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薛氏太后

    更新时间:2016-12-09 17:39:07本章字数:2657字

    柳如烟和臻妃闻言,眼底浮现一抹浓浓的恨意毫不避讳的落在北清歌淡笑如媚的脸上。

    她敢不敢在无耻一点?若是她早出来一步,她们何必受到皇上的责骂和踢打!现在倒好,她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笑靥如花。她们二人却白白的挨了巴掌,遭了踹!

    “呀,皇后娘娘这脸是怎么了?不会是找金步摇的时候摔倒了吧!瞧瞧这张漂亮的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抻了个懒腰,北清歌莲步款款的走上前去,眸光中染上一丝惊讶,眼底却赫然的写着揶揄的笑意。这个女人真是一只恶毒的人,明明想要害死自己,竟然装作这般的无辜!蓝瑾城的一巴掌已经是便宜她了,若是自己,她早就死无全尸了!

    “呵呵,清贵人真是好眼力!让你笑话了!”柳如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看上去有些狰狞,于是乘着她的话结了下去。若是此事传利出去,她还怎么在后宫之中立足。此刻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说,过后让在场的宫婢内室们消失的干干静静便可!

    “哎,皇后真是太不小心了!”眨着灵动的双眸,北清歌似乎没有见到她越加阴霾的面容。反正她已经将自己列入敌营,自己又何必给她留有余地呢?

    “爱妃,怎么可以在地上睡着了?若是着了风寒,朕可是要心疼了!”濯黑的凤眸中一亮,蓝瑾城关切轻柔的话缓缓地落下。手指摘下她身上的树叶,那如视珍宝的模样不禁让围观的人瞠目结舌。

    “臣妾能得到皇上的怜爱,真是受宠若惊!”长长的睫羽微微一颤,脸颊上浮起一抹嫣然的笑意。既然是演戏,她又怎么能拂了他的意,何不二人在众人面前上演恩爱的戏码。

    “爱妃,何必妄自菲薄!你当真不清楚在朕的心中是和地位吗?难道还要让亲自说出来不可吗?”蓝瑾城见她如此默契的配合心底似乎有一只羽毛轻轻的搔痒着,嘴角上也难得的浮现一抹笑意。

    “真是的!这话怎么当着这么多的面说出来!人家怎么好意思呢?”话落,脸颊上染上一抹绯红,北清歌害羞般的扑进蓝瑾城的怀中,借着他身体的遮挡,纤细的手在他的腰际重重一拧,那不客气的力道,险些让他找阎王爷喝酒去了!

    “爱妃所言极是!是朕的的不是。”蓝瑾城疼的眉头微挑,俊美的面容上却摆着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心中腹诽到,这女人下手实在是太狠了!不过在言语上占了她几分便宜,她便风云变幻莫测。

    他这么做给她树敌不少。倘若此番众人知道她十分得宠,此番必定成为众嫔妃攻击的对象!看来日后在这宫中行事必定要十万分的小心!

    “天啊!这还是皇兄吗?不会今天他吃错药了吧?”漓王蓝洛漓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吃惊的说道,顺手重重地拍在贤王蓝贤岑的肩膀一下,疼的他直接倒抽凉气!

    “三哥,你这是要谋杀吗?我是你亲弟弟啊,下手还这么重!”贤王蓝贤岑幽怨的瞪了他一眼,揉了揉疼痛的肩膀。

    “哎呦,我这不是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证明一下,若是疼自然就不是梦了!”漓王嘴角勾勒着一抹迷刹万千少女的笑痕,目光紧紧的锁住阳光下笑的明媚的女子,只见她的清澈的双眸中透着些许的狡黠精光。竟然让稳重如山的皇兄也会抓狂!今日果然没有白白进宫,不然绝对会错过这场好戏!

