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醉卧桃林

    更新时间:2016-12-16 12:52:14本章字数:2522字

    “没什么!那个人死了吗?”北清歌微微一笑,转开话题。她才不要让人看出她的脆弱,清冷的目光瞥向云澈,淡淡的问道。

    “他身上的毒倒是没什么大碍!人是死不了,若小清儿想要让他死了,我这就去。”纳兰风调笑的声音响起,嘴边漾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呵呵!纳兰风是不是这几日蹦跶够了!想要体会一下死尸的滋味!”北清歌走了两步,坐在溪畔摆放的石椅之上,伸手抚摸着溪边的花朵,眼底浮现一抹淡淡的神情。不过,嘴里的话,依旧气死人不偿命。

    “呵呵,小清儿我开玩笑呢?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没有做,我先走了。”嘴角衔着笑,纳兰风若无其事的往桃花林外走去。

    “要走快点走,不要在这碍手碍脚的,是不能强求的!”北清歌缓缓起身,眼底充满了睿智。看着纳兰风欠片的表情,真想一脚给他踹出十万八千里。

    人活一世,求而不得的事情很多,即便是集天下之大权也不能掌握所有的事情。若事事都要强求,人啊,要该活的多累。

    还不如放开心中的负担,怀着宽广的胸怀,看尽日落日出,看花谢花开,认真的享受着每一天的生活。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线条优美的玄青长袍随着清风在空中轻轻一荡,脑后的三千青丝忽地扬起。肤若凝脂的容颜上洋溢着一抹朝气蓬勃的气息,那双宛如星辰灿烂的瞳眸,自然的流露着自信的光芒。

    没有经历过生死,没有经历过黑暗的人,永远体会不到生活在地狱中的感受,无法真正的额感受阳光的温暖。

    此刻的北清歌仿佛是黎明前的曙光,冲破乌云的桎梏,绽放出属于自己的最美的光亮。“呵呵,没想到你这个小娃娃,说的还有几分道理!来,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喝一杯!”老酒仙拍开酒坛的尘封的尘土,芳香四溢的就像从酒坛中慢慢飘散出来。老酒仙将清香的美酒倒入莹玉的酒杯之中。

    一股浓郁的到极致的桃花酒香,萦绕在众人的鼻尖,调皮的钻进他们鼻尖,那香味瞬间便席卷全身,让人沉醉其中。

    “喂!你这老头未免也太小气了吧!你就别吝啬了,美酒共饮岂不是人生一大了哉!”北清歌凌空一跃来到老酒仙的身边,夺过他手中的酒坛,一手执起酒坛,一手将一旁的酒杯一字排开。甘冽的美酒缓缓的斟满酒杯,浓郁的醇香席卷而来。

    “哈哈!你的脾气倒是比那老江头更合我意!若我再小气,岂不是让人抓住话柄了嘛!来来来,让我们畅饮一番如何!”老酒仙看到她这番豪爽的举动,心中不由生起了喜爱之意。

    他本就不喜欢被世俗所拘束,所以独自一人才来到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只可惜,那个老头先一步离开了,不然定然会与他不死不休!这小姑娘虽是年纪轻轻,倒也有几分不被世俗同流合污的态度!

    “呵呵,今日有缘与两位在此相遇,云澈先干为敬!”见此,云澈手握酒杯,一饮而尽。举手投足间却透露着一分温文儒雅,又无法让人忽视到他身上无与伦比尊贵的气质。

    “好!清歌在此也敬云大哥一杯,今日能够相遇便是一种缘分!”北清歌举起手中酒杯,仰头饮下那甘冽醇香的美酒,毫不做作的动作,不由地让云澈愈加的喜欢她一分。肤若凝视的脸庞爬上一丝绯红。

    云澈听到自己的心底有种碎裂的声音,一双狭长的凤眸忘记了一切,怦然心动来的这么容易。

    “今日贤弟有恩于我,若将来遇到任何困难,尽管到西陵国来寻我!这一枚玉佩便是我赠与贤弟的信物!”云澈从怀里取出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放在北清歌的掌心,眼底染上一分坚定。

    “既然云大哥好意,清歌就却之不恭了!”北清歌从容不迫地收起玉佩,丝毫没有注意白华那错愕至极的目光。

    谁来掐掐他!这不是真的吧!云皇竟然把自己贴身的玉佩送给了眼前的萍水相逢的人!白华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莫非是自己眼睛花了不成?

