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生死相随

    更新时间:2016-12-14 11:04:31本章字数:2449字

    自清歌染风寒,已过半月有余。

    看着窗外一片鸟语花香,心情清朗。北清歌暗骂自己没记性,不会再那么无用。竟然为了他险些失了分错。

    “小姐,纳兰公子到了!”云初清脆的声音,从屋外响彻而起。

    “请他到花园中,我马上就到!”北清歌清泉般的嗓音缓缓从朱唇的溢出。莲步似风,朝着花姹紫嫣红的花园中走去。

    满池碧绿莲叶,映着阳光铺洒出一片涟漪。清澈见底的湖水,仿佛是是一面透明的玻璃。卧听风吹雨,流水清唱着呢喃的细雨,凉爽的清风中席卷着淡淡的花香,让人心醉。

    一片翠碧的竹屋之外,垂丝海棠花树林之中。北清歌走进海棠花树林,云初与初雪侯立在外,听候差遣。

    树姿婆娑,鲜花团簇,小小的汀芷苑的庭院中仿佛是一个小小的天地。艳丽的花朵迎风花开似锦,闪烁着紫色的花萼,远望犹如彤云密布美不胜收。

    一袭红衣胜火的尹纳兰风,听到轻柔的脚步声,狭长的桃花微微一挑。红唇上漾着妖娆一笑。勾魂夺魄的桃花眸,睫羽细长而浓密仿佛桃花芳菲的四月,犹如染着雾水的晨湖。眼眸的四周略带红晕,给人一种极其妩媚的感觉。

    “小清儿——”妖娆蛊惑的嗓音透着几分的愉悦,纳兰风的唇角挂着一丝痞痞的笑,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青丝任清风抚摸。

    “莫不是清儿想我了,才叫人家过来,是不是太思念人家了!我就知道,我的魅力依旧那么大!”

    “呵!你这是自我安慰吗?”北清歌嘴角微微一抽,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矫情的纳兰风。这个纳兰风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有种让她想要将他踹下湖中的冲动。

    “小清儿,你就不能好好的安慰人家吗?你太让人家伤心了!”苦着一张受伤的脸,纳兰风手抚上心口痛心疾首的说道,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泛着些许的哀伤望着北清歌,

    “真是抱歉啦!我又不是算命先生,自然不会说出恭维你的话了!”北清歌优雅的坐在石凳上,一身的水蓝色雪纱纺的长裙衬托她娉娉婷婷,高贵清雅。拿出近日写好的商业策划书和赢来的地契,放在石桌上。纤细的手径自拿来玲珑的杯子,添了一杯芳香四溢的幽茶。

    有几朵爬藤的花瓣调皮的伸出来,随着清风摇曳,悠悠然的飘落而下。

    “这是?”纳兰风疑惑的目光定格在石桌上,伸手摊开那策划书和地契。触及到里面的内容,纳兰风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处变不惊的老狐狸,不由地浮上震惊之色。

    一时间,他2被其中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住了,巧妙的策划,灵活的变动。让他忘记了世间的流逝,目不转睛的认真的通读着那份策划书,是不是的出声赞叹北清歌真是旷世奇才!那一个个奇思妙想,叫他实在难以想象,而她又是怎么想出来的。令人拍案叫奇!

    北清歌自顾自的喝着一杯茗茶,清香醇厚的茶香,刹那间就在她的唇齿之间扩散。然后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晒着午后暖暖的阳光,阖上美目小憩一会儿。

    垂下来的花朵似乎像亲吻着她泛红的玉肌,青丝遮面,镀着金辉的光芒,那风姿令人着迷。

    浓郁的藤阴下享受着满树的繁华,偶尔有细碎的斑驳的阳光从蔓藤的缝隙中斜照下来,北清歌如同身处阳光与花香编织的梦境之中。

    等到纳兰风满心激动的额看完策划书时,兴奋的抬眸,便看见午后斜阳的美人沐阳图。

    心,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猛然的剧烈的震颤起来,连卡佛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瞬间都变得小心翼翼。潋滟着柔情的桃花眸,含情私会,宛如烟波浩渺,涌向那个仿佛人间四月芳菲尽的绝世佳人。

    清风伴着落花飞舞而下,性感的唇畔浮现一抹妖娆的笑容,少了几分的轻佻,多了几分的认真。鬼使神差的纳兰风俯下身子,伸出如玉手轻轻的靠近她,想要撩开她额前的碎发。

    但,还未触及到她细腻的肌肤,北清歌已经睁开散着杀气的冷魄的寒眸。待看清的面前的人时,北清歌眼底涌上的杀气才缓缓的散去,樱红的唇上漾着一抹歉意的笑痕:“看完了?”

    “真是精彩绝伦!”纳兰风很自然的掩眼底情绪。

    “给你三年的时间,整个江氏的财权完全交于你管理。我要掌握这几个大国之间的经济命脉。纳兰风,你可以做到吗?”北清歌清澈的双眸毫不避讳的直直的盯着他。

    纳兰风闻言,呼吸微微一窒,没有半分犹豫的迎上她那双信任的眸子。然后斩钉截铁重重的点了点头,许下了自己承诺。蛊惑的嗓音,掷地有声一字一句清晰地飘进北清歌的耳中:“纳兰风定然不负所望!”

    “好!”北清歌翩然起身,绝美的脸上浮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缓步走到他身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北清歌深知眼前的男人不会令自己大失所望的,而她必须要掌握着众国的经济命脉,为自己增添一层保障。

    淡淡的莲香钻进纳兰风的鼻翼,泛着桃花的眼底划过一抹坚定。日后,他一定要成为北清歌的左膀右臂,为她一介女子在这乱世之中赢得胜利的筹码,撑起一片明朗的天地。

    红尘醉,愿得一人心,只为白首之约。

    “这是我赢的地契,都交给你了,还有江氏宗族的产业尽快处理的干干静静,不要让人看出热河的蛛丝马迹。”清泉的嗓音缓缓地落下,北清歌眼底带着一丝的坚定,若是以后,要她要离开这里,这城中江氏的产业万万不能存留。

    否则以蓝瑾城的实力,他定会在这其中寻得一丝踪迹,而她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得以全身而退。

    “你要走?”纳兰风听出她话中的弦外之音,眉头微微一蹙,有些讶然的问道。

    “没错!只要事情偏离我预想的轨道,我定会放弃这里的一切离开这里!”北清歌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直言不讳的说出心中的想法。

    “为什么?难道瑾城对你不好吗?”纳兰风有些激动的问道,若是她离开了瑾城,是不是自己就多了一份机会呢。

    “你怎么比我还要高兴?”北清歌有些疑惑的盯着他仔细的看,只见纳兰风有些慌张的咳嗽的一下。

    “呵,你觉得他应该待我好吗?”北清歌唇角浮起一抹冷冷的笑容,想起那夜晚上他深情低声的呢喃。

    “唉——”纳兰风轻轻的叹了口气,瑾城还是没有忘记她,不然怎么会这样对待北清歌。而他们两个人的脾性同样的倔强,碰到一起,只会两败俱伤!

    她骨子中透出的那股狂傲的倔强与气势,身为男人的自己都觉得甘拜下风!而她绝对不是那种外表看上去柔弱认为好欺负的主!

    “你要是决定了,我立刻就去做!不会让人看出任何的破绽!小清儿,无论天涯海角,人家是跟定你了。”纳兰风思索片刻,挑花眼一转,半开玩笑的说道。

    北清歌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抽,这个死人妖就不能正常一些吗?又深深的瞪了她一眼,迈着步子不顾他的卖力的表演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