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柳后毒计

    更新时间:2016-12-08 14:08:24本章字数:2420字

    “呦!这女人我不是新入宫的清贵人嘛!长得也不过如此!”一声尖锐不和谐的声音突兀的响彻而起。

    面色一沉,北清歌偏头看见莺莺燕燕簇拥着一个雍容华贵的风韵的女人,在她的凤眸中捕捉到一丝精光。不禁唇边漾起一抹玩味的笑痕,清澈的眸底流露出盛世华彩。

    目光转向那个说话嚣张跋扈的女子,丹凤眼中爆射出挑衅的光芒,北清歌感受到那几个女人对自己生出的那股强烈的敌意,婉转的嗓音飘逸而出:“她们是谁啊?”

    “启禀贵人,她是臻妃,皇上陛下的宠妃之一。”墨琛抱拳现在她的身侧,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清晰的落下。

    闻言,纯畔勾勒出一抹妖冶的风华绝代,北清歌风轻云淡的看着嚣张跋扈的甄妃,如潺潺流溪的嗓音飘逸出樱红色的唇:“甄妃是吧?我长得如何你管的着吗?若是长了你那个模样,才叫人恨不得回娘胎里再来一次!”

    众人闻言脚下齐齐一阵踉跄,不由地睁大眼睛看着巧笑嫣兮的北清歌,轻柔的语气却带着凌然的杀气!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她敢不敢在猖狂一些!

    “不要脸的女人!凭着一张狐媚的脸,到处勾三搭四,招摇撞骗!”一听,甄妃的眼底生气一抹怒火,咬牙切齿的指着北清歌怒骂道。双手掐着腰,挺着胸,起伏间,好一个雄伟壮观!

    我认为世间有两种人能吸引人们的注意!一种是特别漂亮的,另一种嘛?自然就是你喽!媚眼一挑,北清歌轻描淡写的说道,如和煦的春风缓缓地拂过。

    “你-你-”甄妃一张脸都扭曲了,一顾闷气憋在胸口。身侧的贴身侍女连忙上前替她顺气。

    “放肆!你个贱人,竟然这样对待甄妃姐姐说话!”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出来,指着北清歌怒骂道。

    “呵呵!那有怎样!”婉转动听的嗓音中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在场的人浑身一颤,北清歌清冷嗯目光另那个巴结的女人不禁的向后退了几步。

    呵呵!想要找茬!也不看看自己的对象是谁!若不给她们几分颜色看看,真拿她当病猫不成!

    甄妃见北清歌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嚣张跋扈的厉声道:“看谁能笑到最后!”

    “输得只会是你而已!”粉嫩的唇上漾着势在必得的笑,北清歌清澈双眸中满是不屑。

    “你!清贵人真是会说笑!”甄妃的眼底越发的阴沉,涂着鲜红涂蔻的手指嵌入手心中。

    北卿扬目光深沉的望着眼前的绽放风华的女儿,眼底爬上一抹疑惑。难道她是与生俱来的聪慧,不然那场对奕如此精彩决绝。他错过了什么,竟然忽略了她的存在,若是早些发现,是不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呢。

    蓝瑾城看着甄妃一脸恨不得将北清歌生吞活剥的模样,眉宇轻轻一蹙。这女人若是疯狂起来实在是可怕!不过,甄妃真是胸大无脑,分不清楚这是什么场合吗?余光瞥向淡笑如菊的女子,性感的薄唇浮起一抹浅笑。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柳如烟眼中浮起一丝嘲讽,心底暗骂甄妃没有头脑,说话时的语气却是十分得体,没有丝毫的偏差。

    容貌如竹淡雅的,眉黛如岚,杏眸潋艳。淡定自若的表情上带着浅浅的笑,眼底闪过一丝深藏的心机让人不寒而栗。金丝绣成的凤袍之上爬满了复杂的纹络,盈盈一握的蛮腰。繁重的凤冠,缀着硕大圆润的珍珠,鬓发之上插着金色的头饰。

    北清歌好奇地扫过她那纤细的脖颈一眼,她是哪来的力量竟然能撑起那么重的脑袋?

    “甄芙,参见皇后娘娘!”甄妃微微一惊,慌乱眼中划过一丝忿忿不平。

    “妹妹,难得见到你,可与姐姐到处走走?”并不理会甄妃,柳如烟胭脂厚重的脸上不动声色浮现一抹笑容,那假的笑容跟真的有的一拼!

    忽而,北清歌觉得这样装模作样的柳如烟如此可笑,她也笑出了声。

    “妹妹难得见到你,就让姐姐带妹妹到处走走吧!”皇后柳如烟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假的跟真的似的!

    “难道妹妹不领情?”

    “皇后,不要妹妹的叫着。我记得我娘只有一个女儿,那便是我!”北清歌无害的笑着,却不动声色与她拉开距离。那张脂粉堆积的脸上带着虚伪的假笑,眼中笑里藏刀,刀刀逼人的模样。心中就忍不住想要研究一把,这张脸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呵呵呵呵,清贵人果然是与众不同啊!”柳如烟干笑了几声,强压心中升起的怒火,嘴角微微勾起。凤袍下的手指,紧紧的握着手中一张纸条。

    “清妹妹,可是赏脸?

    “既然皇后如此诚心相邀,那清歌就却之不恭了!”北清歌淡淡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她们想要做什么?

    与其面对一对聒噪的女人们,还不如会会这隐晦莫测的皇后!

    墨琛见状脸上浮起一抹忧色,欲要随行保护。

    “墨琛,后宫男子不宜入内,就请在此等候吧!否则,岂不是要让皇上蒙上管下不严的罪名!”柳如烟朱唇一动,脸上带着愠怒挥了挥手,语气中带着几分威胁。

    “娘娘所言甚是!”墨琛面色一沉,顾及于此,无奈的退下。看着两人的身影渐远,招来一个内逝,让他立刻前去禀报皇上!

    北清歌随着柳如烟朝着御花园的深处缓缓地走去,一圆美景,美不胜收!

    不知不觉中柳如烟已经褪去了身边的宫女,与北清歌继续向着曲径通幽的小径走去。路上的守卫越来越少。

    玉栏朱婷秀山水,碧池庭轩水榭处。

    走过曲折长廊,便看见一条曲径通幽处的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景色闯进自己的眼帘。淡雅的馨香在空气中飘荡。

    “遭了!本宫的玉坠好像掉在来时的路上了。那玉坠是我的贴身之物,妹妹先行一步。待姐姐寻回在于你汇合!”柳如烟的脸上浮上一抹焦急,似乎那东西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

    北清歌的唇畔漾着一抹笑容,她自然没有错过她眼中划过的冷寒:“无妨!皇后去吧!”没有放过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心中已经了然。

    玉坠?

    还真是说谎都不带脸红的!这女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她刚刚一直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却不曾看见她丢什么东西!朝着深处走去,

    看着她走出自己的视线,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北清歌没有感觉到身边暗涌的杀气。目光飘向小径的尽头。既然来了何不好好的欣赏这里的美景。似乎这个地方极其的隐秘,而且一不小心走错一步便会葬送自己的性命!若不是自己熟通五行八卦,又怎么安然的站在这里。

    抬眸看向曲径通幽处,北清歌嘴角微微翘起,莲步款款而去。

    穿过小径,眼前豁然开朗。

    波光粼粼的湖面跃然于眼帘,在眼底悠悠荡荡开来。北清歌的心里涌上一用惊喜,全然不知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半月湖是整个皇宫中的禁地。

    这里除了国师以外,从未见过有人能活着出来。

    任何擅入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