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6-12-17 11:27:59本章字数:2931字

    莲妃?

    北清歌微微一怔,她怎么会来?恐怕没有表面的这么简单吧。

    屋外脚步声轻柔,云初和初雪二女连忙上前行礼:“奴婢见过莲妃。”

    只见凌莲一身盛装出现在北清歌的眼中,卷翘睫羽间一双秋水明眸似水含情柔柔的看向北清歌。

    莲步款款,随着她的走动间那腰间的玉坠微微的晃动,三千的腰间一根深碧色绦带微微晃动,上面挂着富贵吉祥的八宝葫芦玉牌。

    步入房间,她目光在触及到北清歌时微微一凝,而后化作了极为柔和的微笑。

    “不知道莲妃前来所谓何事?”北清歌不慌不忙的依旧拥着早膳,眼神也不自觉的多看了莲妃两眼。

    心中生出一丝疑惑,她怎么回来,难道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凌莲摆了摆手,丝毫不介意北清歌的态度,笑着坐在她的对面。一双美目盈盈若水的望着她。

    “妹妹当真是好雅致,妹妹进来身子不好,我这个当姐姐的也为抽出空来,探望妹妹,望妹妹不要介意。”凌莲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抓起北清歌的手,而后柔柔说道:“他日只闻北府长女极为美貌,今日一见,方见妹妹才是那真惊为天人!”

    凌莲的手微微凉,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北清歌的心一震恶寒。

    “莲妃真是说笑了!本该是臣妾不懂规矩,没能前去隐月阁拜见。”北清歌嘴角勾起一抹淡而疏离笑痕,婉转的嗓音带着一份拒人千里的感觉。

    莲妃满意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目光瞥见桌上简单的早膳,眉头微微蹙起:“妹妹早上就吃这些?妹妹宫中的人未免也太怠慢了……若妹妹不满意,尽管提出来。姐姐在皇上面前还是算说的上话的。姐姐回去便给你调来一拨懂事的宫人过来。”

    北清歌笑容不变,眼帘微垂,暗藏着波涛汹涌:“呵呵,莲妃费心!这些东西都是臣妾吩咐她们做的。我平日里吃惯了这些,奴婢们也只不是照做而已。”

    这个女人一大早上是不是吃错药了,跑到她这里炫耀和蓝瑾城的关系亲密极了吗?那个种马,想起他心里就一阵难过。

    闻言,凌莲的心底升起一股怒火来。却不能发作,亲昵的拉着北清歌白皙的手,那语气真的好像是多年的姐妹一般:“不知道为何,一见妹妹,姐姐便觉得格外亲昵。妹妹若是有什么不满的,尽管提出来就好。”

    北清歌不想与她说下去,嘴角带着笑点了点头。对于凌莲的虚假的关怀,她的心底隐隐的生出一股不安来。

    两人又说了一阵,凌莲偏头看向窗外:“都这个时候了,小德子一早便来传话,说皇上中午要来隐月阁。妹妹,别看皇上身边有一对的人侍候,但,每一个能摸准皇上心思的,今日,姐姐便先行离开了,改日再来。”

    北清歌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不着痕迹的抽出被她握着的手,淡淡的说道:“莲妃忙去便是了。等哪日姐姐不忙,妹妹定当拜访。”

    略微一怔,莲妃笑容越发的浓郁,眼底闪现一抹精光:“那姐姐便等着妹妹了。”说完,便带着伺候的宫婢离开了汀芷苑。

    走出汀芷苑不远,凌莲一直挂着的温和笑容缓缓收敛,低声道:“紫萱,你看那清贵人如何?”

    紫萱一直小心翼翼托着她的手,此刻被她一问便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而小声的说道:“娘娘,那清贵人不似 表面那么简单。”

    眼神看向远处,凌莲的眼里漫过一丝笑意:“北家的女儿,皇上会在意哪个?你看看婉妃便知,皇上怕是已大半年没去澜雨阁了。况且有那件事情的存在,北家永无安宁之日。”

    紫萱笑着说道:“皇上原本就宠溺娘娘,这日后必定万千宠爱集一身。”

    莲妃脚步突然一顿,眼里的笑容骤减,她眼神望向了碧波湖尽头,秀丽的眉缓缓蹙起:“北家二女不足为患,只是那柳如烟,只要她在一日,本宫便万一日坐上后位。”

    金銮殿。

    蓝瑾城一双眼光射寒星,青眉含黛,正襟危坐在龙椅上,俊美无私的脸上带着寒意看着下面的众官员。

    大臣们左右相看,却没有人站出来。

    “平日里唇焦舌敝,偶变投隙,今日怎么都闭口不言了。这帮废物,关键时候一个个畏畏缩缩的,朕要你们何用?还不如全部拉出去斩了!”

