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灼灼烟华

    更新时间:2016-12-18 10:34:34本章字数:2085字

    一阵风吹过来,北清歌顿时觉得心情畅快了许多,终日呆在这皇宫中,就是没病都快憋出病来了。她可是不想 继续下去,她必须出去走走。

    对了,有时间,去找纳兰风玩去。北清歌的无精打采一扫而空,反而清澈的眸光中染上一层久违的兴奋,不知不觉她绝色的脸庞上绽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初雪忽然想到了什么,轻声说道:“奴婢倒是忘了,适才去摘花瓣時,听的别宫的宫婢说,夜祥国派了使节来皇城,不日便到。”

    夜祥国?

    她忽然想起蓝瑾城那是在凉亭中眉头紧锁的模样,原来他一直焦虑两方战事。忽然,北清歌有那么一刹那,发现蓝瑾城是那么的迷人,令她不舍移开视线。如果他不是蓝瑾城,她不是北清歌,是不是故事的开始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了吧。她莞尔一笑,不再继续遐想下去。

    蓝瑾城费了很大功夫评定战事之后,两国便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一向孤傲嗜杀的夜祥国会突然派来使节觐见?

    “听说,皇上会为夜祥国使节大摆筵席。到時,各宫妃嫔都会到。”云初想了想又道。

    见北清歌陷入沉默,初雪有些费解,摆了摆手道:“贵人…。贵人…。奴婢伺候您用桃花膏吧。”猛的回过神来,北清歌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这花瓣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脸上的憔悴一扫而光。肌肤柔滑有光泽有弹性。脸颊上带着淡淡绯红,只需一眼,便足以倾尽天下。

    白皙的手抚上滑嫩的肌肤,嘴角微微向上翘起。

    “贵人本就倾国倾城,用了这面膏,仿佛九天玄女下凡。皇上若是见了,指不定魂都丢了呢。”初雪看着北清歌完美的容颜,眼中带着惊艳。

    北清歌嘴角勾勒着淡淡的微笑,眼前浮现那张俊美的容颜,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哀伤。

    一清早,汀芷苑便接到圣旨,今晚在水云涧举行宴会,各宫妃嫔齐至,北清歌也不得例外。

    听了旨意,北清歌面容沉静,让人看不清眼底思绪。

    简单的梳洗后,初雪给她找了一件水粉色的拖地长裙,皱着眉轻声说道:“贵人今天必须穿的隆重些,不然可让人瞧不上。”

    这次北清歌没有拒绝,目光落在那件华丽的盛装:“好就这件吧!”

    换好衣裳的北清歌一改往日的清丽,做工精致花纹衬托着她姣好的面容多了一分无与伦比的尊贵。

    一只见到的发簪将发丝轻轻的挽起,清澈的双眸映着清辉。樱红的唇瓣漾着水蜜 的色泽,脸颊上略施粉黛,长发随清风飘起来,伴随着垂坠的响声,仿佛误落人间的仙子,迷迷离离,让人不禁升起怜爱。

    轻轻迈步,她气质高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淡雅的气质。打开乌木镶金匣子,里面琳琅满目满是精巧的首饰。

    这些都是蓝瑾城赐与的赏赐,每一件都极为奢华,只是北清歌并不喜欢这些繁华复杂的饰品。

    初雪翻了一阵,挑了一根金步摇,插在她的发髻间,霎時淡淡光华映照面颊,是说不出美艳动人。

    “贵人参与此等盛宴,必定不能被其他妃嫔抢了风头。要好好打扮才是,不过,这也许只是奴婢瞎担心,贵人的姿容气质,整个后宫怕也没人比都了。”

    听的她的话,北清歌淡淡一笑,抚了抚发髻上的金步摇。

    细细看了她一番,初雪又挑了玉鸾步摇簪插在发髻另一端,又挑了折枝花形金钿别在发上,配了与金钿相同色的鎏金耳坠,将北清歌淡雅的模样妆点的越发妩媚几分。

    清秀与妩媚同时出现在一张脸上,北清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高贵和美丽。

    初雪心思缜密,并未给她挑太过奢华的首饰,倒颇让她满意。微笑间,她又拿起那根深碧色玉兰簪子插在发髻中,只留下一截精巧的玉兰花形。

    “贵人为何每日都戴这支簪子,可有什么来历?”初雪轻轻替她傅粉,瞥见那簪子,忍不住轻声笑道。

    北清歌话语轻柔,并不提及簪子,只静静道:“不必再画了。”

    “小姐,您可真美,今晚只怕没有哪宫娘娘能与您争辉!”云初发自肺腑的赞叹,心中也替北清歌欣喜。

    微微一笑,北清歌看了看自己光洁的额头,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新奇的想法。于是拿了花钿贴着眉心中央。

    “贵人,好像仙女下凡一般。”云初眼里带着惊艳,称赞道。

    北清歌摇头,并未回答,她甜甜一笑,犹若明月出云绽放光辉,一煞那间,整个房间似乎都被照亮了几分。

    如今打扮完毕,只等晚上夜宴到来。她看了看窗外艳阳高照的景色,嘴角笑容微微收敛,心中莫名涌起一丝不安。

    夜色如玉,盈盈生辉。

    养心殿中橘色的宫灯,映照着高叠的公文。蓝瑾城俊酷的面容,在灯火的掩映下,显得越发冷寒。一头黑如乌檀木的青丝,缓缓垂泻而下。

    “皇上,上次的事情属下并未查到任何眉目,北卿扬做的极其隐蔽,只要与那件事有关的人,无一幸免,全部死在他的手中。”墨琛递给蓝瑾城一份情报,脸上依旧是带着招牌表情,没有一丝波动。抱着剑,站立到了一旁。

    蓝瑾城打开暗影的情报,迅速获取上面的信息。剑眉下如星辰的眸子,凝锁着手中的情报,浮过一抹幽冷的暗芒。

    “启禀皇上,晚宴要开始了,现在该走了!”小德子站在一旁提醒道,恭敬的说道。

    “嗯!朕知道了!”蓝瑾城冷冷的应道,冷酷的俊颜之上,没有丝毫变化。手指握着朱砂笔,不紧不慢地批阅起军情公文。

    墨琛眉毛微微挑了挑,显然对他的淡定感到有些诧异。皇上不是对北卿扬恨之入骨吗?怎么听到这个消息,如此淡定?不过如今前线战事紧张,皇上五日后便要亲自率兵出征,以皇上顾全大局的性子,先处理国事也在情理之中。

    “皇上……”小德子的脸上似乎是一朵绽放的花朵,只是额头的沁着汗出卖了他此时的心。

    蓝瑾城眉头紧蹙,微微有些不悦,但看看窗外,起身,大步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