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情系三生

    更新时间:2016-12-14 11:05:27本章字数:2499字

    “小清儿,你等等我。”纳兰风看着前面的身影,惊呼的在后面喊道。

    纳兰风。

    脑中浮现他刚刚的表情,北清歌的心中涌上一抹温暖的感动。除了云初,现在又多了一个另自己在意的人,樱红的唇畔上爬上一抹柔和的笑。

    “哎呀,突然觉得好饿啊!小清儿,你叫我来不会不给吃饭吧?”纳兰风泛着桃花的脸上带着招牌迷人的笑容,蛊惑的嗓音多了一分痞痞的味道。

    “真的饿了?”秀眉一挑,北清歌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一旁娇嫩的花,

    “千真万确!都饿的走不动了,要不然小清儿你抱着我去吃饭吧!”话落,北清歌作势就要扑进她的怀中,嘴角带着一丝的风流的说道。

    “呵呵!若是饿的话,那我现在送你去阎王爷那吃饭!”北清歌迅速的折下手中的花朵,内力涌上,手中的花朵已然变成无数的花瓣,带着凌厉的寒气直直的朝着纳兰风的面门风趣,吓得纳兰风连连后退。

    “哦?我怎么没发觉,你不是说自己饿了吗?所以我才……”北清歌的笑声格外的爽朗,如莺的笑声让人听上去那么舒心。

    “呵呵,不饿了,现在一点都不饿了!”纳兰风望着她嘴角的笑意,连忙摇着头笑着说道。他怕自己没有命吃这些美食的。

    “既然不饿,还不去办事!”北清歌很认真的说道,目光含着笑意的凝视着他。

    “就算赶我走,也不需要用眼神凌迟我吧!人家现在去还不成吗?”脚下一点,纳兰风火红的身影,便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到底多么的悲惨,跟了这样一个狠心的主子!

    “小姐,纳兰公子走了?”云初和初雪刚刚进入花园中,就看见北清歌独自坐在秋千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痕。

    环顾四顾,却不见纳兰风的身影。

    “他已经离开了!”北清歌想起纳兰风落荒而逃的模样,嘴角下意识的勾起。仿佛莲花盛开一般,美丽的让人不忍忽视。她可以和轩、纳兰风放下戒备的交谈,唯独蓝瑾城。

    “小姐,我们现在要干嘛呢?”云初的脸露出一抹释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天生八字和纳兰风不和。只要两人见面,就立刻吵起来。

    “呵呵,你是怕他说你吧!初雪你先下去吧。”北清歌莲步一动,朝着她的屋子走去,嗓音幽幽的传来:“云初,你随我来。”

    ……

    不多时,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出现在了帝都热闹城繁华的街道之上。

    ‘“听说城外十里之外的桃花看的格外的灿烂,我们去看看?”

    “真的吗?”

    “千真万确!那里的景色十分的漂亮!慕名而去的人特别的多。”

    “那我们也去吧!”

    “那我们快走吧!”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北清歌清澈的双眸一亮,心中涌上了几分期待。

    刚刚迈出一步,北清歌神色一暗,察觉到周围空气的涌动,感觉到那些人只是潜伏,并没有散出一身的杀气。这些人是来监视谁的呢?心中涌上一抹疑惑。

    蓝瑾城不可能知道她已经离开皇宫了,那么以她的能力,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侍卫。

    北清歌买来一匹马,驾着马兴致勃勃的朝着城外疾驰而去。不同于帝都中的繁华喧闹,城外显得十分的幽静安逸。

    分外妖娆的挑花伴着清风,闯进自己的眼帘。

    北清歌动作轻盈的跃下马背,玄青的长袍在空中划出一抹弧度。”啪“的一声,手中一把雪白的折扇潇洒自在打开,上面泼洒着水墨风华。

    “真是美不胜收!这样的繁华之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片净土,不虚此行!”北清歌漫步在桃花林间,摊开手掌接着簌簌而落的花瓣。如此绚丽夺目的桃花,一簇接着一簇的盛开,宛如织锦而成的画面。

