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练功房

    更新时间:2016-12-25 11:20:11本章字数:4131字

    “洛儿,你愿意原谅我么?”赵鸣诚深情的望着甄洛的双眼问道。

    “我,我原谅你了。”甄洛心中本就一直喜欢着赵鸣诚,刚见面时候的冷漠只是恼她为赵鸣诚做了那么多事情,最后赵鸣诚却再也没有找过他,

    不过当甄洛知道赵鸣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怪了他,错怪了那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

    两人带着浓浓爱意的双眼相互对视着,渐渐的,两唇就要相接的时候,赵鸣诚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林青照的身影,连忙将甄洛推开。

    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她,赵鸣诚一句话也没有说。

    甄洛眼神一暗,她懂,他已经有了妻子了,两人已经没有可能了,强压着心中的委屈,她知道如果赵鸣诚不是为了和她从续旧情,那么就肯定是有事情找她,于是便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闻言,赵鸣诚心中的愧疚就更深了许多,他知道刚才的举动已经伤了甄洛的心了,如果他今天没有来,也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可是,已经没有那么多可是了,既然已经伤了她的心,那就伤到底吧。

    “洛儿,这次来,我希望你能够叫我武功。”赵鸣诚终于是狠下心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甄洛怔住了,眼泪终于从眼眶之中流出,顺着脸颊缓缓流下,他真的只是有事情来找我的,又是来利用我么,之前说的都是假的么。

    “洛儿……”赵鸣诚轻呼一声,他知道自己已经伤了她了,所以也不知道要再说些什么。

    听到赵鸣诚的呼喊,甄洛终于是抬起手轻拭掉脸上的泪水。

    “你跟我进来吧。”说完,甄洛就转身朝御林院中走去,既然我爱上了他,就算他利用了我,我也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跟随在甄洛的身后,赵鸣诚心情非常的沉重,他能感受到单独一人孤身走着的女子现在的心情。

    那是一种无怨无悔的付出,这样子的心情,赵鸣诚也曾经对林青照产生过,所以他能理解,但是理解又有什么用了,他注定无法给她想要的,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已经有了爱人。

    就让这一切的创伤,随着时间,慢慢的抚平吧,赵鸣诚心中感慨道。

    甄洛走到了一座建筑前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建筑,进入了某种回忆。

    站在她的身后,赵鸣诚也眼色复杂的看着这个建筑,记忆中,这练功房就是两人第一次邂逅的地方。

    “这里你应该还记得吧。”甄洛幽幽的声音突然传来。

    赵鸣诚走到她的身旁,点了点头。

    “我们进去吧。”

    这里不愧是御林院的练功房,足足三百平米的范围,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和各种各样的练功器具。

    这间练功房可以说是御林院中面积最大,最为豪华的,但是这间练功房却禁止任何御林军进入。

    凡是擅自进入的御林军,全部都遭到了惨无人寰的待遇,至于这间练功房禁止进入的原因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是御林军的统领甄洛亲自下达的命令。

    今天,一直禁止进入的练功房却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帅气逼人,女的绝美无双,堪称是金童玉女。

    女子脸上带着些许泪痕走在前方,而后面的男子的双眼中充满了愧疚看着身前的女子,如果是不明真相的人,可能会以为男的对女的始乱终弃。

    虽然事实可能并不是如此,但是其意也是差不多了。

    甄洛突然停下了步伐,转身朝赵鸣诚看去,见此,赵鸣诚自然也停下了步伐和她对望。

    看着她脸上的泪痕,赵鸣诚竟然隐隐有些心疼。

    “武功并不是一触即成,想要成为高手没有几十年的苦工根本就不可能。”没有多说一些其它的话,可能是害怕说多了,会说不下去吧,甄洛直接进入正题道。

    赵鸣诚没有说话,等待着甄洛的下文,“所以从基本功开始连已然不可能了,所以我就教你武功招式。”

