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对影三人

    更新时间:2016-12-18 10:33:50本章字数:2846字

    “瑾城,北卿扬那只老狐狸要跳脚了吧!”凤明轩嘴角勾起玩味儿的笑,慵懒的靠在金子雕刻的盘龙的柱子上。

    “是该让他吃吃苦头的时候了。轩,那只老狐狸必定要调查你一番。以后你行事更要小心几分了。” 蓝瑾城一袭锦衣金冠,藏蓝色的长袍泛着清冷的光,双眸幽深似海,粲然生辉,风流倜傥,周身散发着一种霸气而魅惑的气息 。

    “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你可别忘了,我可是人人景仰的国师,那只老狐狸不敢 对我做出什么。反倒是你,该留意你身边的人。”凤明轩挑了挑眉,看着蓝瑾城。如果没有他,自己与弟弟可能早已经死了。但是,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

    “别闹了,轩。一切就按着原计划执行。”幽幽的叹了口气,他的目光落在窗外。

    凤明轩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漠的疏离,哀伤惆怅,久久不能消散,凤明轩悄悄的退出养心殿,

    不知道,那个丫头在做些什么?若不是最近有要事在身,他一定再次带她出宫游玩。

    当蓝瑾城收回游离的思绪时,才发现凤明轩已经离开了。看着书案上的奏折,他不由的皱了皱眉,然后埋头批改奏章。想起那张活灵活现的表情,蓝瑾城时而眉头紧皱,时而眉头微展,时而嘴角衾着笑,时而脸上布满着愤怒。

    蓝瑾城紧紧的将所有心思放在公文之上,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时间。在抬头时,外面已经拉开了夜幕。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出养心殿。

    月明星疏,愁云惨淡,清辉似霜。

    百花绽放的御花园中,微风拂面,卷来阵阵暗香。可是真正沁入心肺的,却是北清歌身上淡淡的莲香味,随着如水清凉的夜风,飘散在空气中。

    北清歌低眸走在无人的小径上,神色暗淡,想起清晨凌莲的话。摸底抬起头来,清澈透亮的双眸映着月色的清辉,染上一抹淡淡的哀痛。

    看见那道身影后,眼底划过一片讶然,北清歌呆愣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蓝瑾城,一时间慌张无措。

    蓝瑾城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停止了,一时间微微怔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见她的没有了往日的戒备,脸上带着一抹错愕的看着自己。

    片刻之后,却只见北清歌换上一副浅淡的笑容,脸上已然没有了错愕,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戏谑和淡然。轻描淡写的说说道:“呀!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遇到晦气了,人倒霉的时候还真是什么嗖阻挡不住!”话落,婉转动听的笑声在寂静的御花园中响起。

    蓝瑾城听着她的话,目光一寒,陡然闯进他那双神彩盎然的双眸之中,那满眼的不屑和无谓,无不挑衅这他。

    北清歌每次见到他都像一只刺猬,将自己全身的刺都对准了他。心中涌起一股无名的怒意,猛然又想起轩护着她的场景,眼神一黯,反手扼住她的腕,冷冷笑着,沉声道:“怎么,还以为这是你的相府,把三纲五常,夫妻礼数都忘了?”

    北清歌微微一怔,冷笑一声,黛眉挑起,竟大逆不道地直呼其名,云淡风轻地反问道,“三纲五常?蓝瑾城,你以为我与你后宫中的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一样,见到你恨不得自己八爪鱼化身,紧紧的在你身上,不下来吗?你还真当自己是稀世珍宝啊!”

    蓝瑾城听着她一句接着一句的暗讽自己的话语,一时间竟然愣住了,紧握着她皓腕的手猛地一松,只觉的掌心落空了那温暖。

    见状,北清歌另一只上来掰开他的大掌,却纹丝未动。

    那柔软的触感,轻轻的撩拨蓝瑾城。心一动,顺力将却不敢敛入自己宽阔的怀中。

    清冷的月光照在蓝瑾城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他的下巴紧紧抵在她肩上,表情动容,一瞬间,竟然冷静的北清歌慌了。

    “喂!这又没有旁人,你做戏给谁看呢?”耳畔传来一个婉转动听却带着讽刺的嗓音。内力一涌,猛然的挣开他的怀抱。北清歌的眼底染上深深的不屑紧紧的凝视着蓝瑾城,清眸中竟然毫无半分的温柔可见。

