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缠绵悱恻

    更新时间:2016-12-13 14:01:22本章字数:3803字

    回到皇宫,夜已深了。整座皇城早已华灯初上,正是纸醉金迷的时刻。

    窗纸上映着跳跃的烛光,将原本忽明忽暗的房间照的明亮。

    月光毫无芥蒂的倾泻而进,为光洁的地面镀上一层清辉的薄纱。北清歌刚刚沐浴完毕,身心有些疲惫的想要就寝。厚重的门扉被推开,目光见到蓝瑾城进来。心底不由地一沉,倾城的容颜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

    “怎么不陪你的莲儿,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北清歌樱红的唇上浮着一抹讥讽的笑,却未曾发觉自己话语中的酸味。

    “呵呵,别忘了你也是我的妃子。自然也有义务尽到你妃子的责任。”蓝瑾城玫瑰色的双唇上漾着邪魅的笑痕,一只温热的大手爬山她的腰腹。指尖缠绕着她的腰间的束带,只见他打了几个圈,然后轻轻一拉,衣衫悄然的开了,青丝润滑的衣服便在她的身上滑落。那丝滑的触感,撩拨着他心的悸动。

    北清歌一惊,用力的将他推开,不慌不忙的拉好敞开的纱衣,然而蓝瑾城的另一只手迅速的钳住她的皓腕:“怎么?不想?我会满足你……”伴着他邪魅的笑,冰凉的手顺着敞开的纱衣滑进她的衣内,在她白皙的腰间轻轻的滑动着,引得北清歌浑身一颤。

    “蓝瑾城,你真是混蛋!”北清歌运着内力将他推开,衣服瞬间便恢复了最初的状态。

    “你会武功?”蓝瑾城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怎么?不可以吗!”北清歌挑起那好看的眉,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哈哈……北清歌,我发现你真的很有趣。而且身上还有很多秘密,不过我会一层一层的剥开。”蓝瑾城俊美无伦的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眸光一直在清歌身上流转。

    “是吗?我等着。”北清歌慵懒的靠着床榻的柱子,眼底盛满了笑意,波光流连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心底升起一股惆怅。

    “北清歌,你不知道你很迷人吗?”蓝瑾城走向她,将她固定在窗榻和自己之间。

    “恩?我吗?怎么会比的上你的莲儿明艳动人呢?”北清歌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让他紧紧的贴着自己。

    蓝瑾城嘴角勾着邪魅的弧度,他的大手熟练在她的身上游走,那双眼睛却带着一丝情yu,灼热的气息扑在清歌的脸上。

    “你勾引明轩,不就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你吗!”蓝瑾城语言里带着些许的愤怒和嫉妒,就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凤明轩?怎么你吃味儿了。”北清歌看着眼前的男子,玩意肆起。

    “吃味?北清歌,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是我蓝瑾城的女人,岂是他人可窥视的!”看着她笑嫣如花的脸,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吃掉。

    “呵呵……蓝瑾城,我不是你的玩物!”她狠狠的将蓝瑾城推开,璀璨的笑容依旧浮现在那张绝世的容颜上,眼底却斥着满满的不屑和狠戾。

    “玩物?听起来不错。”蓝瑾城迅速的将她的双手扣住,轻轻地在她的腰际一点。蓝瑾城从唇间呼出的热气全数的喷洒在她耳畔,北清歌衣衫被他在不知不觉间全数剥落。蓝瑾城嘴角的笑意勾起一抹玩味,俊美如斯的容颜在烛光下载着橘色的灯辉,落在北清歌清澈的双眸间,说不出的引人注目。

    蓝瑾城阴鹜的双眸看向身下的女子,忽然想起她和轩在一起的一颦一笑,毫不思索的贯穿了干涩的她。

    北清歌用力的推拒着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却被他点住了穴道。清澈的双眸有些氤氲,看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一次又一次用力的掠夺着她,她倔强的没有留下一滴泪水。

