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心情愉悦

    更新时间:2016-12-20 13:06:22本章字数:3019字

    天边泛起一层层薄薄的金光,犹如一滴金色的浓墨,泼洒晕染在素净的宣纸之上,色彩递变着由中央蔓延开来。

    一滴滴晶莹的晨露,在清风的吹拂下滚落下来,落在黑土之中。星星点点的花朵,卷着清晨的露珠,熠熠生辉。

    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昨夜北清歌并没有睡好,楚清一直在他的梦中,想起他们的美好,不由地眼神一暗。

    楚清的那句:就算离开了全世界,我也舍不得离开我的清歌。

    可是楚清,你竟然骗我!

    将脸深深地埋在被褥间,三千青丝顺着肩膀滑落,只剩冰凉。

    当云初端着一盆清水走进房间时,看见北清歌此时的模样,慌忙的把水放在桌上。快步走向榻前跪下:“小姐,你有事怎么了。你是不是闲云初的命长,是不是的吓我一次。·”

    听见云初的话,北清歌微微的抬起头,嘴角带着笑,只是脸上纵横交错的泪痕吓坏了云初。

    “小姐,你到死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吗?”刚刚还有些调笑的声音,此刻云初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激动的抓着她的胳膊。

    动了动干涸的唇瓣,北清歌清脆的嗓音有些沙哑:“别哭,我没事……只是夜里做了噩梦,吓到而已……”

    见到小姐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云初的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酸涩。

    “小姐——”扁着嘴,云初嗫嚅了一声。

    “别哭了,再哭我把你嫁出去。”北清歌带着威胁的意味劝慰道,却没顾及到自己美目已经哭的红肿了。

    云初吸吸鼻头,用力的点头。窗外的初雪看到这一幕,心中感触万分。自幼她便被送进宫中做婢女,受尽了白眼和屈辱,幸而皇上救了她,她才活到今日。自那时起,她便是皇上的手下,为他收集各种情报。直到贵人的出现,她才安稳的躲在这皇宫的一隅。

    而贵人却不像其他妃子那般盛气凌人,她身上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让你无时无刻都想靠近。并且它的美,她的智慧,她的能力,都让她有种几乎盲目的崇拜。

    皇上将自己安插在她的身旁,一边安排她监视贵人,另一方面搜集她的情报。然而,这些时日以来,她并未探得任何线索。而此时,她的心在动摇。她也想像云初那样,得到贵人无上的信任。只是,可以吗?眸底一片黯然。

    窗外,阳光正好。院内,满园的绿意架不住风的诱惑,刚刚绽放的几朵粉嫩却在风中坠落,在湿润的泥土中,遗落了一地的芬香。

    抿了抿干涸的唇瓣,北清歌收回了落在窗外的视线,嗓音低沉地说道:“云初,打些热水来,我想沐浴。”

    云初连忙应道,初雪缓过神来,二人没有多久就利落的准备好了。

    绣着百花齐放的织锦屏风后面,北清歌整个人都浸泡在浴桶中,初雪细心的往水中撒了些花瓣,淡淡地香气弥漫,钻进她俏挺的鼻翼中,让她稍微放松了些许。

    将浑噩的头放在浴桶上,她仰脸看着房顶,一时间水汽盈满眼眶,泪水不知不觉的又落了下来。

    脑海中忽的浮现楚清温暖俊逸的容颜,记忆如海潮般涌来,那张温柔的笑脸仿佛就在眼前,心中针扎般的痛再次出现。她努力的甩甩头,将头沉入在水中,不愿再去想。

    可是心底却隐隐地有个声音再低声喃语,楚清你真的好残忍,你竟然骗了我!楚清,你在天国过的好吗?有没有抽出些时间去想我。北清歌有些笑自己傻。

    没过许久,外屋传来了脚步声。

    “三小姐,婉妃娘娘请您移驾澜雨阁一叙。”脆生生的声音有些耳熟,北清歌一时间想不起来。

    很快,云初上前来,轻声道:“小姐,你刚入宫时,大小姐派这位婢女找过你。今日又来,恐怕没有安什么好心。”

    “知道了,让她回话,我即刻便道。”

    云初的脚步声渐远,北清歌的眉头渐渐蹙起,自上次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这位长姐,该来的总归要来了。

    拨弄着水上漂浮的花瓣,北清歌眸光微敛,心底思绪百转。北清婉,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沐浴后,她略显的精神了些许,但细看上去不难发现她眉眼间的憔悴。