    蓝瑾城定定地看着她,心底无端涌出一怅然失落,心无声的疼痛着。他一直抱着复仇的心态对待着她,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却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心中。

    “难道不是?”北清歌幽幽地说,又是话中带刺,倾城绝美的脸上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

    “若你这么想!随你怎么说。”蓝瑾城阴鹜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她,沉吟片刻,低声说道。冷冰的嗓音找不到一丝的温暖,俊美如斯的面容上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越过一脸笑意的北清歌缓缓的走过,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身影。

    北清歌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忽然间莫名地觉得……

    他的身影那么寂寞,可是想起他曾经对自己的种种绝情,心便硬了下来,伸个懒腰,转身朝着汀芷苑走去。

    蓝瑾城背对着她独自行走,听着那轻巧的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猝不及防地蔓过一阵惊痛,不由得停下步子。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十指关节透出青白的颜色。

    他无法容忍自己对北卿扬的女儿真正的动情,无法容忍自己竟然会爱上那个女人,更无法容忍她对着其他的男人巧笑嫣兮。

    若爱了,便深爱。可是,爱上了又怎样。若是满身的伤痛,何必执着呢?

    北清歌刚刚回到汀芷苑,初雪便提着小竹篮匆匆回了内室,娇嫩的脸上带着笑意道:“奴婢采了许多花瓣。”

    北清歌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纱衣坐在窗前,目光瞥见窗外。回眸看了一眼初雪手中满是花瓣的的篮子,笑道:“那日我随口一说,这几日你便一直在采花瓣。”

    初雪放下手中的竹篮,脸上带着笑意立在北清歌的身侧,脸颊染上一抹淡淡的绯红,

    北清歌微微一笑,偏眸看了她一眼。初雪的模样倒是清秀,明眸皓齿,若是好好打扮一番,并不比皇宫中的妃子差。

    初雪脸更红了,忍不住的问道:“这东西真的管用吗?奴婢……还从未见过呢?”

    北清歌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微微一笑,扫去心中的不悦,从竹篮中挑了一些带着露水的花瓣,放进瓷碗中,轻轻的捣碎,一阵清敛的花香在夜空中飘散。

    “难道你还不信我这个贵人不成?准保你的脸蛋一会儿和娇艳欲滴的花一眼娇嫩。”北清歌笑着打趣,话音落下,云初脸蛋霎時变的通红。

    初雪的面色略带着几分的尴尬,嗫嚅了半天小声的说道:“就算变美了……也没什么用啊……奴婢也不能嫁人。”

    手中的动作一滞,北清歌捕捉到初雪眼中的一抹失落,脸上立即露出一抹笑容,看着初雪说道:“谁说不能嫁人了?放心,我一定为你寻得一个好人家!”话落,她也不顾云初的羞涩,让她坐下,将捣碎的花瓣涂抹在初雪的脸上。

    “奴婢……奴婢只是随口说说,不想嫁人的。”初雪手足无措的想要解释,北清歌却只是笑笑,轻声道:“呀!不要在动了,不然这就浪费了!”

    过了一个时辰,北清歌拿过手绢擦去她脸上的花瓣。初雪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北清歌蹙了蹙眉头,一脸凝重的说道:“哎呀,这可怎么是好?”

    初雪面色一变,眼里隐隐的带着担忧。

    北清歌指了指一旁的镜子:“你自己去看看。”

    初雪着急的跑到铜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时间呆愣住了。哪有那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宫女。

    “奴婢的脸…·”初雪瞪大了双眸看着镜中的自己,虽不是肤若凝脂赛白雪,可也滑若丝绸双颊粉嫩,比之之前的摸样不知道水灵了多少倍。

    这东西还真的如此神奇?

    看着她又惊又喜的样子,北清歌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看来,效果比我预想还要好。以后,你便日日用这花瓣敷面,定然让你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初雪双颊一红,转过身来,羞涩道:“贵人就知道取笑奴婢。”

    北清歌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到初雪身旁,细细看了一番,轻声道:“看来,我要早点给你找个人家了。”

    “贵人,你又取消奴婢。”初雪面色一红,羞涩的跺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