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笑若梨花

    更新时间:2016-12-11 14:56:39本章字数:2180字

    “既然胜局已分,桃妃应该履行赌约了吧!”北清歌绝美无双的脸上,神韵谪仙,樱红的唇微微一动,婉转的嗓音缓缓的溢出。纤细的手轻抚着白皙的脸庞,动作慵懒优雅。看上去明明是遗落凡间的仙女,此刻却让人觉得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呵!没想到竟然让清贵人蒙对,桃妹妹输的真冤枉啊!本妃可是不服!”臻妃轻蔑的话中,字字藏着玄机,眉眼中仍然带着挑衅。

    不过臻妃的话引起不少嫔妃和官员的附和,在他们的心中认为北家的庶女绝对是胸无点墨,更不可能赢过桃妃的。只不过是上天对她的眷顾,恰巧桃妃下错棋罢了,才侥幸让她赢了而已。

    风卓溪闻言唇边漾着冷冷的笑,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脸,到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若是真的有本事的话,自己和清歌对弈一局试试啊!哪怕是自己不敢保证能够赢过恩师的外孙女,更何况是一个出师无名的桃妃!

    凤明轩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自以为是的桃妃,清冷的目光浮现一抹寒意。

    蓝瑾城狭长的凤眸中夹着一丝的怒意,就连站在他身后的墨琛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怒意。

    漓王和贤王见到这一幕,两人 相视一眼,顿时对这位没品的桃妃一阵无语。两双怀疑的目光纷纷落在蓝瑾城的身上,突然,他们对皇兄的择妃标准眼光,实在是不敢恭维!

    “难道堂堂桃妃要食言吗?”北清歌优雅的起身,似乎天地间的灵气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敛尽了天下风华,光彩夺目,叫人不敢亵渎半分!

    “本妃要加上彩头,若是清贵人赢了四妃,那本妃就将本宫门下的十家当铺,二十家酒楼全部曾给清贵人!清贵人可愿意陪本妃打赌?”臻妃不愿意履行先行的赌约,因此开口挑衅的说道。

    “呵!这些哪抵得过臻妃跪下叫一声姑奶奶呢?”眨着蝶翼般的睫羽,北清歌的眼中浮现着寂寞无辜,如清泉的嗓音缓缓的落下:“不过,我也不是小气之人,万事好商量!我们倒是可以谈个何事的价格!”

    众人闻言,嘴角齐齐抽搐,这个女人难道没有看清楚现状吗?

    “本宫身价岂是你能比的上的!本宫再加上三十家的绸缎庄,清贵人可是满意?”臻妃一挑眉,故作轻松的说道。反正她也无法赢过其他三妃,即便许下重诺有怎样?

    臻坚听到这赌注,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这些产业相当于半个臻家啊,若是输了,臻家岂不是要血本无归了?纵然臻家势力不弱,到底比不过隐秘的宗族的财力雄厚,哪里承受她这般豪言壮举的赌注?

    “口说无凭,立据为证!”嘴角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北清歌婉转的声音清晰的落下。她看过江氏宗族的账目,已经对于自己名下的产业了如指掌,听纳兰风说城中自是有些产业,但已被柳伟业也手段夺去。他不好抢夺,更无法买下。臻妃的赌注,当真是给她一个契机,不久以后,便能在城中占大多数的产业。从而夏玄国的大半的产业都集中在她的手中,着可以当做筹码,蓝瑾城又怎么能轻易的动自己呢?

    “好,那就立证为据!”臻妃丝毫没有皱一下眉头,动作干脆利索的写下字据,并且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印上手印。

    “既然臻妃有如此诚意,那么清歌就却之不恭了!不过,原本说的彩头也应该算在其内。若是我输了,便给你双倍的彩头;若是清歌侥幸赢了,臻妃可别忘了履行承诺!”莞尔一笑,北清歌倾城倾国的容颜,迷煞旁人!

    蓝瑾城深邃的瞳眸中映着淡笑如风的北清歌,一颗心渐渐的沉醉在她的举止间,但,还是让恨意占据了上风。掩去了所有的爱慕,吹散了风花雪月!

    “清贵人,当真是厚颜无耻!”臻妃听到她大言不惭的话语,险些气的跳起脚来。她敢不敢在无耻一些!竟然下了这样的赌注,难道右相还当真能拿出这些彩头吗?她居然面不改色的承诺出,看来片刻她便能成为众人调侃的对象。

    闻言,北卿扬眼底划过一阵深思,好大的口气!难道他以为自己会堵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吗?赔上自己的全部财产吗?她想的也太过于天真了!哼!真是自不量力!

    凤明轩玫瑰色的唇瓣上衔着笑容,望着那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北清歌,眼底流露着深信不疑的肯定。这个女子总会给他带来巨大的惊喜,一如当年小小的她!

    “从小到大,从未听见过如此发自肺腑的称赞!真是受宠若惊!受宠若惊啊!”阳光下北清歌灿烂一笑,明眸皓齿,让人在刹那间怦然心动!绝美的脸上,红霞映雪,带着一些绯红。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显然对着眼前的气死人不偿命的女子,另眼相看。每个人强忍着笑,却不曾扫了臻妃的面子,一个个的双肩松动。

    “噗嗤——”撩人的笑声宛如玉石摔碎的声音,悦耳动听的落入每个人的耳中:“呵呵呵——”

    众人一怔,想要看看是谁胆子竟然如此大胆,居然子啊皇上的面前消除声音来,不过,当他们的视线落在素来神色淡然的皇上之时,只见他的嘴角微微翘起,那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笑容生生的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北清歌也不由怔愣了一下,即使这张脸和楚清的相似,但实在是太妖孽了。

    蓝瑾城迎上了北清歌出神的目光,和那晚的一样。似乎透过他,看着另外一个人。瞬间,他面色冷峻,眸光微敛,怒意骤增。

    北清歌清澈的目光多了几分匪夷所思,这男人还真是莫名其妙!上一秒还春雪消融的笑着,下一秒便对上他骇人的目光。她又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总给自己脸色看,真当自己好欺负!

    臻妃虽然恼羞成怒,但是目光瞥见高高在上的蓝瑾城时,暗自咬唇。哪怕她倾尽臻家全部的财力,也无法在皇上面前嚣张!

    她的一举一动牵扯着整个臻家的性命!

    余光又扫到静坐的国师,臻妃袖中的手紧紧的握紧。即便国师能护得了她一时,却不能护她一世!

    这后宫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彩头就这么定下了,这份自己我就替你们收好!皇上便是这场比试的裁决者!现在开始吧!”凤明轩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案,唇边漾着一抹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