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桃源看戏

    更新时间:2016-12-18 10:35:03本章字数:2932字

    御花园中,有几名穿着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在聊着天。

    “皇后姐姐,听说皇上和那个清贵人可是闹得不可开交,皇上近来更加宠爱莲妃了。”柔妃细声细语,摇着手中的扇子说,眼底写满浓浓的嫉妒。

    “是啊是啊,最近莲妃好像很是得宠呢,圣宠久久不衰,就连刚进宫不久的清贵人,也就被皇上宠了几天,还是被皇上给冷落了呢,莲妃是不是有什么手段,让皇上这般着迷。”澜妃眼底尽是鄙夷,俏丽的容颜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你个没有背景的女人在这深宫中,在怎么得到圣宠,也不过是一块水上的浮萍,她也闹不出什么来。”纤细的手指端起桌上的清华戏蝶杯子,如樱的小嘴细细的品尝着杯中的茶,柳如烟眼中满布 满得意,凌莲尽管你占尽了瑾城的爱有如何,这后位还不是我的吗。

    但这时,穿着淡粉色华衣凌莲走进了她们的视线,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虽然后宫的妃子都知道她的容貌是世间少有的,但是她绝美的容姿还是会让女人们嫉妒如狂。

    “莲妃参见皇后,皇后金安。”莲妃如清泉般的嗓音溢出嘴畔,看着她没有给皇后行大礼,其他的妃子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戏谑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柳如烟斜了莲妃一眼,然后开口说:“莫不是妹妹忘了自己的你还把我这个皇后放在眼中吗?”

    柳如烟突然话锋一转,转向了趾高气昂的莲妃:“莫非莲妃妹妹不知道尊卑吗!”柳如烟挑了挑眉毛。

    “哦,那又怎样?”莲妃缓缓入座,微微挑起好看的眉。

    柳如烟隐隐有些怒意,然后上扬起嘴角:“皇宫礼仪难道是虚设吗?见到本宫不行大礼,这叫尊卑分明吗?本宫尽责,并没有怪罪。而叫你给本宫请安,这又有什么不对吗?还有你用那样的语气跟本宫说话,是一个小妾对待正室的态度吗?”

    “哼,正室?你放心,按照皇上对你的宠爱你绝对坐不上皇后宝座的,不过……”莲妃忽而璀然一笑,迷惑了众人。

    “话是没有错。”柳如烟顿了顿,宛如柳叶的秀眉一挑,目光中夹带着挑衅的意味,接着说道:“不过莲妃好像忘了现在本宫已经当上了皇后,尽管你受尽宠爱,但我现在依然是这六宫之主,你们的皇后!容不得你嚣张蛮横!”

    在一旁的澜妃和柔妃见柳如烟很是震怒,怕莲妃事后找她们麻烦,便一齐跪下来求情:“请皇后娘娘饶过莲妃姐姐的无心之失,再给莲妃姐姐一次机会吧!”

    说完,澜妃还使了使眼色,示意莲妃跪下,但莲妃似乎装作没有看到,膝盖依旧没有弯曲一下。

    “澜妃,柔妃,你们也都看到了,是莲妃屡教不改,以下犯上,没有尊卑之分,这就休怪本宫的狠心!”柳如烟厉声道。

    在一旁的莲妃似乎也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连忙跪下,抓住柳如烟的凤袍:“皇后姐姐,莲妃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请皇后姐姐饶过莲儿一次吧,莲儿下次定不会以下犯上了!”

    “哦?”柳如烟得意地扬了扬眉毛:“莲妃下次真的不会再眼睛瞎了,没有看到本宫?莲妃下次难道不会在皇上面前说本宫的坏话?本宫饶了你这次,你确定你不会再犯?好了,先掌嘴十下,以示惩戒,本宫都要让后宫的皇上的妃子们都要瞧瞧,看谁以后还敢坏了宫中的规矩!”