    对此,赵鸣诚不仅没有丧气,反而非常的高兴,他本来要学的就是武功招式,有着仙气为力量基础,他根本就不许要那些基本功。

    这也是赵鸣诚从来到御林院开始,唯一的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

    甄洛为了避免两人尴尬,一直没有再提武功之外的事情,赵鸣诚自然也不会去自掘坟墓,去提这些事情。

    所以一个早晨,两人也没有再发生什么让人伤心的事情。

    中午,御林院外

    两人相对而立,赵鸣诚叹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

    “不,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甄洛摇了摇头,“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他,只要他能够幸福就行了。”

    “我。”赵鸣诚的心更痛了,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御林院,他害怕,害怕继续留下来,会无法抵住甄洛的爱意而沦陷,做出对不起林青照的事情。

    “你不多说了,郑姗姗一定是个好女孩,不然你也不会这样子痛苦。”甄洛坦然一笑,反而安慰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打扰你的,我只要你能够记住我,不要将我忘记就够了。”

    “恩。”赵鸣诚唯有点点头,然后飞快的离开御林院,因为他的心竟然已经开始有沦陷的趋势。

    这一趟御林院之行,让他那颗只装着一个人的心,似乎有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回到倚翠宫之后,赵鸣诚连忙打了一盆冷水,朝着自己当头灌下,冷水能够让他那火热的心,糟乱的心,冷静下来。

    “呼。”赵鸣诚深呼了一口气,终于是彻底冷静了下来,将甄洛和林青照两人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中甩出,不去想她们。

    不过不管赵鸣诚再怎么想将这些事情暂时先忘掉,但却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忘怀,于是他只能让自己沉迷于武功。

    练武成了赵鸣诚的第一念头,就连林青照都被这武之一字甩在了后面。

    “奇怪,小青到哪里去了?”虽然心中惦记着修炼,但是赵鸣诚还是关心着林青照的。

    赵鸣诚回到倚翠宫只走没有见到林青照,顿时就急了。

    到怪我,早知道就不去找甄洛了,现在不仅惹了一身骚,小青还变没了。赵鸣诚心中急道。

    “喂,你一大早跑到哪去了,害我在皇宫里面找了半天。”

    正在着急的赵鸣诚突然一怔,这声音他实在是太熟了,不就是林青照么。

    听到林青照的话,赵鸣诚不由苦笑,还真是他忘记说一声就跑出去了,也难怪她要出去找他。

    “没跑哪去,这不是第一次来到皇宫么,就随便逛了逛。”赵鸣诚讪讪一笑,他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去御林院见老情人了,虽然这个老情人不是他的情人。

    “哦”林青照放心的点了点头,旋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便说道:“我刚才看到墨琰了,他好像有点怪怪的。”

    “管他呢,只要他没纠缠你就好了。”赵鸣诚才懒得管这个一直惦记着他女朋友的男人了。

    “他说要带我出宫诶。”林青照含着一根手指,天真的说道。

    赵鸣诚大眼一睁,问道:“你答应了?”

    林青照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我说要考虑考虑。”

    “现在我们的局势不是很妙,你要是不答应,说不定他就会发难了。”赵鸣诚想了想,“你就先顺着他,和他一起出宫,到时候我也跟着一起去。”

    林青照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现在就去和墨琰说这件事情。”说完,林青照就要转身去找墨琰。

    赵鸣诚一把将她拉住,道:“等等,你不要主动去找他,等他来邀请你,这样子你才会有主动权,而让我一起去也可以作为一种条件。”

    闻言,林青照像是看陌生人一般看着赵鸣诚,道:“你是一鸣么?以前是很聪明,但也没有这么会算计人啊。”

    “别闹了。”赵鸣诚皱了下眉头,“现在是非常时期,当然要非常对待。”赵鸣诚没有说的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最近变了,可能是因为修炼了天决的原因,他似乎是变聪明许多,以前没有想通的,现在都想通了。

    “哦。”林青照委屈的应了一声。

    赵鸣诚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说的有点太强硬了,于是便柔声道:“小青,我们一定能够脱离那墨琰的魔爪,离开皇宫,远走高飞的。”

    “恩,我相信你。”林青照点头说道,她相信不管未来如何,一鸣都不会丢下她的。

    “皇上驾到!”

