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我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6-12-11 14:58:23本章字数:2495字

    “本宫精通画艺,素来无人能及!若清贵人还有些自知之明,便先行认输,以免丢了面子不成!”梅贵人樱桃小口一张,柳叶细眉微微一挑,眼中流露出骄纵之色。目光不由地瞥向凉亭中的蓝瑾城,嘴角浮上一抹嘲讽的笑意。

    蓝瑾城将她的表情尽收在墨色的瞳眸下,看着她嘴角的嘲讽,神色一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呵,凤兄遮天怎么阴了下来?”北清歌宛如藕玉的手臂慵懒的托着腮,斜倚着在石桌上。樱唇上泛着淡淡的笑意,一双漆黑如夜的墨色眸子似有若无的瞟向万里无云湛蓝的天空。耳边的晶莹剔透的耳坠,轻轻的摇曳了两下,流转着七彩的光芒。

    “哈哈,丫头说的对!这瑾城的后宫还真是什么奇葩都有,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大言不惭的吹着牛皮还能吹得如此清雅脱俗!”凤明轩明眸微转,唇上含着笑,吟香醉月的嗓音缓缓的落下。那唇畔上未曾退去的笑容,宛如天边的灿烂的彩霞。灼灼妖华,也不及他的烂漫的笑靥。

    肤若凝脂的脸颊上泛起淡淡的桃晕。北清歌不由暗暗懊恼了一下。自己竟然迷失在他的笑容中,没有一丝的抵抗力!

    凤明轩蚀骨般的笑容,不由地让人整个心神都荡漾起来!不似某些人总是一副欠扁的表情,北清歌的目光下意识的飘向蓝瑾城。

    她的视线正好撞进蓝瑾城深邃的眼中,看着她眼底流露出的神色。蓝瑾城的心底一阵抓狂,这个女人不是嘲讽他,要不就是话里藏刀的针对他,要不然就用一种捉摸不透的目光看着她。她却不曾像与轩那般和自己说笑,现在他看到眼前的一幕生生的有些嫉妒!

    “哼!来人笔墨侍候!”梅贵人面色一阵青红变化,高声的怒喝道。

    宫女闻声颤抖的将笔墨纸砚迅速的摆放,生怕自己的动作迟了,受到责罚。后宫之中除了宜贵人性子最好,其余的嫔妃皆是恃宠而骄。即便宫女无心放下一丝错误,也会被折磨到死。在她们的眼中,宫女的性命如草芥!

    宫女们不着痕迹的扫过梅贵人的脸,便小心翼翼的研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在众人的目光下,梅贵人提笔,挽起袖子,一笔一画的在纸上勾勒起来。

    凤明轩转身对着身后的内侍吩咐下去,不多时,内侍双手捧着笔墨纸砚急促的走来。墨砚材质质地坚密细腻,浮雕质朴大气。文理清晰,泛着淡淡的光晕,磨墨无声。紫檀狼毫的毛笔,笔杆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图画。质地细薄洁白的宣纸,每一件无不是极品制作。

    国师亲自吩咐下去,自然没有人敢怠慢!

    北清歌翩然起身,莲步款款的走到亭外的不远处。提起纤细的手腕仔细的掩着墨,片刻后洋葱白玉的手指握着画笔。神色专注认真的落在洁白宣纸之上,柔软洁白的毛笔蘸入研好的浓墨之中,饱满的汲取着黑色的墨汁。细腻缠,绵的笔锋落在洁白的宣纸上,耳畔的声音似渐渐消弭,凝神作画,不被外界打扰。

    不知何时,蓝瑾城在众人目光被两人比试的场景吸引之际,来到凤明轩的身旁。

    “轩,为何你这般的护着她?这不像你的作风!”蓝瑾城微微的挑着眉,深藏着心中的疑惑,左手托着腮,看上去慵懒不失优雅,沙哑的嗓音轻轻的响起。

    “她就是我要找的人!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即便是你,也不可以!”凤明轩毋庸置疑的目光落在蓝瑾城的俊美如斯的容颜上,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带着坚决。

