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重逢故人

    更新时间:2016-12-19 13:19:34本章字数:1994字

    北清歌一路上盘算着,如何让纳兰风在不知不觉中将江氏宗族的生意扩张到几国去呢。

    万一让蓝瑾城发现,反倒会惹祸上身,倒不如便来个正大光明,反倒让他放松警惕,自己也会早些脱身。

    北清歌的推断确实准确,之前从纳兰风那里听到蓝瑾城暗中秘密调查她,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然而蓝瑾城并未对北清歌的怀疑减弱,相反他更加觉得北清歌深不可测,她的身上定然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呢?

    日后,蓝瑾城没有想到,北清歌会义无反顾的喝下他给的毒。他不明白为何,她死后一夜之间,帝都著名的商号全部迁移出去。为夏玄国带来多重的损失,而他自己一直活在悔恨中,知道他知道她还活着。

    一颗颗饱满的夜明珠将这隐蔽的阁楼照的通亮,纳兰风一袭墨绿长袍坐在书案前,右手执着狼毫笔,左肘支在桌上,纤长的手指搭在眉心,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明显他遇到了困难。

    “什么事情能把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纳兰公子难住!看着眉头皱的,这怎么可能是那个玉树临风的纳兰风,简直就是一个遭老头子嘛!”北清歌慵懒的靠着雕刻栩栩如生的柱子上,打趣着说道。

    一道如莺歌一般的声音婉转的在耳畔响起,心底仿佛流过一汪清泉,清洗内心的烦乱。纳兰风惊喜的抬头,目光闪烁的看着北清歌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而北清歌一袭白衣胜雪,明亮的光打在她的身上,叫人移不开眼。

    “小清儿是,不是十分想念人家。所以,从皇宫中偷偷地溜了出来。可千万不要让瑾城知道啊,不然人家的小命不保啊!”说完,仿佛真的很怕蓝瑾城会找他麻烦似的,一只手抚上心口,一脸惊慌害怕的摸样。

    北清歌无奈的瞥了他一眼,眼中写满了嫌弃,微微挑眉,嘴角勾着玩味的笑,缓缓地开口道:“纳兰风,你是不是缺爱啊!”

    “小清儿,你怎么会知道,人家缺少你的疼爱嘛。”纳兰风作势就要向北清歌的怀里倒。

    北清歌伸出手将他推开,然后嫌弃的拿起绢丝手绢擦了擦手:“哪凉快滚哪去!”

    纳兰风一脸受伤的表情,在北清歌眼中此时的他十足像一个怨妇一般,不甘心的跺着脚,嘴中还念念有词的说着:“小清儿,人家的一颗心就这样让你伤了。”

    “噗——”

    纳兰风箭一般的眼神射向笑的花枝招展的叶桑柔,意思是说,你在笑一个试试。

    叶桑柔无辜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坐着的主上。好吧,又不是我故意要看的,你凶什么凶啊!

    “你自己弄的这么贱!还怕桑柔笑你吗?”北清歌幽幽的说道,眼中的嫌弃毫不掩盖。

    “好了,和你开玩笑呢,何必当真呢?不过,小清儿,为何今夜出宫,有何要事吗?”纳兰风收起了玩世不恭的风范,坐下来,认真的询问道。

    北清歌什么也没说,反而将目光放在叶桑柔身上,此时,桑柔才想起自己进来的目的。

    “主上,有消息传来有一股不明力量,从各各行业攻击着我们。此事,我不敢擅自做主,于是来询问风少主。”叶桑柔娇美的脸上布满了愁云,将得到的消息准确的传达着。

    “哦?到底是谁的势力,有这么大的本事与我们抗衡,难道是左相?”纳兰风猜测道。

    北清歌不语,脸上并未出现什么大的波动,眸底闪烁着光,不知想着什么。许久,她才开口询问:“风,为何猜测与左相有关。”

    “这——这——”纳兰风有些吞吐,不知该怎么说。

    “主上,他似乎在暗地中招兵买马,所以需要大量的钱财。若不打压我们,他哪来的那么多钱。”纳兰风嘴角衔着一丝得意的笑意。

    “只能是他了,难道蓝瑾城不知道此事吗?”北清歌的目光有些幽暗且悠远,一双清澈的水眸此刻深沉带着一丝的疑惑。

    “根据我掌握的情报,瑾城并不知道此事。恐怕他知道的可能是另一种消息吧!对了,小清儿,上次你交给我的商业计划书,真的是太棒了。现在江氏不断的在各个国家渗透,已经取得不小的成绩了。还有,你让我找的流浪的孤儿,我已经妥善的安排好了,他们正在接受严密的训练,而且按部就班的分出种类来,将会渗透江氏的各个行业中。”纳兰风说着话时,眼底闪耀着光芒,似乎他看到追随她站在顶峰的那一天了。

    “这些仅仅不够,我要让江氏的产业扼着所有国家的经济命脉,一旦发生战争,我要让他们不战而败。”北清歌每说的一个字都清晰的传进他们的耳朵中,如天籁般的嗓音中充满了自信。

    纳兰风的心底激起了前所未有的信心,心潮澎湃的看着一副风轻云淡的北清歌,唯我独尊的模样。幸而她现在只是女子,若不然成为皇上,恐怕世间还有几个男子能够与她比肩。

    “风,另外你帮我搜集北卿扬一切犯罪的证据,特别是谋权篡位的证据。”北清歌似乎不关几的说道。

    “小清儿,你可要想清楚了,那可是你亲爹啊,可不是我爹。”纳兰风想不到她竟会如此做,有些大为吃惊。

    “恩,你只好这么做。”北清歌的眸底染上一层悲愤,她那可怜的娘到死都没有等到挚爱的人去看望她一眼。

    纳兰风似乎看穿了她心底的忧伤,开口说道:“小清儿,我们出去逛逛吧。”

    “好。”

    二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月光清冷,白衣胜雪,绿袍深沉,随着行走飘飞而起,赫然如两只展翅欲要翱翔的雄鹰。

    穿过一座桥,很快便来到一处挂着精致木匾的亭子。

    两人坐在其中,北清歌抬首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出神。而一旁的纳兰风一同看向浩瀚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