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准备赴宴

    更新时间:2016-12-08 14:08:04本章字数:2513字

    金色的阳光斜斜的透过窗子射进来,偌大的房内变得明亮起来。

    清澈的眸光中映着青松翠竹,北清歌的脸上爬上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姐——小姐——你有没有事情啊!”云初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满脸的慌张。

    “傻丫头——”清歌看着一脸为自己担忧地云初,心底涌上一抹温暖,安慰她道:“我没事。”

    “小姐,你没事就好。你可不知道,皇上气势冲冲的来到汀芷苑,见你不在,便勃然大怒。询问的去处,我怎么能说你出宫。”云初一脸惆怅的说道。

    “你们怎么样?有没有被责罚?”一双凤眸不停地打量着两个人,北清歌见两人身上没有伤痕,眼底才缓和了几分柔色。

    “没有,皇上只是让我们去打扫书房而已!”云初清脆的声音缓缓的落下来,感觉到小姐的关心,唇边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初雪的心底也涌上了一份感动,从未有过一个主子这么关心她,暗暗的告诉自己,她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主子。

    “云初,初雪,没有人敢伤害我们。遇佛杀佛,遇神杀神!”北清歌一字一句的沉声的说道,身上散发着强势的气势。那股令人害怕的气息,让云初和初雪不由地身体一颤。

    北清歌目光悠长,看向远方。她相信,不久之后定会离开这宫闱,不为之所困。谁又能料到,她北清歌再次爱上了那个男人,伤痕累累后,离开了。

    “小姐,皇上让你参加晚上的家宴。”云初转述着蓝瑾城的话,心中不由地带着几分的担忧。

    “让初雪来为我梳妆!”北清歌思索了片刻,坐到床边,抬头看着天空。

    “小姐的神色看上去好多了!对了,今日小姐要参加盛会,要穿哪一套衣裳呢?”

    云初明亮的大眼睛中亮起了喜悦的光芒,亲昵地拉着她的手,轻轻晃了晃。

    “初雪,你去挑选一套吧!云初,准备一些热水,我想沐浴!”

    北清歌想起刚刚被蓝瑾城碰过,浑身都不自在,身上也感觉很不舒服。

    “是,小姐!”

    初雪与云初动作利索的各自准备,没有多久就烧好水,放入了浴桶之中。北清歌沐浴梳洗了一番,将昨夜洗髓伐经染上的杂质,清洗干净。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起来,肌肤莹润如玉,给人一种越发艳丽的视觉冲击。

    看似若柳扶风的北清歌,然而,谁又知道她柔媚中所带着几分傲然的倔强!

    初雪取了一件粉色如桃的玫瑰织锦云裳,静立在一旁。

    微风徐徐的从微敞开的窗户吹拂进来。淡紫色的菱纱在风中飘荡,透着金色的阳光,房间中多了几分如仙境一般。云初折了一束粉嫩的花瓣,摆放在彩釉青瓷花瓶中,放置在她的床案上。室内飘荡着淡淡的清香,叫人心旷神怡!

    流金的梳妆台上乌木镶银的首饰盒中,一件件精美的首饰整齐化一的摆放在里面。匠心独运,材质上成,每拿出一件都是极品!

    待到北清歌沐浴完毕,换上玫瑰织锦云裳,透过屏风隐约可见佳人窈窕的倩影。裙摆如灿霞似在云里雾里散开而来。端坐在梳妆案前,点绛朱唇,淡描青黛,任由初雪纤纤素手执着雕花的桃梳,三千青丝在十指间盘出复杂的发髻。

    看着梳妆完毕的北清歌,云初和初雪眼中满是惊艳,两人呆楞的沉醉在她的风华绝代中。

    原本倾城倾国的容颜上敷上淡淡的几分薄粉,越发的衬托出北清歌娇媚撩人的风姿。仿佛是一株致命的罂粟花,浑身散发着深深的吸引力。艳若桃李的面容上,明眸皓齿,秋翦如波。粉嫩的薄唇,泛着诱人的色泽,十分惹人怜爱!