    “这片桃花林,开满整座山。每逢这个季节,便有很多人前来观赏!我还听说这里面有一个三生石,能够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的情人呢!也不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那位少女脸上带着羞涩哈缓缓的说道。

    北清歌只见身旁经过的俊男靓女皆是携手而来,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甜蜜,神色喜悦朝着桃花林深处而去。兴许是寻那三生石去了,不过,至今为止,倒是没有人见过传说中的三生石,到这里也只不过是寻得一丝机会罢了。

    “这三生石我到不知道,不过,这桃林中倒是有一个老酒仙,他的佳酿可是芳香四溢,令人流连忘返啊!只是,那老头的脾气有些古怪,那就可不是轻易到手的!”少年脆生生的说道,脸上那意犹未尽的神情,让听者也想尝尝那就的滋味。

    “我们走吧。”男子柔柔的对着身边的女孩说道。

    “好。”女子羞涩的说道。

    男子闻言,牵起她的手朝着桃花繁华出走去。

    北清歌看着他们隐秘在桃花处的身影,心底涌上一阵的温暖。美酒配佳人,自己若喝不上这就,岂不是白来了!桃林深处必定有那老酒仙,那我就会会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

    踏着软软的青草地,顶着绯色的桃花。北清歌一身玄青的长袍徜徉在桃花枝桠间,游碧色暮阳中,仿佛一张素白的宣纸上,沾染了碧草芳菲色,落下了弄墨色彩的神来一笔,

    越往深处走去,鼻尖那浓郁的香气便不停的往里钻去,北清歌的心也随之愉悦起来。

    一片桃花瘴赫然出现在眼前,北清歌眉头微微一蹙。环顾四周却未见半分人影,心中便已了然,游人自是知道这的厉害,所以才没有人靠近,不过,在北清歌仔细端看下,发现桃花瘴外不远处有一条隐蔽的小路,嫣然一笑似枝头娇嫩的桃花,朝着那走去。看来只有这里才可以平安的走进其中。

    但,还未靠近桃花瘴,一阵激烈的刀剑相交的厮杀声传进北清歌的耳中。

    北清歌美目宁晋在前方,只见纷飞舞落的桃花中暗藏着浓重的杀气。一道月牙色的呻吟,手中握着碧绿的笛子,迎上四面八方的黑衣人。

    另一道身着着黑色长袍的少年,也在战局中,微微喘着气。

    “主子,小心!”白华的脸上浮上一抹焦虑,看到云皇手臂上的建商,目光一暗,心底涌一分焦急。

    “唰——唰——”一道道淬着毒的箭朝着他们二人飞天盖地的射来。

    就在危机时刻,云澈脚尖轻点,亚麻色的长发卷着粉色的额花瓣向桃花上而去。手中的玉笛一扔,飞来的箭落在了地上。旋身一转,又翩然落地。

    白华随着云皇向着另一边退去,目光阴狠的看着这些突然冒出的杀手,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北清歌看着眼前动做一气呵成的男子,心底不由地暗暗赞叹。透过簌簌而落的桃花雨,北清歌看清了他那张俊朗如仙的脸庞,分明菱角,儒雅中不失霸气。一双狭长的眸子,带着睥睨苍生的目光,冷冷的扫过杀气浓浓的黑影。

    这些黑影也不是泛泛之辈,身形快如鬼魅,动作诡异,一时间让人无法捉摸。看他们誓不罢休的样子,只要他们的目标不死,也绝不会罢手!

    又淡淡的瞥了一眼,北清歌转身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并不想卷进这些无端的是非之中。

    却不料,一道淬着寒毒的箭笔直的朝着她飞速的射来。若不是她反应及时,恐怕早已经惨死在这道毒箭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