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心生歹计

    更新时间:2016-12-20 13:06:45本章字数:2943字

    御花园中,有几名穿着艳丽的女子围着天香国色的女子正在聊着天,那几名女子分别是:臻妃、皇后,宜贵人、莲妃,还有几个不熟悉的嫔妃。

    “皇后姐姐,听说皇上这几天夜里都在你那儿过夜的哦。”臻妃细声细语,摇着手中的扇子说。

    “是啊是啊,最近莲妃姐姐好像很是得宠呢,圣宠久久不衰,就连刚进宫不久的妹妹,也就被皇上宠了几天,还是被皇上给冷落了呢,莲妃姐姐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啊,不要吝啬,教教妹妹和臻妃吧。”一个嫔妃立刻附和道。

    “呵呵……”凌莲脸上染上一抹娇羞,并未接下话。

    此时,一袭白衣的北清歌走进了她们的视线。虽然,北清歌想直接走掉,但,在众人的目光下还是不得不走了上去。

    “哎!今天并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出门还是看看黄历比较好!”北清歌的眼中染上一丝不耐烦。

    其实臻妃看见北清歌绝美的脸之后,心中生出怒火,上次她已经狠狠的敲了自己一笔。 臻妃幽幽的说出:“呦,这不是清贵人吗?这架子还真是大啊!”

    柳如烟斜了北清歌一眼,然后开口说:“都是自家姐妹无须多礼,只是清歌妹妹为何不守这宫规。”她突然话锋一转,转向了一脸不耐烦的北清歌:“莫非妹妹不知道尊卑有序吗!”柳如烟挑了挑眉毛。

    “哦?”北清歌上扬起嘴角:“这叫尊卑分明吗?”

    “呵呵——北清歌你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进宫吗?还不是因为你爹位高权重。已经有一个北清婉够让皇上费心的了,又来了一个你,真是好事成双!”柳如烟盛气凌人,不紧不慢的说着。

    “没有错,那又怎样!”北清歌秀眉一挑,顿了顿说:“不过皇后好像忘了现在我已经进宫了!”

    在一旁的臻妃见柳如烟脸上已经怒意恒生,怕皇后事后找她们麻烦,便一齐跪下来求情:“皇后娘娘,请饶过清歌妹妹的无心之失,千万不要动怒!”

    说完,臻妃还使了使眼色,示意北清歌跪下,但北清歌似乎装作没有看到,膝盖依旧没有弯曲一下。

    “臻妃妹妹,你们也都看到了,是北清歌屡教不改,以下犯上,没有尊卑之分,这就休怪本宫的狠心!”柳如烟厉声道。

    在一旁的宜贵人似乎也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连忙跪下,抓住柳如烟的衣袍:“皇后姐姐,休要动怒。清歌妹妹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请皇后姐姐饶过清歌妹妹这一次吧!”

    “哈哈——”北清歌明媚的脸上绽放一抹迷人的笑意,接着说道,“皇后莫不是你眼睛瞎了不成!”

    “如此以下犯上,来人给本宫先掌嘴十下,以示惩戒,本宫倒要让后宫的皇上的妃子们都要瞧瞧,看谁以后还敢坏了宫中的规矩!”

    话落,画壁已经在柳如烟的示意下,走到了北清歌的面前想要掌嘴。

    因为皇后仗着自己得宠,并不把奴才当个人,而画壁就遭到过皇后的毒打,所以那赏给北清歌的几个巴掌,她要用尽了全力。

    她扬手将要打到北清歌的脸上时,北清歌抓住了她的手腕,内力一起,画壁跌倒在地上。

    “北清歌,看来你真的没有把本宫放在眼里。”柳如烟那张精致的脸上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了。

    北清歌扬了扬眉,像一位王者一般与她对峙着。

    柳如烟身子微微一颤,她不明白为何害怕此时的北清歌,但她不能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她走到北清歌面前,只见她素手一样要打在北清歌的脸上。

    云初下的向前一步想要受这一掌,众人心中了然这一巴掌定然会打在北清歌的脸上。

    “啪——”

    众人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状况。只见凌莲顶着红红的脸颊,眼眶中盈满了泪水,一双好看的眸子不敢相信的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着。

    柳如烟看着凌莲红肿的脸,说:“北清歌,看这次谁能救你!以后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话落,柳如烟长袖一甩,抓着凌莲走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凌莲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北清歌我不能让你抢了蓝瑾城。别怪我!