    “轩,她是我的女人。你还是离她远些!”闻言,蓝瑾城的深邃的瞳眸一暗,看不出他眼中的波动。眸光微敛直直的看着凤明轩,似乎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瑾城,若你不珍惜,我必定不顾一切的带她离去!”凤明轩的嘴角依旧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褐色的眼中却透着一丝坚决的神色。

    “我自有分寸!”蓝瑾城眉头微蹙,说不上此刻心底的感觉。清冷的目光落在北清歌的身上,将她唇上的笑意刻在心底。

    “瑾城,千万不要做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你还是弄清楚,到底是很还是爱,不然,等到真正失去的那一天,痛苦的便是你!”凤明轩捕捉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心中一紧,提醒着说道。

    “嗯。”

    蓝瑾城灼热的目光紧紧的锁在提笔作画的北清歌,心中忽然涌上一抹不言而喻的冲动。想要冲上去,将她藏起来,不再让任何男人窥觑她的美!

    不多时,梅贵人已经完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牡丹争艳图,众人连忙围上去欣赏梅妃的画作。

    画工确有几分造诣,一朵朵艳丽多姿的牡丹似在纸上悄悄的绽放,叫人看的应接不暇。

    “梅贵人果真是丹青妙笔!这牡丹争艳图,简直是栩栩如生!”柳伟业鼠目寸光的眼中划过一抹奸诈之色,连忙称赞道。

    “是啊!梅贵人果然名不虚传!这幅画,堪称佳作!”

    “梅姐姐的画技真是炉火纯青,这花儿画得惟妙惟肖,我的忍不住想要摘下来了!”

    “……”

    莺莺燕燕们蜂拥而至,脂粉堆积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嘴上称赞道。心中却千方百计的想要在蓝瑾城的面前出现风头,好博取他的欢心。

    蓝瑾城的目光淡淡地额到过梅贵人的画卷一眼,画虽是华丽,但是却没有实质的内涵,只不过比普通人的画技稍胜一筹罢了。期待的神色的落在一旁,不知道哦那个女人的画到底怎么样?

    风卓溪看着气势嚣张的梅贵人,如岚的眉不由地紧了紧,心底涌上了一抹担忧。

    漓王和贤王也顾不上低调,挤过众人,目光落在梅贵人的所作之画上。然后,目光又落在不远处的凝神作画的北清歌身上。

    “妹妹的画技果然名不虚传!这画着实让姐姐吃惊。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人,见了妹妹的画,恐怕要自惭形秽了!”目光中染上一抹惊喜,臻妃冷嘲热讽的话大声的飘出厚厚的唇瓣,嘴角勾着一抹冷笑。

    “臻妃妹妹,此话怎讲?”北清婉见臻妃连连针对北清歌,虽然心中不喜欢她,毕竟她此刻代表着整个北家,关乎着自己的面子,她又怎么会让人随意的践踏。

    “婉妃姐姐,着清贵人是你妹妹!自然,你知道她是何等的货色!”臻妃横眉冷对的瞟着专注作画的北清歌。

    蓝瑾城正欲开口制止臻妃,接到凤明轩的目光,见他轻摇着头,指了指作画的北清歌。话到了唇畔,也只能作罢。

    身后的墨琛注意着蓝瑾城的一举一动,俊逸的脸上浮上一抹深思,万年不变的表情上,多了一分期待。看来以后皇宫中不再无聊,这后宫中不再无趣。皇上的反应分明告诉自己,他在意着那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清贵人,你就不要在拖延时间了。本宫看你也不是那块材料,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苦等你一人呢?”臻妃脂粉的脸上带着鄙夷,目光落下北清歌的身上,讽刺的话音刚刚落下。

    众人只见北清歌正好落下最后完美的的一笔,清澈的双眸中毫无波澜,淡远如靑空邈云,看向众人投来各色的眼神,如玉落盘的嗓音在众人惊诧中缓缓落下:“让各位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