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引蝶戏舞

    更新时间:2016-12-12 14:17:56本章字数:2538字

    静立在一旁的内侍,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将北清歌的画卷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梨树花白,静水湖畔,接天莲叶无穷碧却掩不住那道遗世独立的宛若谪仙的身影。那画卷上的人衣袂翩飞,低头抚琴,神态超然自若。不是凤明轩,还有谁能有这般如仙的问道?

    “倚楼卧听风吹雨,琴声一起江湖笑。”灵动飘逸的字潇洒的写在画卷之上,让人心中不由地升起了几分向往。

    “那画中的人,竟然和国师有几分相像?天啊,清贵人好大的胆子!”

    众人的神色各异,心中却不约而同的浮现这样的想法。

    蓝瑾城的目光在看到那副画卷之时,一张俊美的脸刹那间变得犹如锅底那般漆黑的颜色。眉头紧紧的蹙起,深邃的眼底流动着莫名的怒意,身上散发着浓重的寒气。现在他可以确定,北清歌真的进入禁地了,并且见到了轩!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死的女人,竟然画其他的男人!”蓝瑾城望向北清歌的瞳眸似乎能喷出灼热的火来,生生的想要把众人融化。他的心底涌上一抹嫉妒来,她竟然把轩画的这般神韵!

    众人激动的看着画卷,那画中的人,那风姿,那份神韵,分明就是凉亭中的凤明轩。

    “这丫头——”微微一怔,凤明轩显然没有料想到她竟会画自己。玫瑰色的唇角微微上扬,笑容虽浅,却能让人捕捉到那抹漂亮的弧度。他竟眉发现自从再次遇到她,他的寒冰的心渐渐的融化。

    就在此刻,一阵和煦的风轻轻的徐来,原本没有云染开来的如含苞待放的花,花瓣刹那间纷纷晕染开来。宛如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瞬间迷醉了无数的眼。花开半夏伴翠柳,蓝天白云下,层层叠叠的湖面,衬托着那一抹身影愈加的不食人间烟火,强烈的视觉效果深深的吸引着人们的注目。

    就在人们惊诧之际,几只彩蝶蹁跹飞来,盈盈落落的停在画中绽放的花瓣之上,久久徘徊,不愿离去。

    众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地下意识齐齐的张大了嘴巴。哪怕是自鸣得意的梅贵人,见此也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的表情。

    “真是太厉害了!简直神来之笔!”风卓溪的眼底流动着激动的光,对北清歌愈加的佩服起来,忍不住的拍案叫绝!

    “是啊,清贵人竟然给了我们众多的震撼!她真的是北家的庶女吗?”

    “清贵人真是才貌双绝!”

    “对了,你们还记得江涣锦吗?”不知道谁提起了一句,众人似有疑惑的目光落在北卿扬的身上。

    “……·”如潮水般的赞叹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取代了原本的奚落,其中伴随着众人的议论纷纷。

    梅贵人面色几度变化莫测,最后不得不在众人赞叹声中低下了骄傲的头,轻咬着红唇:“清贵人技高一筹,本宫认输!”

    “承让!承让!”北清歌婉转一笑,清澈的目光中不骄不躁,浑身散发着一种淡定的气息。浑然天成的自信,给人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并不觉的她恃才自傲。

    “呵呵,丫头,这幅就送给我吧!”性感的薄唇上浮现一抹宠溺的笑容,凤明轩的眼中带着一抹精明。自己一直注视着她,自然知道画为何会引蝶而至。北清歌,还还真是古灵精怪恐怕,瑾城也已经知道其中的缘故了吧!

    “嗯。”北清歌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吩咐好内侍,将画装裱好。

    臻妃见到梅贵人认输,额头上不由地浸出几滴细汗,目光投向有望得到胜利的梦才人:“嫣然妹妹,千万不要让众姐妹失望啊!”

