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愤怒如火

    更新时间:2016-12-17 11:28:35本章字数:2472字

    只见众人神色各异,相互暗自使着眼色,心中对这位皇帝还是有些惧意。一位官员看了看北卿扬,轻轻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了。

    北卿扬神色一紧,向前一跨,微弯着腰,徐徐说道:“皇上,微臣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仅凭国师一言,难以说服众臣。”

    北卿扬向后若有似无的扫了两眼,他的党羽立即向前附和道:“皇上,北相所言甚是。还望皇上严加彻查此时,勿听了谣言!”

    “皇上——”

    “怎么王大人,本国师所调查的事情,到你口中变成了谣言!”

    “啪”的一声,凤明轩收回手中轻摇的折扇,一双美目中射出一道骇人的寒光落在他的身上,低沉的声音中难掩那份隐隐的怒意。

    “皇上,微臣不是这个意思。”王大人慌慌张张的跨出来,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神色一暗,额头沁出冷汗,朝袖中的手不停的颤抖着。

    蓝瑾城面无表情,微眯狭长的双眸,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冷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王大人,并未开口。

    “哦——王大人,那你告诉我,你是何意?”凤明轩慵懒的靠在金镶的楠木椅上,左手托着腮,清泉般的声音似缓缓流淌的小溪,扶过人们的心间,但又在这声音中听出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来。

    “国师,下官——下官——”王大人额头的豆大的汗水滴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声色颤栗的极力辩解,碰触他的目光时,却又无言以对。

    “怎么不说了!”一张妖孽的脸上挂着无害的笑,众人不由倒吸凉气,一时失神的都呆呆的愣怔住了。

    北卿扬面色如暗,心中暗骂,平日里到会能言巧辩,这样的废物不要也罢。

    “好了,此事朕意已决。谁在再三劝阻,一并拉下去斩了。”蓝瑾城见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便开口道。

    “皇上——”一大臣不要命的蹭出来,欲要开口说道。

    蓝瑾城怒目而视,那大臣畏缩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蓝瑾城声音透露着几分慵懒,几分急切,眼神似乎有些飘远了。

    有大臣还想说些什么,北卿扬狭长的狐狸眼扫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在说下去了。

    蓝瑾城缓缓地起身,向宫殿外走去,留给众人一抹俊逸的背影。凤明轩嘴角含笑,摇着折扇,随着蓝瑾城的背影而去。。“相爷——”一位五官端正的中年男子走至他跟前,想要说些什么。

    北卿扬大手一扬,江大人立即闭上嘴,顺着他的目光看着皇上离开的方向。直到北卿扬抬脚向大殿外走去,他的一些党羽亦步亦趋的在身后跟随者。

    北卿扬坐上一辆马车,别看这马车外表朴素,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上等的玉质镶成夫人靠椅,乌木香案,堪比皇家的装扮。

    北卿扬的马车扬长而去,一路向西。后面陆续跟随着几辆华丽的马车,直至到了北府才停下。

    脸上晦青晦色,北卿扬重重的一拳砸在茶暗上,一双狭长的眼睛掩不住冲天的愤怒。蓝瑾城你当真自己的羽翼丰满了吗?现在竟然不询问我的意见,直接下结论,看来不给你写教训,你当我是好欺辱的吗!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将他的思绪拉回了,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随他而来的几位大臣。镇定自若的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右手打开盖子,放在嘴畔轻轻的吹着,然后缓缓的送入口中。

    几个人相互打量着对方,有些弄不清楚,相爷为何如此镇静。难道这一切都在相爷的掌控之下吗?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相爷,今日之事您是否早已知道。”江大人试探的询问道,见他神色微变,看来相爷并不知道此事。

    北卿扬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幽暗的目光飘向外面,眸中闪过一丝狠戾,几人不寒而栗。

    几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相爷这到底是何意?彼此在对方的眼中寻找着答案,相互摇着头,不知相爷盘算着什么样的计谋。

    “相爷——”

    北卿扬左手一抬,江大人立即将话咽了下去,声色夹着隐隐的愤怒,说道:“今日之日,我确实不知情。李开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们怎么提携这么一个人。”

    “相爷,是李开主动找上门来的。当时我并未多想,如今……是下官的疏忽,请相爷责罚。”江大人眼底一片自责,声音中夹着几分颤栗。

    “罢了,这也不是你掌控的了的。我绝不容许在出现类似的事件,这件事只好作罢,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们几个了。”北卿扬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英挺的脸上挂着一抹温和的笑意,眼底一丝精明闪过,在坐的人谁也没有捕捉到。

    “相爷,下官有一事不明?”宋元清眉宇中写着一股深深的疑惑,抛出心中的问题。

    北卿扬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

    宋元清扫了一下在座的每个人,缓缓的说道:“素来什么事情都不过问的国师,却今日上朝并与相爷你为敌——”话说到这,他一顿,悄悄的瞥了一眼北卿扬,见他瞳孔一缩,他又接着缓缓地说着,“还有,你们是否还记的当初清贵人上次收到其他妃子的挑衅,国师竟然出手相救。据我所知,相爷的二女儿与国师并不熟识,那这又何解?”

    他的话如抛出的炸弹,一时间让人们议论纷纷。

    “宋大人说的到有几分道理。”

    “是啊。”

    “……”

    北卿扬听了他说的,不由一怔。清儿怎么会与国师那么熟稔呢?不然那个凤明轩为何如此帮助她呢?难道暗中受了蓝瑾城的意?不可能!蓝瑾城对北家的人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再派人保护清儿。他也暗中调查的凤明轩的来历,传回来的消息,确实与他的身份相符,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他派人监视,也并未见他与蓝瑾城接触,也为与其他人接触……看来,他有必要弄清楚这件事,不然会坏了他的大事。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如若有事,我会派人告知你们。这几日你们行事谨慎些。”北卿扬幽幽的开口说道,眉头微蹙。

    “相爷,下官先行告退了。”几个人先后告别后,便各自回到府中。

    北卿扬坐在椅上上,脸上不掩愠怒,他愤恨的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杯子碎裂的声响吓了旁边的小厮一跳,他从未见过相爷这般生气过,正欲开口。

    “老爷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薛玉莲身着一身淡紫色的华贵紧肤锦服,广袖宽松,白玉要带。风情万种的堕马髻上只简单插了一根彩霞金步摇,那尾端金色的流苏缀着深红色的宝石,在她面颊留下淡淡光泽,这般气度,颇有了一番姿态。

    “还不是蓝瑾城!”这一句话似在牙缝中挤出来的,他愤恨的脸看上去有些狰狞。

    “老爷,过几日我进宫为你探探口风,莫要生这么大的气,伤了自己的身子,多不值!”薛玉莲眼角微翘,说不出有多么的勾人魂魄。

    “还是夫人最好,心疼为夫。”北卿扬拉起她的手,岁月她的身上并未留下什么痕迹。

    薛玉莲妩媚一笑,轻轻的倒在他的宽阔的怀中,北卿扬的嘴角勾起一道弧度,目光灼灼的望着怀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