    桃花树下,流水溪畔,对酒当歌把酒言欢。簌簌飘落的桃花,随波逐流,水绿花红别样美。见此美景,云澈拿出长袍中的玉笛,轻轻的奏起婉转动听的曲调。

    桃花香处,在这一刻,他们放下了戒备的心。在这里没有尔虞我诈的生活,没有城市的繁华喧嚣,只有谈笑丝竹声。

    世外桃源,何处笙箫?桃舞相随,人生大快!

    北清歌手执酒杯慵懒的斜倚在桃树旁,美目轻轻阖上,耳边萦绕的笛声。浓密的睫羽投向长长的阴影,美目未阖,睫羽似蝶,唇畔上浮现一抹淡然甜美的笑容。

    花间醉,寒烟翠,更进一杯酒,众人皆醒我独醉。

    但,这种平静的日记还生多久呢?即便她想要平静的生活,其他人能轻易的放过她吗?

    淡淡的月光落在叶子上稍染光晕,花瓣披纱,仿佛出浴的美人,给人以致命的一击!

    北清歌单手慵懒的支着脑袋,侧身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脸颊上染上一丝的绯红,醉态间尽显着妖娆的姿态,自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莲香味,与这清洌的桃花香糅合在了一起,形成一股致命的诱惑。

    “清歌,来,我们再饮一杯!”云澈随着她闲适地躺在她的身侧,鹅黄叶嫩的草叶,衬着他身上的月牙白的长袍越发醒目。

    此时此刻,他卸下了一身的嗜血的气息,玫瑰色的唇瓣上漾着淡淡的笑容。轻摇着手中的酒杯,身体微微一斜,距离北清歌只不过一肩之间之隔。

    “不喝了,我醉了!”北清歌摆了摆手,说话时带着几分女儿家的醉态和几分慵懒。

    瞬间,让云澈的心袭来一阵阵的酥麻,一双狭长的凤眸中染上几分异样的情绪。

    “云兄,天色也不早了,清歌身体初愈,受不得风寒露重,我们就先行告辞了!”纳兰风将妖娆的俊颜上,浮现一抹拒人千里之外的笑容。

    刚刚的一幕尽收在他的眼底,他适时的出现,不然他会发现她的女儿身的。俯下身,伸出有力的手臂揽起北清歌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墨瞳之中滑过一抹怜宠的无奈。

    哎!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会照顾自己!但,她的酒量怎么这么的差啊!幸亏,诶有醉后失态的表现。这样的她,让他如何是好。而自己只能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清歌就拜托你了!”云澈缓缓的说道,心底涌上莫明的不舍,眼底滑过一抹莫名的情绪。

    “老酒鬼,我们就不打扰了!改日再会吧!记得明年的桃花酿哦!”

    “你快把这小酒鬼带走吧!不然老头子我简直没法活了!”老酒仙山羊胡子翘了翘,看了看已经所剩无几的酒坛,没好气的说道。

    眼中深处却含着笑意,能够遇到这个么合心意的小家伙,哪怕是两眼一盒!他也心满意足了了。

    纳兰风打横抱起北清歌,动作小心翼翼,充满了无限的温柔。

    “白华,我们走吧!”

    云澈看见纳兰风的动作,眼底染上一丝阴鹜,他竟然压制在心底的强烈的冲动,生怕自己会冲上去。

    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带着白华消失在桃花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