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你我之心

    更新时间:2016-12-21 11:41:37本章字数:2500字

    北清歌在走回汀芷苑的路上,其实心里就不舒服,虽然她赢了,但她总觉得那么的伤心。在她看到蓝瑾城的那张容颜时,她似乎觉得心已经空了。仿佛楚清就在他的眼前,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可是,现实告诉她,他不是楚清,他是这夏玄国的皇。

    世上有一种姻缘,唯爱是尊,唯情是本,无数长风斜过时,握一缕在手心,却让人是最心动,也是最心悸!

    与此同时蓝瑾城,坐在养心殿上批阅奏折,但似乎心根本并不在这奏章上,而是脑海里不停的徘徊着一个绝美的身影,此人便是北清歌。

    “她越来越引人注目了,她毕竟不似北清婉那般柔情似水。而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了,让你难以抗拒想要靠近。”蓝瑾城嘴里嘀咕道。

    蓝瑾城走到窗边,望着黑色夜幕中的皎洁月光。可是想起那张清丽的容颜,他的心依旧会痛。北卿扬,朕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北清歌!我该拿怎么办?

    “走,小德子,陪朕去御花园。”

    汀芷苑内。

    “贵人,该用晚膳了。”初雪对着在门外坐在树下的北清歌说道。

    “不用了,我并不饿,你们就先吃吧,我想到御花园走走,散散心,你们就都不要跟着了。”北清歌转过头对着初雪说。

    “可是,小姐不吃饭会饿坏的啊……”云初听到她又不吃饭追了出来,只见她的背影消失在汀芷苑的门口。

    御花园中。

    北清歌独自漫无目的走在鹅卵石的走道上。

    “是谁?”北清歌好听的声音溢出嘴畔,慵懒的靠在树干上。。

    “呵呵,没想到清儿也有如此身手,我自认为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可还是你识破了,真是可惜,是个女儿身!”凤明轩摇了摇头,脸上那表情好像真的替她惋惜一般。

    北清歌璀然一笑,缓缓地说道:“是你们那迂腐的思想,女子为何不能参加科举考试?女子为何不能率兵上战场?女子为何不能拜将封侯?说到底,还不是你们男人太自私了吗?”

    凤明轩眸底闪着异样的光,北清歌的话让他一震,他从来没有看不起女子。只是从未往这方面想过:“清儿,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北清歌蹙起好看的秀眉,询问道:“好了,不提这个了,你一个男子三更半夜跑到御花园来做什么?”

    凤明轩不答反问:“那清儿这么晚不去用晚膳,跑到这里是想作何事?”

    北清歌松开了眉,踏步向前走去:“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说着,还叹了一口气。

    “清儿——”这一声叫出了他心底的呼唤,凤明轩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眉毛蹙起:“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来为兄替你分担一些。”

    北清歌自嘲地笑道:“轩,你体会不到我痛苦与无奈。我多想离开这个地方,这样的争斗是无休止的。”

    凤明轩妖魅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疑惑,蛊惑的嗓音幽幽的传来:“清歌,说出来,或许会轻松些。”

    清澈的瞳眸中流动着一抹莫名的悲伤,北清歌却不言语,嘴角衔着一丝会心的笑意、

    凤明轩狭长的凤眸中带着一丝的莫名的情绪:“爱上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额事情!即便看着某个是幸福的,自己也会随着幸福;但,看着她痛苦,自己也会痛苦的。”

    “呵呵,没想到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国师竟然还是首屈一指的情圣呢?”不禁莞尔,北清歌调笑的说道,只是那眼中弥漫的悲伤却是无法掩饰的。

    北清歌其实并不知道,自己那时的样子是有多么的迷人,多么的凄凉!

    凤明轩走上前去,将浑身透着悲伤的北清歌轻轻的拥入怀中。

    北清歌病没有排斥这个温暖的怀抱,心中带着一丝温暖的安慰,这样的温暖的怀抱,更像哥哥宽厚的肩膀的温度。幸而这一世有一个如兄长的朋友!

    凤明轩低沉的嗓音在北清歌的耳畔轻轻的想起:“清歌,我这个肩膀可以勉强借给你一次!不过下次可是要收费了!”

    北清歌的绝美的面容染上一丝的错愕,那温暖的感觉瞬间似乎就掉价了。但,她又惹不得这温暖的触感。

    刚路过的蓝瑾城看到此番美景,愤怒地走上前去,把北清歌拥入怀中,对凤明轩怒吼道:“北清歌!”

    蓝瑾城那张妖孽至极的容颜,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只要见过一次,就永远不可能会忘记。没有任何人能够及得上他的美,其他人也无法拥有他身上那出尘绝世的尊贵威严。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瑾城,事情没有你想象的复杂。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话落,凤明轩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其实,他多想留下来。只是,他的解释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离开是最明确的抉择。

    “北清歌,你——”蓝瑾城眼底的愤怒,在凝望向北清歌的时候,化作了一汪宁静安祥的海洋,叫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安定下来。凝望着他那足以平息一切惊涛骇浪的深眸,她就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北清歌有些无助的向前走了两步,将额头轻轻的靠在他温热的肩膀上。

    蓝瑾城心底一柔,好像他认识的北清歌没有这般脆弱过,他宽大的手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

    两人在月光下紧紧的相拥,月光镀在两人身上,画面如此的唯美。

    许久,北清歌扭捏的钻出他的怀抱,有些尴尬。

    “我们走走吧!”蓝瑾城看出他的忸怩,便开口说道。

    在长长的鹅卵石路上铺展开来,渲染出月光的绮丽。天空中星星点点,将整片天地沾染上那么明亮。

    两道绝美的身影,并肩走在渐渐清寂的石子路上。一个娇小玲珑,另一个身如玉树,缓缓步入红尘阑珊深处。

    而是绕过几个路口,来到一处僻静却风景绝佳的地方。四周华灯初上,河流潺潺地流淌而过。走过历尽沧桑的石拱桥,抬头看着月亮,天空一片柔和宁静,画面美好得叫人不忍心破坏。

    北清歌坐在石桥栏杆上,俯瞰着桥底下流水融金,道道弧纹涟漪,随着风过,泛起亮芒。水中白色的花瓣,漂浮不定,悠悠晃晃地载着水花,消失在眼帘。千里烟波,万载轮回,世事漫随流水,奔流向无尽的远方。

    蓝瑾城慵懒地倚靠在石桥的栏杆上,眸子半眯着,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就是这样一双深邃的眸子,总是蕴蓄出无端的魅惑,肆无忌惮地一点一点袭入心中,触动心底最柔软的一抹,叫人忍住不陷进去。

    蓝瑾城抵挡不住这样被忧伤笼罩的北清歌,她到底怎么了,轩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了?想到这儿,他的微微的蹙起。

    “蓝瑾城,我们休战好不好?”北清歌秋剪盈盈,一张脸美的用任何语言形容都显得那般苍白无力的脸上写满了期待。

    蓝瑾城的心不由地一颤,想都没有想,说了一个“好”字!

    只见北清歌的脸上绽放出一朵妖冶的笑容,仿佛千万花一齐盛开,迷幻了他的眼,而他也甘愿沉沦在其中。

    “楚清,是时候忘记你了!我清楚的知道,他不是你,可是,我还是义无返顾的爱上了!”北清歌轻轻仰首,看着姣姣明月明月,心中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