的明君。西陵国在他的手上已然变成不容他国小觑的对象。

    “陛下,长公主既然在此,肯定是会表演的,稍安勿躁啊!”白华苦笑的说道,对于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子,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堂堂的已过公主,竟然在此抛头露面成何体统,看她回去我怎么收拾她!”云澈双眸中滑过一抹冷然,语气低到了极点,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子。

    “哎!皇上息怒啊!公主做事素来鲁莽,她的爱玩的性子一时半会恐怕是改不来的!”白华望着云澈无奈的说道,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冰冷的气息,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叮咚——”

    编钟声传来,让原本嘈杂的弄情阁瞬间安静下来,人们秉着呼吸,双眸直直的望着高台上出现的女子。只见男子的眼中皆出现了惊艳火热的目光,心中浮起了猎艳的想法。

    众人的目光追随着女子的动作,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只见那女人退去身上清纯的装束,一件无袖的拖地长裙映入人们的眼帘。裙摆上熠熠生辉的宝石,在灯盏下闪烁着流光溢彩,霎那间,云瑶便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此刻,她仿佛魅惑苍生的妖姬,眨眼间透着风情万种,举手间生出千娇百媚。

    三千青丝毫无束缚的及在腰间,随着她的走动盈盈摆动。两条柳叶眉间用朱砂描磨出一朵盛开的芙蓉,白皙无暇的面容上画着艳丽无双的妆容,眼角微微翘起,甚是勾人魂魄。

    白皙的细指在弦上轻轻拨动,势如破竹的琵琶音点亮了人们的眸光。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句话形容最为贴切。

    一时间,整个弄情阁传来抑扬顿挫的琵琶声,那宛如仙境的曲调自她飞舞的指尖飘逸而出。细指冷冰弦,曲声撼人心。低眉浅笑间,信手勾人来。娓娓动听的曲调让人们陷入一种宛如仙境的境地,沉迷于醉生梦死的梦境。

    激情澎拜的曲子伴随着舞女摇摆的纤细的腰肢,那画面深深的攥去人们的眼球。

    一曲中,震耳欲聋的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弄情阁。

    女子妖娆的脸上露出一抹楚楚动人的笑,迷惑了头昏脑热的男人。

    “皇上,不得不说,公主的这一手琵琶,恐怕无人能及!这一次。定能夺魁!”白华虽然心中不喜欢这位公主,但是难得眼中浮起一抹赞叹。

    “哼!雕虫小技罢了!”云澈的唇瓣漾着冷笑,要早知道她为了学好琵琶,不知道已经砍下多少乐师的头颅。

    “哎呀!完了完了!这妖女实在太厉害了!雪夙恐怕不是她的对手,这可怎么办才好?”回过神来的纳兰风,一拍大腿,焦急的在雅间中走来走去,气的咬牙切齿。可是,无论怎样云瑶都胜雪夙一筹,恐怕这次他们输定了!

    “你的意外出现了吧!”北清歌眼中含着笑,火上浇油的打趣道。

    “哎呀!我说小清儿,你就别火上添油了,赶快想想办法啊!若是她夺魁了,一定会要求皇上为她赐婚,那时,哭的人便是你了!”纳兰风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焦急一扫而光,唇上漾着痞痞的笑。

    “关我什么事啊!”看见他的毛骨悚然的笑容,北清歌下意识的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

    “这回比不知道了吧!她呀,可是喜欢瑾城呢,你看瑾城就在那边。”纳兰风指了指蓝瑾城所在的地方,北清歌顺着他指的的方向一望,清澈的眸光陡然变了色。

    “哦!”北清歌唇边浮起一抹危险的笑容,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杯盏,眼睛看向坐在角落里喝茶的蓝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