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咄咄逼人

    更新时间:2016-12-10 18:21:53本章字数:2377字

    明艳动人的北清歌慵懒的坐着,顿时让她身旁的盖上三成粉黛的中嫔妃们黯然失色,愈加显得是庸脂俗粉罢了。

    太后高高的丹凤眼打量着下方,浓重墨彩的妆容让她看上去愈发的风韵犹存。精明的瞳眸扫到北清歌的面容时停顿片刻,戒指上的珠宝在阳光异常璀璨夺目。

    能够在暗流涌动的后宫之中登上太后的位置,足以见得她绝不是省油的灯!北清歌自是明白在皇宫中的险恶,微微蹙了下眉,嘴角上依旧漾着迷人的微笑。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

    “免礼!”冰冷的声音不掺杂半分多余的感情,蓝瑾城的余光扫到嘴角带笑的太后。眼底蕴含着一抹阴霾,对于太后他没有一丝好感,他也只不过是她谋权的工具。然而,他在这险境重重中生存了下来,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

    “清歌参加太后!”北清歌不卑不亢的嗓音如清泉般的自樱红的薄唇中飘逸而出,婉转悦耳,轻轻的撩拨着众人心底的那根弦。清澈的目光不留痕迹的扫过在场的人。

    “块块免礼!”太后毫不加掩饰的流露着喜欢之意,但,有几分真心,恐怕只有她自己最为清楚。

    柳如烟雍容华贵的面容上毫无波澜,凤眸中流露着一抹精光落在了北清歌毫无瑕疵的面容上,心底恨不得将这张蛊惑人心的脸毁了。

    坐在她身侧的臻妃咬牙切齿的望着巧笑嫣兮的北清歌,目光中充满了怨恨。本以为一个凌莲便让她费劲心神了,如今又出现了北清歌,恐怕皇上更不会想起她。若是再让她得了宠去,这后宫之中怎还会有她的地位?

    “早就听闻右相之女北清婉已经冒昧无双了,没想到婉妃的这位妹妹更是貌若如仙,恐怕就连莲妃一稍逊一筹!”说这话时,柳如烟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凌莲的身上,然后捕捉到蓝瑾城俊颜上微小的变化,唇瓣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皇后姐姐谬赞了!妹妹有这般的容貌,身为姐姐自是替她高兴!”北清婉压抑着心底的不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若不是自己不能生育,又怎么会?

    柳如烟讪讪一笑,目光不经意间的扫到北清歌的脸上,不再言语。

    “北丞相不就一个女儿吗?何时又多了一个?”

    “小声点!你忘记江之涣之女江涣锦了吗?这是她的女儿!”

    “啊——”

    “天妒红颜!”

    “右相,真的有此事.”有个不知死活的官员竟然去问北卿扬。

    北卿扬自清歌出世就不曾照料她,有怎么会不知自家小女是无才之人。但在众官员面前有怎么可能承认。

    “……”

    众臣闻言议论纷纷起来,探究的目光聚焦在北清歌的身上,却不见她有丝毫的慌张,脸上始终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蓝瑾城不由地赞叹她的大方得体,不为不惧的胆量。

    “竟然清贵人是才高八斗的右相之女,而婉妃已是文采斐然,那清贵人自然更不在话下!今日可否能让满朝文武见识一下?”长着国字脸的男人明朗的声音响起,中带着几分的挑衅,三角眼中闪烁着几分的狡诈。

    闻言,众臣不由地抱着看戏的模样。在座的嫔妃也是暗自幸灾乐祸,想要看到北清歌在众人面前出丑。一个不受宠的庶女,怎么会有半分的才情!只怕是空有一副皮囊罢了!

    左相柳伟业赞赏的看了大将军臻坚一眼,眼底蕴含着一抹得意的笑痕。终于找到机会挫挫北卿扬嚣张的气焰。

    “臻将军,此言差矣!”一道仙道清俊的身影独立在百官之中,风卓溪的充满书卷气息的脸上透着几分的薄怒 。他决不允许有人践踏恩师的声誉,他更要好好的守护北清歌。

    “大学士何以见得!本将军只是给了清贵人一个表现的机会!”臻坚嘴边漾着一抹得意的笑,嚣张跋扈的说道。

    “大学士,臻将军所言不无道理!想必同僚们也想见识一下,而你这又是为何?”柳伟业风轻云淡的瞥了一眼风卓溪,却一针见血的指出他的立场。

    臻妃见到这一幕,不由的暗叹叫好!若能让北清歌在众人面前丢进颜面,她有怎么会不高兴呢!

    “左相说的不无道理,清歌莫要推辞了!让哀家也见识见识,难道你堂堂的右相之女,非要让人寻了话柄去吗?”太后沧桑的桑音幽幽的飘来,目光中多了一抹深意。

    随着太后的金口玉言落下,众人怀着鄙夷的目光齐齐的落在北清歌身上。

    “朕的妃子,凭什么在这任由你们观赏?不管她怎样,也只是朕的妃子!哪里容得你们在此造次!”蓝瑾城冰冷的目光横扫在场的众人,不禁地让所有地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凌莲一直风轻云淡事不关己的坐在那里,嘴边一直含着笑,对于外界的投来的各异目光,毫不关心。但,她听到蓝瑾城如此维护北清歌的话语时,心不由的一紧。

    北清歌却是一副奉陪到底的模样,听到蓝瑾城的话时,嘴角不由地微微抽搐了两下。

    “瑾城!”太后涂着丹蔻的手重重的敲了敲桌子,目光凌厉的冷喝道。

    “既然清贵人无才无德,那我们自然也不能强人所难!”

    “就是啊!纵然右相才华横溢,可惜女儿却如此不济啊!”

    “毕竟是个女子!更何况是个庶女!”

    “女子无才便是德!”

    “……”

    见众人对自己针锋相对,咄咄逼人的架势。北清歌的樱红的唇畔浮起一抹冷笑,她何时招惹过他们,这些人倒好,竟然诚心找茬是吧!不让你们乖乖闭嘴,拍手叫好!我就不是北清歌!

    “呵呵!谁敢为难她!我可是第一个不愿意!”一道过会低沉的嗓音清晰的飘来,轻轻的落在每个人的心上。

    一袭水蓝色如仙的身影,一步一的向这靠近。哪怕他来的如此突兀,却不曾有人阻挡他的步伐。柔和的阳光浮游在他颀长的身形上,眉目如星,颜若如画,众女不由地倒吸凉气,脸上泛着绯红迷醉他的容姿志总,却又不敢发作。

    凤明轩缓缓地走了过来,瞬间,唏嘘不已的众臣此刻鸦雀无声,悄悄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走到北清歌的面前微微颔首,巧笑间灿如星辰的双眸凝聚着万千芳华。

    “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不愠不火低沉撩人的嗓音轻轻的落下,凤明轩的一番话引起一阵哗然。

    蓝瑾城错愕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流转,眉宇一簇。却对上凤明轩毫无波澜的视线,心底隐隐的不安消失了。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北清歌,心底涌上一抹浓浓的酸意。

    众人不由地呆愣住了,北清歌竟然会与国师这般的熟识,若是自己所说的话传到了国师的耳中,那自己岂不是?他们不敢胡乱猜测下去。

    北清歌迎上他的眸子, 梨涡浅笑,潋滟如阳,清泉般的嗓音缓缓的飘出樱红的唇畔:“嗨!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