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倾诉心肠

    更新时间:2016-12-22 14:51:49本章字数:2715字

    刚一转身,北清歌便对上了宜贵人慌乱的目光,后者微微一愣,而后转身加快了脚步匆匆而去。有出容位。

    宜贵人这是怎么了?

    北清歌眉头蹙的更紧,当即便追了上去。

    慈安殿外不远处小花园内,北清歌追上了宜贵人的脚步,低声道:“宜姐姐,等等我。”

    宜贵人听得她的呼唤,不由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时脸上带了牵强的笑容:“清歌妹妹,你怎么来了?”

    仔细看了她一眼,北清歌凝眉道:“姐姐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不放告诉妹妹。当日恩情妹妹一直谨记在心,却没能报答姐姐,如今姐姐若是需要帮助,一定要提出来。”

    宜贵人微微摇头,笑容渐渐隐去:“妹妹言重了,当日,不过是安慰了你几句,不值一提。哪里来的什么恩情,妹妹莫要一直记着。”

    北清歌眼中异色更浓,宜贵人这般神情和语气,无疑更是说明了她心中有事。

    心中不由得一急,北清歌伸手握住了宜贵人冰凉的手,声音轻柔且坚定:“宜姐姐这是什么话,妹妹是真心想帮姐姐的,姐姐莫要隐瞒,你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你。”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清歌轻声地询问道。

    深深的看了北清歌一眼,宜贵人垂眸看着她们相握的手,不知觉的便落了泪。

    北清歌也不避讳,当即抬起衣袖替她轻柔拭去,柔声道:“看来姐姐,当真是遇到难事了。”

    宜贵人苦笑着摇头,她抬起泪眼朦胧待得双眼看着北清歌,沉默好一会,才缓缓开口:“我…….我犯了大错了。”

    北清歌心头一沉,脑中不由自主的便联想到了适才太后所言之事,眼神越发凝重:“难道……太后适才…….”

    “没错,说的便是我。”宜贵人苦涩落泪,往日风华无限的容颜只剩下疲惫和悲戚。

    将她的手攥的更紧了些,北清歌带着她走到了月影池畔的石凳上坐下,四周都是幽深的花丛,安静的很,是个谈心说事的好地方。

    一边替她擦泪,北清歌一边轻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姐姐不妨说来听听。”

    宜贵人轻轻点头,沉吟一分,眼底写满了柔情,而后缓缓道:“不久前,我遇到他。一个风华万千,诗才满腹的人。我从没想过,自己的心会从皇上的身上转向另一个男子,可是仅仅第一面,我便无法自拔……”

    听着她的话,北清歌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酸意,然而,心底却又为她隐隐的担忧。宜贵人如此性情单薄才高八斗的女子能一眼相中的男子,必然也是个世间少有的妙人,只是……

    “皇上高高在上何等尊贵,我曾经,也是倾心于他。信奉着书中所讲至美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皇上虽然对我相敬如宾,却从没有半点男女情分。我日日盼着他,他的身边却始有着太过优秀的人。先是莲妃,再是…妹妹你…”

    说着,宜贵人抬眸看着北清歌,眼中的苦涩让北清歌呼吸都禁不住一滞,她咬咬唇,正欲开口,却被宜贵人打断:“这些话啊,是我的肺腑之言,说与妹妹听,并非是妒忌妹妹。而是真心实意的称赞,莲妃虽美,却是个心肠歹毒之人。唯独妹妹,这般容貌,这般气度,这般智慧…都是常人无法企及,我更是望尘莫及。”

    “所以,皇上青睐于你才是真正的实至名归。在我心中,早已没了争宠的心思。直到那一日见到他,我才知晓,原来这颗死水一般的心,还能再有涟漪。”

    “我与他对诗廊下,那番情韵,是我从来不曾体会。此生此世,我只想与他为伴,即便粗茶淡饭,隐居山林,也不悔!可是…却被太后发现了我这般心思,警告我不许再和他来往…可是谁人知我在已经芳心暗许,一日不得相见,便度日如年..”

    说到最后,宜贵人已然泪如雨下,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的人好不心疼。

    北清歌微微的皱了皱好看的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许久后,她才轻声问道:“那人是谁?”