    “你……”贤王无语的的瞪了一眼蓝贤岑,平静的目光也落在巧笑嫣兮的绝世女子身上,那灵动的双眸,清泉如溅的嗓音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

    “这女人真是不知廉耻!”臻妃在宫女的搀扶下才站的稳,见到两人郎情妾意的模样,胸中怒火焚烧。头上的朱钗在风中摆动。原本明媚的脸也在嫉妒中扭曲,眼底显现着不着痕迹的恨意。

    柳如烟愤愤不平的咬着唇瓣,心北清歌中自知眼前的并没有这么简单。即便此次逃过这一劫,但刚刚的一幕,她早已经成为众矢之失。更何况,在她的眼中,只有凌莲自始至终才是自己最大的劲敌。

    “走吧!”蓝瑾城的嗓音已经恢复到了往常的温度,深邃的瞳眸中蕴含着一抹复杂的情绪。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几分的探究,他并不认为她会在这里睡着。并且刚刚宫婢们已经搜寻过此处。只能说明她曾经进入禁地,而且,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明轩怎么会让她安然无恙的出来呢?难道明轩也会动恻隐之心,不,不会的。凤明轩妖魅儒雅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嗜血的性子,又怎会放她出来。难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但,有一点肯定,当北清歌平安无事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的那一刻,他心中不快一扫而空,心情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好了起来。

    “三哥,我们快跟上去,一定有热闹可看!这个北清歌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千万不要错过好戏!”漓王见他们离开,顺手扯了扯贤王的衣袖,迫不及待的先孤傲追上去。深邃的眼底簇着一抹莫名的兴奋,这么多年终于见到一个能让皇兄抓狂的女人。

    “嗯,我也有同样的预感!”贤王一手托着腮,附和着点了点头,摇着折扇,随着漓王的脚步一同朝着他们而去。

    “呵呵,那还等什么!快点!”

    “看来皇兄是娶到宝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众人之后的不远处喋喋不休的谈论着,此刻哪还有一丝一毫皇亲国戚的样子,分明大街上唾沫横飞的长舌妇一般。

    走过九曲长廊,穿过姹紫嫣红的花园,蓝瑾城携着众人缓缓的走进了温馨雅致的庭院。

    然而,当他踏进的那一刻起,蓝瑾城嘴角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眼底浮起一抹愠怒之色。庭院中已经站满了大小官员拥簇着雍容华贵的太后,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

    漓王和贤王见到眼前的一幕,相视一眼,不禁觉得有些无奈。恐怕今日蕴藏着一场明争暗斗的戏码,这也是身为皇家之人的悲哀。太后一直攥着朝中重臣的把柄,牵制着蓝瑾城的一举一动。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内室尖锐的嗓音响起,所有官员的目光都聚集在蓝瑾城的身上,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北清歌的容貌是否如市井传言的那般美若天仙。

    北清歌仿佛对看来的目光熟视无睹,粉嫩的嘴角处衔着一抹傲然的笑容。加速了脚步,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挽着蓝瑾城的手臂,缓缓的走在红色的锦缎毯上。

    肤如凝脂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一抹诱人的光泽,清澈的瞳眸中充满了自信耀眼的光芒。迷人的微笑生生摄取了众人的视线,哪怕是一秒都舍不得移开。绝世的风华,纷飞着醉人的微笑,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在其中。

    即便是太后看到北清歌的刹那间,也微微失神,被她身上所散发的光芒所吸引。

    柳如烟见此,带着笑意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人察觉狠戾。

    “清歌,过来让哀家瞧瞧!”太后的脸上已然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只是眼中一片冰冷。

    触及到她眼中的寒意,北清歌的心中一片翻江倒海,这皇宫中的人为何都这般令人作呕。若是不喜欢,何必这般装作熟知、

    “嗯,北卿家,这孩子真是标志至极。”太后微笑的赞赏道。

    “臣,谢太后夸赞!”北卿扬脸上带着淡笑的,清朗的声音响起。

    北清歌听到熟悉的声音,嘴角勾勒出一抹似有若无的讥讽的笑痕。对于太后的夸赞闻所未闻一般,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

    太后一直笑着称叹着,下面的大臣也随之附和着,看上去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