    赵鸣诚心中暗骂道,这该死的墨琰,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来了。

    两人朝宫外看去,墨琰已经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公公。

    “不知皇兄今日来是有何事?”赵鸣诚拱手问道,虽然心中讨厌他,但是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不然可就直接被拉出去斩了。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墨琰呵呵一笑,“之前我碰到姗姗,问她时候愿意陪我出宫去玩,她说需要考虑下,所以朕现在就是来问一下姗姗考虑好没有。”

    赵鸣诚心中一松,还好他先将这事的解决方法交代给了小青,不然可就措手不及了。

    “恩,出宫倒是可以,不过我要王爷陪我一起去。”有了赵鸣诚的交代,林青照当然是直接答应,顺便提了个条件。

    听到林青照的条件,墨琰倒是眉头一皱,他要带林青照出宫游玩,为的当然就是将林青照泡到手,但是现在林青照提出要带赵鸣诚一起出去,这样子的话,他的目的不就很难达成了么。不过如果他不答应的话,林青照肯定就不会同意和他一起出去,那可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最起码带上赵鸣诚一起出去还是有机会的,总比一点机会都没有来得好。

    “好吧。”墨琰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林青照这个要求,“既然姗姗你已经答应了,我们这就出宫去吧。”

    林青照将目光看向赵鸣诚,直接出宫时候要答应,赵鸣诚可是没有跟她说过要怎么回答呢。

    见林青照目光看过来,赵鸣诚就知道林青照的意思了,想了想插口道:“皇兄,姗姗虽然已经答应了,但是她还没有准备好呢,还请皇兄先回去,等明天一早我们再一起出宫如何。”

    闻言,墨琰心中虽然不快,但也不好强让林青照和他一起出宫,只好妥协道:“好吧,既然这样子,朕就先回去了。”

    “恩。”

    墨琰走后,林青照便问道:“一鸣,为什么不直接和他一起出宫?”

    “没什么,只是看他不爽而已。”赵鸣诚呵呵一笑,道。

    “额。”林青照突然有一种捂脸泪奔的冲动。

    于此同时,卧龙殿之中,墨琰正一脸阴沉的盘坐做正中央,奇特的是,在他的周身不断流转着暗红色的光芒。

    突然,暗红色光芒散去了,墨琰大声喊道:“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林公公从殿外走了进来,跪地问道。

    “你过来。”墨琰招了招手道。

    林公公依言走到墨琰的身边,突然墨琰右手猛地抓出,按在了那林公公的额头上,消失的暗红色光芒再次出现在墨琰的周身。

    “你,你,你……”林公公一脸复杂表情看着墨琰,有不敢相信,有恐惧……

    “哼。”墨琰冷哼一声,将林公公直接推开,只见在他身前突然多了一个虚影。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道虚影不正是那林公公么,只见此时的林公公正一脸狰狞的朝墨琰扑来。

    眼见着林公公马上就要抓到墨琰的时候,墨琰周身突然绽放出一抹充满威严的金色光芒,直接将林公公照耀的魂飞魄散。

    墨琰冷哼一声,道:“朕乃真龙天子,尔等妖邪之物也想伤到朕,真是不知死活。”

    望着地上已经没有灵魂的林公公,墨琰伸手一挥,一道暗红色光球飞出,落在了林公公的额头上,沉了进去。

    已经死绝的林公公猛地睁开了眼睛,只是那眼中却闪烁着红芒,额头之上也多了一道特殊的纹路。

    林公公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墨琰的面前,道:“主人。”

    墨琰嘴角勾起一道诡异的弧度,那神秘红毛年轻人给他的魔决果然好用。

    “你去……”墨琰俯身到林公公的耳边,似乎是在吩咐着什么,然后林公公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