    深深的吸着气,伴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那种痛都深入骨髓。如万箭齐齐的刺穿了她的心脏,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前世的记忆如海潮般的涌来。 

    楚清的微笑,他的微柔,他浑厚低沉的声音,都深深的眷恋。

    他的绝情,他的背叛,深深的让她体会着疼痛。

    “楚清。”北清歌在无意识下轻声的唤了一下,之后陷入了昏迷。

    然而,蓝瑾城听到她神情的呼唤时,身下的动作一滞,看着昏厥过去的她。撤出自己的身子,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清晨和煦的阳光柔柔的照在北清歌苍白的面颊上,阳光刺痛着她的眼,睫羽轻颤,北清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凌乱的床榻,遍地的衣衫,片刻的失神。北清歌疲惫的伏在床榻上,白皙的肌肤上清晰可见满身的痕迹。

    不知道什么时候,蓝瑾城已经走了,心微微一痛。

    在抬眸时,已然看不见北清歌眼中的悲痛,她就当被疯狗有咬了一次。

    当云初满心欢喜的走进内室,铜铃般的瞳眸看见这样狼狈不堪的北清歌时。她慌慌张张的来到她的床榻前:“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得满身是伤?”

    听见云初惊慌失措的声音,北清歌缓缓的看向她,了苍白的面容上却带着一丝笑痕。

    “小姐?”云初微微错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担心,我没事。”北清歌有些无力的动了动双唇,有接着说道:“云初,我想要沐浴。”

    “好好!我这就去!”云初擦掉脸上的泪珠,立刻应道,跑了出去。

    坐在水汽缭绕的浴桶中,北清歌的思绪有些紊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忘记了自己的打算了吗?

    想起那个男人,北清歌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残暴的男人就不能温柔的对待她吗?好歹她也是个女的吧!

    不行!这几日她一定要出宫一次!吩咐纳兰风做一些事情,她可不想一直受着蓝瑾城的欺辱!

    窗外,枝头的鸟儿高唱着离歌,温暖的额阳光照耀着大地。

    北清歌静立在窗前,一双美目直直的望着窗外撩人的景色,阴郁的心也渐渐明朗起来。

    自那不欢而散的一晚,一连几日,蓝瑾城都未曾出现过。既然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北清歌不愿意在费神的多想,那么一切便顺其自然吧。

    原本打算出宫,可是身子却一直没有恢复。她要加快扩张自己的势力,早些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小姐,你身子刚好,小心着凉。”云初拿了一件衣服轻轻的为她披上。

    看着云初为自己担忧,为自己急切的样子,北清歌的心不由的一暖。自幼的陪伴,早已经让她视云初为自己的妹妹。

    “云初,你还真像一个老妈子!小心哪天我心情不好了,把你卖出去!”北清歌左手托着腮,唇边漾着笑,半开玩笑半调侃的说道。

    “小姐,你舍得吗?”云初睁着大大的眼睛,笑着反问道,反而一点都担心小姐说的是事实。

    “怎么不会?”北清歌不假思索,颇有几分认真的说着。

    “小姐,你可别把云初卖了。不然谁陪你解闷聊天啊,谁给你洗衣做饭啊!”云初数着自己的手指头,丝毫不信她所说的话。

    “我看初雪那丫头就不错,少了i在耳边聒噪,也好!”北清歌似有几分不耐烦的回到,嘴边却带着一抹不易人察觉的淡笑。

    “小姐,你不要啊。我要一直陪在你身边”云初见她表情十分的逼真,立即跪在地上眼中带着泪水,恳求的北清歌不要把自己丢出去。

    “傻丫头,我怎么会卖了你?”北清歌知道自己开玩笑过了,连忙将她扶起,轻轻的擦拭掉她脸上的泪,看着她有些错愕的表情:“我怎么会舍得你呢?”

