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如意算盘

    更新时间:2016-12-22 14:52:33本章字数:2593字

    同一时刻,兰馨阁,王才人坐在榻上,纠结不安的摆弄着手中的丝帕,一双眸子不安的转动,闪过许多念头。

    太后今日的话太过诡异,难不成…是发现了她的秘密?

    抚摸着小腹,她心跳急剧加速,眼中充满了害怕。

    怎么办?这孩子的来历要是被太后知晓,她要怎么做才能保住这条命?

    莲妃的确不可信,可是有她在时,她好歹有个出主意的人。如今,她却是有些走投无路了。

    下意识的想到了北清歌,她蹙紧了眉头,暗道那个女人不是盏省油的灯,可是却很聪明,只要她愿意,一定可以帮得到她。

    只要她放弃了她的孩子,那么她腹中的胎儿便会安然无恙。

    可是,一想到早些时候北清歌的态度,她便不由得窝火。她分明只是说的好听,虽然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是打什么主意,但只要她不要那个孩子,那她王才人便会高枕无忧。

    可是她如今却矢口否认,让她到底如何自处?

    不行,不可以放任她的孩子继续成长。

    看来,只有去找莲妃了,只有让她给自己出主意。

    想来想去,王才人便立刻只身前往了隐月阁。此时,隐月阁内寂静无声,莲妃坐在软椅上看着窗外风光旖旎,心中却十分愤懑。

    想到北清歌那个还时时刻刻伴在皇上身边,她便忍不住着急。

    就在这时,王才人而来,一见到莲妃便急切道:“姐姐救我。”

    莲妃眉头一挑,心中忽然升起一计,一句便戳破了所有:“怎么?斗不过北清歌?”

    王才人一愣,而后咬紧牙道:“那个北清歌…真是不知好歹,口蜜腹剑,是个十足的小人。我本买通了她宫中之人给她下了毒,可是……却被她识破,差一点便将我倒打一耙。如今,我真是没了办法,还求姐姐相助。”

    “要我帮你?”莲妃悠然的靠着软椅,侧脸上添了光弧,越发显得美丽动人,只是那眸子里却没有一点温和,全是冷厉和冰霜。

    “帮你并不难,只要你全心全意站在我这边?听从我的吩咐,我保管让北清歌死无葬身之地。”凌莲声音清冷,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王才人咬紧牙,用力的点头:“只要姐姐能帮我站住脚跟,我一定什么都听姐姐的。”

    听完此话,莲妃笑着点点头,而后对着她招了招手,低声说了一阵。

    后者听完,眸光中露出一股惊颤,犹豫了许久后,点了点头,沉声道:“我一定依姐姐所言。”

    待得离开隐月阁,王才人脸色显得有些难看。莲妃这一招虽好,却是个险招,一不小心便会反噬己身。可是,她实在没了别的选择。

    深吸一口气,她暗暗打定了主意,便匆匆去了慈安殿。

    太后正在午后小憩,听闻王才人来了,便让春姑姑将她传了进来。

    “太后…臣妾打扰太后午休,还望太后恕罪。”王才人柔柔欠身,显得很是乖巧。春姑姑慌忙将她扶起来,笑着道:“娘娘如今有了身孕,还要多歇息才是。”

    “谢春姑姑。”王才人冲着她甜甜一笑,而后看向太后。

    太后微微伸了个懒腰,嘴角多了一丝笑容:“你这丫头,怎么突然来看哀家了,可是有什么事?”

    王才人犹豫了一下,而后笑着道:“臣妾是想,再过几日,便是皇上的诞辰,皇上从来政务繁忙,极少有时间歇息一二,不如借此机会,给皇上办一个隆重的家宴,可好?”