    宜贵人微微垂眸,卷翘的羽睫上沾满了泪:“宫中画师,李勋。”

    李勋?

    北清歌依稀记得似乎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却想不起来。她握着宜贵人的手,低声道:“那李勋对姐姐这番情意可知晓?又是作何回应?”

    宜贵人微微一怔,而后面颊悄然升起一团酡红,只点点头道:“一生一世一双人,便是他许给我的承诺。”

    心中更是一疼,北清歌勉强挤了个微笑,看着宜贵人道:“那妹妹,便要恭喜姐姐了。人之一世,知音难觅,佳偶更是难得。”

    宜贵人定定的看着她,眼中划过欣喜,可是旋即,便又被苦涩掩埋:“只可惜,此生此世,我永不可能与他相伴。我不怕清苦,不怕寂寞,只怕…他作画时无人研墨,起风时,无人添衣…….”

    听到这里,北清歌不自觉的鼻头发酸。

    宜贵人的感情是这深宫中的大忌,可是对她来说,却是分外的美好。

    她对楚清,不也正是如此吗?即便奉献自己的一切,也只愿与他相伴。即便此生只有悲剧散场,也绝无二心。同时,她也深刻了解其中的痛与苦,也更明白宜贵人此刻的心情。所以,她是由衷的佩服,真心的想好要帮她一把。

    沉吟许久,她缓缓呼出口气,低声道:“姐姐的这番心意,着实让人感动。若是姐姐信得过妹妹,便让妹妹帮你一把,兴许,还有能在一起的机会。”

    死灰般的眸子里悄然划过亮光,宜贵人怔怔的望着北清歌,几乎是难以自持的激动:“妹妹可以帮我?如何帮我?会不会连累到妹妹?”

    北清歌轻轻摇头,她心中也只有一个隐约的想法,并没有周全的计划。

    沉默片刻,她笑了笑,轻轻道:“姐姐多给妹妹一些时间,妹妹……定然竭尽全力帮姐姐。”

    宜贵人重重的点头,满面泪痕花了妆,却没有丝毫丑态,反而给她添了许久让人心疼的怜意。她反手握住北清歌的手,心中多了一抹希望。

    而北清歌却陷入了沉思,她须得好好筹谋一番,如何让宜贵人能和那李勋顺利在一起?

    在此之前,她还得见一见那李勋,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能否配得上宜贵人这般清透玲珑的女子。

    离开月影池之后,北清歌回到了汀芷苑,立刻便派人将画师李勋请了来。

    临近午时,天空上一轮火热的太阳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院中放了纳凉的贵妃椅,北清歌轻轻靠着,眯着眼看着太阳,任何有一团团光晕模糊了视线。

    “娘娘,人来了。”不多时,云初压低了嗓音在她耳畔道。

    微眯的眼显得格外慵懒,北清歌收回视线朝小院花径头望去,模糊的视线只见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颀长而清瘦,鬓角似有碎发随风飞舞,他一手微弯放在身前,一手背在身后,正一步步朝她走来。

    微微眨动双眼,她视线渐渐清晰,眸中那人的身影也越发的清楚。

    一袭白衣如月华,一头乌发若泼墨,一张华颜如雕刻,一双清眸若山泉。

    好一个风华雪月的男子。

    他或许没有蓝瑾城刀刻斧凿般的俊美,也没有凤明轩浑然天成的优美,亦没有纳兰风那纯净平和的安宁,却有他们三人都没有的优雅风华。

    他迈动脚步的动作轻柔似蜻蜓点水,偶有风过,将他白色的衣角掀起,几乎便将他整个人衬托的如同飞去一般。那一张五官细致柔和的脸带着淡淡笑意,那平淡入心的状态,似看透世间一切,不为凡尘牵挂。

    这样一个男子,让北清歌也不得不侧目。

    “画师李勋给北清歌娘娘请安。”他半跪于地,目光微微垂落地面,映照的是绿草如影,斑驳树影。

    北清歌看的怔了片刻,而后轻轻点头,扬了扬手:“起来吧。”

    闻言,李勋起身,目光一直没有看向北清歌,那样的平和淡然,似什么都不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