    “小姐,你真是吓死我了!以后千万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云初立马开心的擦掉脸上的泪水,又接着说道:“小姐,既然你呆在这皇宫中不开心,为何我们不出宫呢?”

    “云初——”北清歌刚要出声阻止她不要乱说话,一道轻灵的声音打断了她。

    “妹妹?想要出宫?”

    北清歌翩然转身,便看见凌莲一袭琉璃繁华云锦的芙蓉织绣长裙,裙身上绣着飘逸的凌云的花纹。银丝的暗线暗藏在裙裾上,在阳光下闪烁着流光,浑身透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那双傲慢的眼直直的望着北清歌,那眼中的赤,裸裸的挑衅,让北清歌难以忽视。

    “呵呵!莲妃,来的还真是时候!”北清歌淡淡的瞟了一眼傲然的凌莲,却丝毫不把她放在自己的心上,唇上漾着笑:“就算我真的出宫了,又怎样?似乎,此事还轮不到你管!”

    “是吗?”凌莲听到她的话,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淡淡的说道:“就连皇上都要宠溺我三分,你一个小小的贵人,本宫怎么管不了你!”

    “呵呵!真是好笑!就算是蓝瑾城想要管制我,还要看我高不高兴!而你?又怎会入得了我的眼!”想她北清歌是谁,一个叱咤风云的特工,难道还怕后宫中区区一个妃子。目光凌厉的看着凌莲,人不犯人,我不犯人!

    但,只要不要挑战她的底线!她不会轻举妄动!

    凌莲心微微一颤,显然被她那嗜血的眼神吓到,旋即又恢复神色。她缓缓的走到北清歌的面前,牵起她的手。

    “对不起!是姐姐的错!姐姐给你陪个不是!”凌莲一脸愧疚的望着北清歌。

    北清歌又怎么不知道她在演戏,这个女人竟然在她的面前玩这种把戏,现在由着她来,她倒要看看她想要做些什么。

    “没关系的!谢谢姐姐的关心!”北清歌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只见凌莲向后缓缓的倒下。

    北清歌不可置信的睁着双眸看着她,她怎么也没想到凌莲竟然这么做,在旁人的额眼中,似乎是她推了凌莲!

    “北清歌!?”北清歌掩着自己被打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脸上的疼痛蔓延到了心底。突然,北清歌笑了。那笑宛如千万朵梅花盛开,美艳、却让人望而生畏。

    蓝瑾城看到北清歌眼底那抹决绝的眼神,心忽然一紧,突然害怕她会消失自己的生活里。即使自己不爱她,也不许她走出自己的视线。

    “来人!从今开始不许有人踏入汀芷苑半步。”说完,蓝瑾城抱着刚刚摔倒的凌莲走出了初雪轩,凌莲朝着北清歌露出一抹微笑,笑的那么的得意。

    “小姐,小姐。”看着自家小姐被打,云初的心里真的很难过。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北清歌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脸上的痛时刻的提醒她,却是发生了。

    云初还想说什么。看到小姐坚决的眼神,自己也只好出去了。

    北清歌,你还在留恋什么?

    时光飞逝,一晃半月已过。

    蓝瑾城一身明黄站在窗前,眸中带着浓浓的悲伤,清辉的月色拉长了蓝瑾城落寞的身影,驱走了他身上的几分清冷。

    剑眉微蹙,宛若星辰的眸子凝视着皎洁的明月,那饱含深情复杂的眸子无人瞧见。

    夜风乍起,席卷着几缕淡淡的花瓣,镀上清明的月华,载着沁人的凉风而来。

    又是一年了。

    蓝瑾城的眸光暗淡了许多,做事一向凛冽的蓝瑾城,此刻的神情却变得忧郁,眉宇间似有化不开的愁绪。

    蓝瑾城快步的走出养心殿,太监们识趣的没有跟上去,不然倒霉就是自己。今夜,对于蓝瑾城是一个特殊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