    “嘭——”

    蓝瑾城顺手扔下手中的奏折,滚到北卿扬的脚下。他暴怒喝戾的声音响彻殿堂,众官员骇的不由身子微微打颤,幸而官府宽大,不然在金銮殿上失态,这可是沙头之罪!

    北卿扬不动声色的扫了自己手下的党羽,礼部尚书李峰左向前踏出一步,说道:“皇上,以微臣之见,长江泛滥工部承担全部责任。朝廷每年拨巨款修葺,今年却遭如此之灾。实举工部之过!”

    “皇上此言差矣,国库所拨的治理长江的银两,下方到地方时已经所剩无几了。”工部尚书严竣向右跨出一步,慌慌张张的跪下,沧桑的声音中夹杂中浓烈的不满。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眸直直的看向高高在上的蓝瑾城,无半分畏惧。

    “邱际你作何解释!”蓝瑾城的俊颜上惹上一层愠怒,尽力的压制着心底的怨愤。

    “回皇上,臣并不知情啊!这钱出库时,账上有明确记载,臣无半分贪恋。”只见邱际一身正气凛然的站出来。腰板挺得如松柏一般,不屈不挠的站在殿堂上。

    蓝瑾城凤眸微敛,透露一丝危险的意味,将目光直直的射向一副与我无关的北卿扬身上:“北丞相此时出现在你管辖范围内,给朕作何解释。”

    “微臣不知,下官定会好好彻查此时。皇上息怒,不要伤了身子。”北卿扬嘴角挂着一抹弧度,风轻云淡的说道。

    蓝瑾城怒气顿生,一双暴怒的眸子似乎喷出的火焰,要将他焚尽。

    “皇上这是为何如此愤怒,说来听听,或许本国师帮你解决呢。”一道戏谑的声音从殿外瞟了进来。

    蓝瑾城心中暗骂凤明轩,这厮不知道干什么去,现在才来,一会儿最好躲得远些,不然有他好看的!

    “国师驾临,朕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蓝瑾城看似慌忙的走下龙椅去相迎他。

    “皇上客气了!”凤明轩眼中的玩味甚浓,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来人,给国师看座!”蓝瑾城的声音中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他向前多跨了一步,生生的踩到凤明轩的脚,眼中似乎在说让你嚣张,脸上挂着无害的笑。

    凤明轩吃痛的脸色变了变,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眼神哀怨的说道:瑾,人家只是晚来一步而已,何必这样嘛!

    蓝瑾城实在受不了他的表情了,小厮的动作也十分的利落,拿来了椅子。

    凤明轩抽回自己的脚不客气的坐了上去,目光缓缓的扫了一眼站着的众官员,看出他们眼中的不悦,低沉的嗓音响起:“北丞相,你来这坐!”

    “微臣不敢!”北卿扬拱了拱手,眼底闪过一丝狠戾,他断定蓝瑾城与凤明轩有牵连,奈何他没有证据。

    蓝瑾城揶揄的看着吃瘪的北卿扬,心情大好,缓缓开口道:“不知国师所谓何事前来。”

    凤明轩收敛脸上的玩味,一本正经的说道:“昨日微臣在宫外游玩之际,发现一件有趣之事。”说完,眼神似有若无的瞟向北卿扬。

    北卿扬脸色微变,难道他知道了?

    “何事?”蓝瑾城知道他定时为自己带来好消息,不然也不会冒然来到这殿堂。

    “某一大臣对一青楼女子出手大方,千金一掷,毫不犹豫。似乎都比你这皇上还要富裕。”凤明轩面带微笑,说的这叫个风轻云淡。

    众臣只见龙椅上蓝瑾城面色越来越暗,眉宇间带着浓浓的怒意,大殿上的温度骤然冷了几分,有些胆小的大臣的双腿在臣服中打着寒颤。提心吊胆,生怕被国师看到就是自己。

    “国师,有劳告诉本皇是谁!”蓝瑾城如寒星般的眸子中直直的射出一股冷意,扫向大殿上的众人。

    凤明轩飘渺的眼神悠悠的向北卿扬瞥去,众官员都顺着他的视线寻去。当触及到北卿扬的目光时,北清扬的党羽心中一颤,慌乱的收回目光。凤明轩俊逸的嘴角勾起一道弧度,玩味儿的眼神终于越过他落在北卿扬身后的一品大臣李开的身上。李开目光一滞,双腿无力的跪在了地上。

    “饶命!来人拖出去斩了!”宽大的袖子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蓝瑾城愤怒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皇上,饶命啊——皇上——”李开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