    众人只见梦嫣然白皙的脸庞上带着几分的哀怨,盈盈若水的目光氤氲着一层水雾似有若无的扫向凤明轩。

    梦嫣然一步一步地缓缓地走向北清歌,那柔弱可怜的模样,好似一朵娇滴滴含苞待放的百合,让身为女子的自己看的都我见犹怜,很不上冲上前去扶一把,更何况在场的男子呢!

    一个个瞪直了眼睛,望着那摇摇欲坠的身子,喉咙上下的滚动。只可惜,那是皇上的嫔妃,作为臣子的也只能肖想而已。然后抒发一下恨不逢时汝嫁时的无限感慨!

    “小女子梦嫣然,见过国师大人!”清晰婉转的动听的嗓音,杏眸似含羞的微微抬眸,盈盈若水的眸子流动着爱意,朝着凤明轩深情款款的望去。

    小女子?

    北清歌的嘴角微微一抽,这女的没看见自己这个大目标吗?要和她比试的人是自己好不好,她干嘛将那么深情的目光朝着那个妖孽的凤明轩暗送秋波啊?她当蓝瑾城是死人啊!北清歌的唇上漾着一抹笑,清澈的眸光中含着笑瞥向蓝瑾城。

    说不清楚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当着众人的面给凤明轩暗送秋波,特别是在蓝瑾城的面前,此时此刻,她的心中一片爽朗。

    蓝瑾城冷厉的目光碰触到北清歌戏虐的笑意时,看着梦嫣然的目光愈加怒火纵生。这个女人当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若不是她的哥哥在朝中有几分的地位,朕岂会让这种庸脂俗粉进宫!而她的兄长已经暗中投向了柳伟业,除掉他的左膀右臂此刻便是绝佳的时机。眸光一闪,蓝瑾城并不言语,嘴角含着笑饶有兴趣的看着事态发展的情况。

    “梦才人,莫不是冲昏了头脑,搞不清楚状况?还是神游天外?此番与你比试的人,是她,而不是我!”晶蓝的眸子淡漠疏离的瞥了一眼故作柔弱的孟嫣然一眼,凤明轩说话时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寒意。明明面色红润光泽偏要装作风烛残年的老人 ,看着都让他倒胃口。

    若是梦嫣然知道他心中所想,定不会装作这般的模样,得到他的青睐。

    梦嫣然看着他不懂声色的模样,心中暗忖:难道她没有看见自己若柳扶风的姿态吗?男人不都是怜香惜玉吗?为何他偏偏对自己这般的冷淡?

    ”我听闻,梦才人抵死不如宫门半步是因为已经有了意中人,不过后来还不是照样嫁入宫来。现在看来,梦才人的意中人一定是国师了!“漓王嘴角衔着笑覆在贤王的耳边窃窃私语道,眼中尽是看戏的神态。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看国师眼中的神情,在看看皇兄的表情!梦家恐怕要倒霉了!”贤王摇着头,压低着嗓音缓缓的说道。

    “国师大人,嫣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与清贵人的才华横溢相提并论,小女子自愧不如!但,她已经是宫中的一员了!”杏眸含春的望着眼前如神一般的男子,他宛若太阳,那散发的温暖令她趋之若鹜,即便被融化也心甘情愿!

    梦嫣然楚楚可怜深情款款的看着凤明轩,试图想要博取他的同情。话语间提醒着他,这北清歌早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不是完璧的女子了!

    “你倒是有些自知自明!”凤明轩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心思,对于赞美北清歌的话,还颇为受用。但。最后一句话,不由地让凤明轩眯起狭长的凤眸,眼中射出阵阵寒意。

    “梦才人,你说什么?你竟然不占而败!你难道不怕——”臻妃听到梦嫣然说的话,怒火蹭的一下窜了上来,目光狰狞的看着梦嫣然,脸上泛着铁青,显然没料到她竟会在皇上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臻妃正欲继续威胁她,眼睁睁的看见梦嫣然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朝着如谪仙的凤明轩身上扑去,然后做出一个让全场都震惊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