    太后眼中一亮,赞赏道:“还是你心疼皇上,连哀家都差点忘了,再过几日,皇帝可是二十有六了。时间过的可真快,想当年皇帝还小时,哀家总会在他诞辰那日亲手为他做一碗冰 糖燕窝粥,自从皇帝即位以后,哀家便再没有做过了。”

    王才人点点头,笑着道:“太后其实是极为心疼皇上的,只是皇上如今乃是一国之君,没有太多闲暇时间,只顾着处理国事,很是辛苦,臣妾便想,让皇上偶尔放松放松体会一下合家之欢也是极好的。”

    微微点头,太后笑出了声,而后道:“即使如此,哀家准了。此事便让春姑姑协助你准备,你有孕在身不易多操劳,有什么吩咐便只管叫 春姑姑去做,不过,这家宴,可要办得滴水不漏才行。”

    王才人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慌忙起身,欠身行礼道:“臣妾定然不辜负太后所望。”

    太后笑着摆摆手,示意她退下。她微微点头,便和春姑姑一道出了慈安殿。春姑姑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娘娘可想好了这筵席怎么办好?”

    王才人眼中划过一道冷芒,而后笑着道:“春姑姑放心,本宫已然有了计划。这一次,毕竟是家宴,便不从宫外请人了。皇上这些日子太过辛苦,难得能放松一下,还是往年那些节目未免太枯燥,本宫想,不若让每个妃嫔各自出一个节目,皇上若是看到大家都这么费尽心思的为他贺生辰,一定很是开心。”

    春姑姑不由得点点头,笑了笑:“娘娘果真长大了,这心思也越发缜密了,只是这时间紧迫,还得要早些传达到各宫才是。”

    “姑姑说的是,本宫稍后便差人一一通知,无比让她们在皇上诞辰当日,好好表现。”王才人目光看向远去,嘴角笑容不变,可是细看下,还是能发现她眼中有淡淡寒意。

    很快,汀芷苑内便收到了皇上诞辰筵席一事。

    北清歌听完这消息,不觉微微蹙眉。皇上诞辰一事她倒不太惊诧,她惊诧的是这事竟然是王才人提出,而且由她亲自操办。

    她还提出了让众妃嫔准备节目向皇上庆生,这倒是新鲜。

    初雪思索片刻,轻声道:“这宫中还尚未有此先例呢,娘娘您认为,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啊?”

    微微浅笑,北清歌倒是无谓,只是随意道:“无妨,咱们只需好好想想,该给皇上表演什么节目才好。到时候必定是群芳争艳,妃嫔们各种手段尽出,想想…便觉得精彩。”

    初雪认真的点头,她掰着手指算道:“宜贵人擅诗词,到时候必定是七步成诗惊艳全场。至于王才人,听闻歌喉甚佳,说不定也会来一段别开生面的舞蹈…”

    顿了顿,她又道:“王才人有身孕在身,不便表演,便不算在内。那么剩下的,便是皇后与娘娘您了。皇后娘娘倒是能歌善舞,那娘娘打算做些什么?”

    “你还算漏了一个人。”北清歌微微凝眸,嘴角添了一抹笑意。

    “娘娘是说莲妃?”初雪蹙了蹙眉头,又道:“指不定会因为皇上诞辰而赦免她的禁足令,这倒是便宜了她了。”说完,她露出了忿然的表情。

    缓缓呼出一口气,北清歌淡淡道:“莲妃解除禁足令是迟早的事,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总觉着这其中并非如此简单。”

    说完,她舒展了眉头,旋即看向窗外道:“罢了,多想无益,到时便会知晓。”

    初雪也点头,沉思了片刻,而后笑道:“其实这宫中若论才情,只怕无人能及得上娘娘呢。您可是真正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必定能有一场非常精彩的表演,奴婢已经等不及要看到娘娘大放异彩的那一天了。”

    轻轻一笑,北清歌无奈的摇头,心中却不由得犯了疑惑。

    蓝瑾城生辰,她该做些什么才好?

    脑海中忽然想起往年楚清生日时,她总是亲手做一份蛋糕,甜蜜的看他许愿,然后两人相握在屋顶看星星。廉价却又满足的幸福感,在心中不断涌现。

    他的生辰,她一定不能被其他妃嫔压了下去。

    不为别的,只因那是她的楚清,她挚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