    发髻间佩戴着紫色宝石的蝶饰,下面坠着长长的珍珠流苏。耳边点缀着火红的莲花坠,让她小巧玲珑的耳朵越发好看。

    金色的衣襟领袖上绣着银丝滚边的花纹,上面镶嵌着一排粉色的珍珠。北清歌的玉臂上挽上一条淡紫色的长纱。婉约典雅的美似梦幻仙境中的精灵一般。只需一眼,便足以忘记世间的种种烦恼忧愁。

    “你姐——你实在是太美!”云初目瞪口呆的赞叹道,眼中扑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北清歌,怎么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贵人,本是天生丽质,即便是淡妆也夺人眼球!”初雪微微一笑,伸出纤纤玉手整了整她的衣裳。

    “怎么还没好?这个女人究竟在干什么呢?”刚刚下朝回来的蓝瑾城站在门口,游戏不耐烦的朝着汀芷苑的门口忘了一眼,埋怨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话到了唇边便戛然而止。

    看着眼前一袭盛装装扮的北清歌,濯黑的深眸黯然了几分,优雅脱俗,那高贵的气质,宛如雪山之上盛开的白莲,静静的绽放着,她的美丽不容忽视!

    “皇上,走吧!”北清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目光中毫无波澜。拖着坠地的灿霞裙裾,款款的迈着莲步。

    “走吧!”蓝瑾城冷冷的嗓音落下,如鹰般锐利的眸光中映着她纤细若柳的身影深深的刻在眼底。那是一种追逐猎物般危险的双眸,熊火纵生,似乎要将她湮灭在深邃不见底的瞳眸之中。

    两人离开汀芷苑,榻上前往后花园的龙撵。沿途上,宫中的人是不是将若有似无的目光落在北清歌身上。有的羡慕,有的暗骂,有的抱着看戏的态度。

    见此,北清歌轻轻的阖上自己的一双美目,安静地坐在龙撵的另一侧。而对一旁的蓝瑾城的存在,视若无睹。

    蓝瑾城心底不由地生出一股无名的火来,但他原本话就不多,两人在龙撵上也是相对无言。然而,北清歌早就在心中将这个酷似楚清的男人,在心中问候了八百遍了!

    “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侧的守卫整齐划一的单膝下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震耳欲聋的声音,让闭目养神的北清歌下意识的睁开清澈如溪的双眸。透过龙撵上的窗纱,外面的情形能清晰的映入眼帘。只是她每想到,身旁的男人竟会如此受到尊敬!

    “免礼!”蓝瑾城低沉的嗓音缓缓的落下。

    蓝瑾城掀开帘子,动作敏捷的跃下龙撵。眉宇一挑,他看向北清歌的目光多了一层深意,却伸出手想要扶她下来。

    “下来吧!”

    “我还没有那么娇弱!”北清歌淡淡的看着他伸来的手,唇边漾着一抹笑容。玉足轻点,动作轻盈优雅的落在地上,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瞬间绽放。看的众人呆愣,没想到看似柔弱的女子,身手竟会如此了得!

    薄唇忽然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蓝瑾城的深邃的眼中悄悄的染上一抹温柔,哪怕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正要牵起北清歌的纤纤玉手,就听到前来禀报消息内室尖锐的嗓音。

    “皇上,八百里加急的前线情报,众臣在议事厅等您拿主意!”内室悄悄的打量了北清歌一眼,其中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议事厅岂是一个妇道之人可以前去的地方。

    “你就在这等朕回来!墨琛,你守在这里!”眉头轻轻一蹙,虽然心中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担忧。但,瞥见一旁脸上带着淡笑的北清歌,他凝重的向身边的墨琛叮嘱道,然后随着内室前往议事厅急促而去。

    蓝瑾城点了点头,正欲牵过北清歌的手,就听到前来禀报的内侍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