    话落,萱碧已经在柳如烟的示意下,走到了跪着的莲妃的面前,开始掌嘴。

    因为莲妃仗着自己得宠,并不把奴才当个人,而萱碧就遭到过莲妃的毒打,所以那赏给莲妃的几个巴掌,似乎用尽了全力。

    十掌完,萱碧开心得意地回到了柳如烟的身后,很满足,也更喜欢这个睚眦必报的主子。

    莲妃顶着红肿的脸,说:“柳如烟,你给本宫等着,我回去叫皇上来,看你还得意的起来!以后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今天的十掌之仇,本宫记下了,他日必还!”话落,莲妃长袖一甩,摸着红肿的脸走了。

    而澜妃和柔妃见没什么好戏可以看了,便俯下身子请安也走了。

    “皇后娘娘,莲妃回去找皇上了,我们该怎么办啊。”萱碧听了莲妃那样的狠话,自己也见识过莲妃的狠绝,怕自己的主子会出事,担忧的说。

    柳如烟似乎并不在乎皇上来不来,勾了勾嘴角:“放心吧,萱碧,皇上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可是……”萱碧还是满脸的担心。

    “好了,没什么可担心的,今天别因为莲妃一事而破坏了我们的兴致,那可真的划不来。”柳如烟满面笑容地走了。

    萱碧摸了摸鼻子,跟在了柳如烟的后面。

    “凌莲那你在得宠有如何,皇上他不会怎样。”柳如烟想。

    北清歌领着云初和初雪走在御花园中,闻到了一种香味。寻这香味,北清歌慢慢地步入桃花林。

    北清歌闭着眼呼吸了一口桃花林的清新淡雅的香气,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谐。

    柳如烟想:“还是古代的人知道享福,连呼吸的空气都比那干净。而我,在那个时代里,闻到的都是血腥的气味,到处都是人情世故……”说着说着,有两行泪已经滑落在绝美的脸庞上。正想着,忽然,一声怒喝打破了原本安静的气氛。

    “皇后,你有没有把我这个皇上放在眼中!是不是你把莲儿给打了!”蓝瑾城那蹙起的眉头似乎还是那么的帅气,只是脸上的怒意有些骇人。

    北清歌听见柳如烟的话语冷如冰,说:“皇上应该注重在别人眼里的尊贵气质,怎可胡来!臣妾是皇上的结发妻子,皇上应当尊重臣妾几分吧!”

    柳如烟边走,抬起了头,也看到了站在蓝瑾城旁边的等着看她好戏的莲妃!“呵呵,果真奈不住性子,要来教训我了呢。”柳如烟想着。

    蓝瑾城觉得柳如烟说的话确实有道理,便直入主题:“罢了罢了,朕今天来找你,是为了说明一件事的,听说皇后你赏了莲儿十掌是吧。”这次蓝瑾城的语气并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柳如烟摇了摇手里的扇子,走到蓝瑾城面前:“这并不是听说,而是确有其事。莲妃见到臣妾并不请安。这是以下犯上,目无尊卑,臣妾作为这六宫之主,就应该一视同仁,不要因为皇上最近宠她,而目无后宫里的规矩!臣妾打她十巴掌也算以示惩戒,也是让这后宫里的妃子们守点规矩,这是臣妾的分内之事。”

    “你!”蓝瑾城无言以对。

    “再说……”柳如烟话锋一转,戏谑的眼神看着凌莲:“这后宫之事不算皇上的管辖范围。之所以有皇后,那是因为怕皇上又要烦前朝还要烦后宫,根本忙不过来所以设立的。现在臣妾在帮助皇上管辖后宫,有何不妥吗?”

    “这……可是你不应该不让朕知道你打莲妃了。”蓝瑾城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但是柳家的颜面还是要给的。

    柳如烟笑了一声:“皇上有那么多奏章要批,要是这么点事情再惊动皇上,太后会说臣妾不理解皇上的辛苦呢。”

    柳如烟转了话锋,面对着花容失色的莲妃说:“倒是莲妃,作为一宫之主,不帮着皇上分担也就罢了,还在皇上批阅奏章的时候去,而且就你被打了十巴掌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还要牵扯到皇上。别人知道的是说本宫打了你,不知道的指不定说皇上昏庸呢。你说,本宫是不是该治你的扰乱皇上思绪,耽误国事之罪论处你呢!”

    莲妃吓得跪在了地上,说:“真是对不起,我错了。皇后娘娘,臣妾不应该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而耽误皇上处理国事,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

    柳如烟转过头,只当做没看见。

    莲妃见状,给皇上使了使眼色。蓝瑾城开口道:“罢了,既然这事情已经说清楚了,是莲妃目无尊卑,以下犯上在先,罚俸三个月。而皇后治理后宫有功,赏赐番邦上次进贡的玉如意一对,以示嘉奖!”

    柳如烟不冷不淡的俯下身子:“谢皇上赏赐。”

    莲妃不甘心的也俯下身子:“谢皇上开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