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误会重重

    更新时间:2016-12-13 14:02:53本章字数:2236字

    小德子满是担忧的看着皇上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轻轻的叹息道:“已经三年了——”

    皇宫深处,一条隐蔽的青石小路上几乎被茂密的树丛遮挡。似乎人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偌大的皇宫中竟然有这么一道清幽的小径。

    湿润的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花香,夹带着青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风微微亮,偶尔带着几分花色落在他的冷峻悲伤的面颊上,撩拨着他心的悲痛!停下沉重的脚步,蓝瑾城俊美如斯的俊颜上染上一抹淡淡的荒凉,狭长的凤眸中漫过浓浓的柔情。

    又是一年悲伤夜!

    抬眸看向月光下盛开的洁白的百合话,玫瑰色的双唇上绽放着微笑。迈向花海中的额步伐不由地轻快了些许。踏着软软的土壤,蓝瑾城心也随着软了下来。

    一年复一年,三年过去了,这里亦如当初那么美丽!只是再也看不见那抹朝思暮想的身影了,若时光可以倒流,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好好的守护在她的身旁,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穿过洁白的花海,似乎那道清越婉转的嗓音在他的耳畔轻轻的响起:“瑾城,若有可能,你非帝王。只生的寻常百姓家,我们便可以找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盖上一间茅草屋,中上大片的百合话,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那该有多好!”

    “瑾城,凌雅舍不得你,若是哪天我先死了,一定要将我埋在大片的百合花下……”

    “瑾城……帮我照顾莲儿……瑾城……”

    耳畔低声呢喃的呼唤越来越微弱,蓝瑾城的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直到走到最后一株百合花下,他的呼吸已经紊乱,眼中带着神情久久凝视着眼前的盛开的花。

    暗香浮动,蓝瑾城狭长的凤眸有些氤氲了,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风中摇曳的百合花,带着极为悲伤的嗓音说道:“雅儿,我来看你了。”

    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语一般,那纤细的百合花随风舞动,几瓣白色花丝落在蓝瑾城掌心,柔柔的展开。

    眼角微微湿润,蓝瑾城悲伤的脸上却展露着几分温暖的笑容。席地而坐,嗅着花香,蓝瑾城抬眸望着月光下盛开的花,细语低喃。

    夜色阑珊,微微的湿润的凉风轻轻的吹过之后,天空中飘下洗漱的细雨。

    烛台下,北清歌身袭着薄薄的玉兰青纱衣,一头青丝用一根简单的碧玉簪子随意的挽着发髻。

    俯身在案前,北清歌提袖,青葱白玉的玉手握着笔,在宣纸上轻轻的勾勒着,不消片刻,一副兰花图便跃然纸上。

    放下手中的笔,北清歌微微蹙着眉,目光落在纸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夜色阑珊,几阵润润的凉风过后,天上下去了稀疏的小雨。

    “果然名不虚传!贵人那日一战,早已经名扬四海了!初雪今夜能得以见到贵人的墨宝,真是不虚此生!”初雪在一旁细细的端看,惹不住雀跃的心赞叹道。

    北清歌的嘴角却露着一抹苦涩的弧度,并不言语,黯然的转身推开雕花的窗,几丝细密雨丝落在她的面颊上,凉凉的。

    下雨了呢。

    初雪将那副未完成的画收起,免得被雨淋湿了。这半月以来,她几乎已经习惯了贵人和云初突然的沉默和落寞。

    闲暇时间会偶尔吟诗作赋,却出口成章,句句都是精华!弹奏的琴,流淌的音符尽是她不曾呢个听过的世间妙音!

    今夜她低沉的作画,却怀着怎样悲伤的情绪,初雪感觉到贵人似乎在怀念着一个人。那人却是她不识的!

    至于云初,她被北清歌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根本不知道北清歌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不然她怎么会任由着小姐难过呢?

    摊开手,任由雨丝调皮的落在她的掌心上,熟悉的花瓣跃然越掌上。

    百合?

    悲伤眸光一亮,北清歌的心底带着几分惊喜。她还记得前世的自己总是撒娇让他每天给她买一束百合。

    心头忽然涌起一阵暖意,北清歌屏退了初雪,亦不撑伞,脚步匆匆的走出了寂静的汀芷苑。

    凉爽的风夹杂着着几点雨丝柔柔的落在绝美的面容上。北清歌走过不易发现的灌木丛林,裙摆已经被沾染湿透了,雨丝调皮的落在长长的睫毛上,北清歌伸手擦去快要滴落的雨珠,嘴角噙着欢快的笑。

    朝着花香的方向走去,直到她停下脚步,被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吸引,眼中带着浓浓的惊喜。

    楚清?楚清?

    有一个声音在北清歌的心底呐喊着,深深的思念延绵不绝,至今不忘。

    拂开遮挡视线的枝桠,北清歌嘴角的笑意忽然凝固,看着不远处喃喃自语的明黄色身影微微一怔!

    蓝瑾城!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知道自己会来这里吗?不然,怎么会这么凑巧!

    北清歌的目光朝着他望过去,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衣袖,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她的心猛然的纠结到一起。

    她朝他望去,微风拂过他长袍的弧度很优美,她的心却倏地揪紧,半月不见,他似乎瘦了很多。北清歌顿时鄙视自己,他都打自己了,还关心他干嘛!犯贱吗!

    咬咬唇瓣,她挣扎着要不要出去呢。不然他又会……

    犹豫了许久,她终究咬牙踏出一步,可在听到他说出的话时生生止住,再挪不动半寸。

    “雅儿……你可知…··我有多思念你。”

    “即便佳丽三千,也不及你一丝一毫。”

    “若是能让你回到我身边,即便倾尽天下……我亦无怨无悔……”

    “雅儿——雅儿——”

    话到最后,他声音渐轻,带着深深的哽咽。月光下,北清歌似乎看到了他俊美的侧脸,和眼中闪烁的泪光。

    身子僵直在树后,北清歌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眼眶中含着热泪,氤氲了视线。失魂落魄的逃离 ,离开让她片刻高兴的花海。

    此刻,她多么希望今晚不曾到过这里,不曾听过他说的每一句话!多么不希望自己没有看见他对已经逝去多年的女子神情缱绻的告白!

    雅儿!她到底是谁?竟然能让蓝瑾城念念不忘,至今深爱的女子?她究竟是谁?即便是凌莲受尽宠溺,但,北清歌也不曾见过蓝瑾城露出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表情。

    他到底有多么深爱这个叫雅儿的女子!一句倾尽天下,足以让一个女人幸福一生!

    北清歌,呵!你还真是傻到了极点!你要知道,即便再像,他,蓝瑾城也不是你的楚清!要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不要掉进温柔的陷阱中,不要让自己再痛苦一回!

    北清歌绝美的面容上漫着一抹嘲讽的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