    北清歌穿上一件象牙白拽地长裙,外罩一件镶金银丝绣五彩樱花的席地宫纱,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额间仔细贴了桃花花钿,更加显得面色如春,樱唇凤眼,整个容颜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了,眉宇间的憔悴瞬间被掩盖住了。

    “小姐,这大小姐不知为何见你。”云初看了看的装扮,然后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北清歌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着她去吧。她想要低调行事,可未必他人不找自己麻烦啊。

    “管她呢!既然都到这个程度了,我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她若真心待我也就罢了,如若不然……”北清歌浑身散发着戾气,谁敢欺她,她定不会手下留情。

    阳光晴好,落在北清歌的身上,似乎给她添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纱美的极不真切。云初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不时抬头看着她美好的背影,心底偷偷一喜。

    小姐这身打扮还真是好看,绝对压过大小姐一头,单凭着长相大小姐就输她几分,更别说如此盛装下的小姐了,从前在府上,她们主仆二人可是没少对小姐和她冷言冷语的。如今,真希望看到小姐反击她。

    刚至内室门口,北清歌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贵妃椅上北清婉手中端着翠竹争俏玉璧底碗,喝了一小口便紧蹙眉头,显然那汤药极苦。

    凝碧侍候在侧,一见北清歌便上来行礼:“奴婢见过三小姐。”

    北清婉的目光落在北清歌身上,清冷凌厉,手中的碗重重的放在桌上,鼻间重重哼了一声。

    “婉妃娘娘。”微微欠身,北清歌不卑不亢,一如当初,目光毫不怯懦的回望着她。

    柳眉蹙的更紧,北清歌的目光一直定定的看着北清歌的脸上,眼底漫着浓浓的嫉妒。短短几月不见,那张脸更加绝美,现在更怕是无人能及了吧。

    而她呢?渐渐地在这深宫中衰老,转眼快要四年了,时间消磨的太多。

    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北清婉声音冷淡地 说:“凝碧看座。”凝碧应了一声,搬来软椅,然后便带着不愿离开的云 初退出内室。

    她指尖在扶手上轻轻地滑动,看了北清歌许久之后,淡淡的说道:“你可知本宫为何唤你而来?”

    依旧是本宫二字!

    北清歌嘴角浮起浅浅的弧度:“娘娘唤臣女来,必然有事吩咐的。”

    似乎看不惯她这般的笑容,北清婉语气一下提的老高:“让你来,只是让太医瞧瞧你有没有身孕罢了。待你怀上身孕,北家的权势必然更加稳固,皇上必定更加垂青于北家。而你的孩子便送于本宫这喂养!”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似乎在宣泄什么一般。

    北清歌眸底一寒,她不曾想北清婉竟然打着这样的盘算,看了一眼桌上的碗,刚刚那浓郁的香味便是这药汁传出,这药比上一次更加浓郁了。

    眸底精光一闪,喝!原来是蓝瑾城捣的鬼,想必他是怕北家的势力越来越大。若北清婉怀了龙裔,那定时为北家锦上添花。可怜那北清婉以为那是她怀上身孕的汤药,却不知……想到这,她便觉得北清婉有些可怜。

    “娘娘,风凌云太医到了。”凝碧走进来,说道。

    “让他进来吧。”北清婉点了点头,语气稍微有些缓和。

    沉稳的脚步越来越清晰,浑厚地声音响起:“参见婉妃娘娘,清贵人!”

    “免礼,风太医今日让你前来,本宫想让你为清贵人号脉,看她是否怀上身孕。”北清婉将视线重新落在北清歌的身上,看着她轻声的说道。

    “遵旨。”

    风凌云,这是北清歌第一次见到他,人是不怎么样,不过长的倒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啊!只可惜,哎……

    “贵人,请伸出你的手。”风凌云低沉的 嗓音听起来让人感觉到舒适。

    北清歌照他的吩咐,伸出手臂,冰凉的手指搭在脉搏处,见他微微蹙眉,然后又舒展开来。他的手非常好看,蓝岚的也是,或许医生的手都如这般吧。在她出神时,他已经收回手。

    “回娘娘,清贵人并未有孕。”风凌云如实的回答着。

    微眯了双眸,北清婉没想到都过这么久了,她还没有身孕,不由地有些恼怒,还不好在风凌云的面前发作。

    “婉妃娘娘,你也知道结果了 。臣女便不再打扰,先请告退。”北清歌嘴角挂着笑,平视着北清婉,声音软糯却冰冷。

    风凌云想不明白身为姐妹,关系却令人匪夷所思。

    北清婉点了点头,眼底却不满了怒火。

    北清歌心情霎时有些愉悦,快步的离开澜雨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