    而华妃和臻妃见没什么好戏可以看了,便俯也走了。

    “小姐,皇后回去找皇上了,我们该怎么办啊。”云初听了皇后那样的狠话,自己也见听说过柳如烟的狠绝,怕自己的小姐会出事,担忧的说。

    北清歌似乎并不在乎皇上来不来,勾了勾嘴角,“放心吧,云初,皇上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实在不行的话,就‘凉拌’呗”北清歌一改往日的严肃神色,调皮的说。

    “可是……”云初还是满脸的担心。

    “好了,没什么可担心的,今天别因为皇后一事而破坏了我们的兴致,那可真的划不来。”北清歌勾了一下云初的鼻子,满面笑容地走了。

    云初摸了摸鼻子,跟在了北清歌的后面。

    “似乎,一切,都变得好玩起来了呢。”北清歌想。

    而在旁边的凤明轩则一直看着北清歌和那几个嫔妃的交锋,不禁好笑地对那个敢于对城的得宠的嫔妃下手,这还真像她的作风呢。

    冷冷的北清歌在御花园独自走着,闻到了一种香味。寻这香味,北清歌慢慢地步入桃花林。

    北清歌闭着眼呼吸了一口桃花林的清新淡雅的香气,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谐。

    北清歌想:还是古代的人知道享福,连呼吸的空气都比那干净。而她,在那个时代里,闻到的都是血腥的气味,到处都是人情世故……

    想着想着,有两行泪已经滑落在绝美的脸庞上。正想着,忽然,一声怒喝打破了原本安静的气氛。

    “北清歌,你给我滚出来!是不是你把莲儿给打了!”蓝瑾城那蹙起的眉头似乎还是那么的帅气。

    北清歌听闻,慢慢地走出了桃花林,一张美轮美奂的脸映着桃花,嘴角挂着浅浅的,缓缓地开口说道:“皇上你应该注意场合,注意你的形象,在面怎么能大喊大叫呢?莫让奴才们学了去。”

    北清歌边走,抬起了头,也看到了站在蓝瑾城旁边的等着看她好戏的皇后!还有一脸无辜地凌莲,只是她触及她眸底闪烁的光,一切了然于胸。

    小德子一听,不由地嘴角扯出一丝笑,却又不敢有大的表情,真是难为他了。

    蓝瑾城看着若无其事的北清歌,心底生了疑惑,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莲儿脸上的巴掌是不是你打的。”这次蓝瑾城的语气并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北清歌脸上绽放着笑容,那种笑容似乎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她走到蓝瑾城面前:“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蓝瑾城看着她的笑,一颗心不知道迷失在何方了,听到她这样说,他心中反而没有怒意。

    “再说——”北清歌声音拉的很长,又向蓝瑾城靠近了几步,似乎都要贴在他的身上了,“皇后娘娘以权谋私,利用自己皇后的头衔欺压我们这些嫔妃。尽管我做的再好,她也会吹毛瑕疵,锱铢必较。她想要掌我嘴,我凭什么任她宰割!她打我,我反手想要阻止,谁知道你的凌莲自己会冲上来。”

    “这……”北清歌仰着头,蓝瑾城感觉她呼吸出来的热气都喷洒在他的脸上,他的心暖暖的,下腹一紧。

    北清歌如铃般的笑声在他耳畔响起,轻启薄唇,缓缓道:“皇上有那么多奏章要批,要是这么点事情再惊动皇上,太后若是知道了……·”她眉眼一挑,说不出的美艳动人。

    北清歌转了话锋,面对着花容失色的皇后说:“倒是皇后,作为一宫之主,不帮着皇上分担也就罢了,还在皇上批阅奏章的时候去,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还要牵扯到皇上。别人知道的是说我错手打了莲妃,不知道的指不定说皇上昏庸呢。你说,皇上是不是该治你的扰乱他思绪,耽误国事之罪论处你呢!”

    皇后吓得跪在了地上,说:“皇上,臣妾知错!臣妾不应该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而耽误皇上处理国事,臣妾以后再也不敢了!”

    北清歌转过头,只当做没看见。

    蓝瑾城开口道:“罢了,既然这事情已经说清楚了,是皇后有错在先,罚俸一个月。” 皇后不甘心的也俯下身子:谢皇上开恩!”

    蓝瑾城别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或许,他真的是国事繁忙,匆匆的离去。都忘记安慰他的宠妃凌莲。

    凌莲心中愤恨至极,皇上竟然无视她的存在,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她的身上提留半刻。北清歌,我定会将你除去!还有,柳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