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鬼都墨城

    更新时间:2016-12-29 11:13:23本章字数:3608字

    终于,在细看之下,赵鸣诚终于是看清楚了石碑上铭刻着的两个字,“墨城”

    “什么,鬼都墨城。”赵鸣诚突然记起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鬼都墨城,连忙朝着石碑无字的方向看去,那位置正是水都洛城。

    看着水都洛城的方向,赵鸣诚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喃喃的说道:“水都洛城,鬼都墨城,原来如此。”

    赵鸣诚算是明白为什么之前水都洛城之中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会有那样一个奇怪古宅了,因为他们之前进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水都洛城,而是鬼都墨城。

    朝着石碑有字的方向走去,大约走了一千米左右,赵鸣诚看见了一个城池,而且不出他所料,这才是真正的水都洛城。

    看了眼脚边紧紧跟着的小白虎,赵鸣诚将它抱了起来,摸着它的头,笑道:“真是太感谢你了小家伙,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会知道啦水都洛城会是鬼都墨城。”

    笑过之后,赵鸣诚见一个时辰的时间快要到了,对着怀里的小白虎问道:“你要跟着我么?”

    小白虎似乎能够听懂赵鸣诚说的话,头从怀里探了出来,非常人性化的点了点头。

    收起笑容的赵鸣诚再次被这小白虎给都笑了起来,“既然你愿意跟着我,总不能没有名字吧,以后就叫你小白好了。”

    话音刚刚落下,小白虎就疯狂的乱抓了起来,似乎是在诉说不要这个名字一般,不过谁让它认了赵鸣诚这个无良主人,不想要这名字也必须要。

    以凡仙的修为从墨城石碑赶回神秘古宅,赵鸣诚刚刚好在一个时辰之内到达神秘古宅的祠堂之中。

    而赵鸣诚到的时候,甄洛和墨琰两人早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墨大哥,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迟才回来。”甄洛一看见赵鸣诚回来,就立马问道。要知道他们虽然约定是一个时辰回到古宅祠堂,但是她和墨琰却都只是用了半个时辰就回来了。

    赵鸣诚看了一眼怀中的小白虎,道:“其实我很早就要回来了,正好遇到了这个小家伙,所以才迟了。”

    赵鸣诚刚刚说完,就听到一阵风声朝自己袭来,连忙朝一旁闪去,这时才看清楚攻击他的人是墨琰。

    不等赵鸣诚质问墨琰为什么攻击他,墨琰就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道:“好你个墨峥,现在姗姗生死不明,你竟然还有心情陪一个小动物玩闹,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额。”赵鸣诚一怔,弄明白墨琰为什么对他动手之后,才解释道:“这个,你们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赵鸣诚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一都叙述了出来,墨琰这才知道原来是错怪了赵鸣诚,不过他好歹是九五至尊,自然不会说什么抱歉的话。

    对此,赵鸣诚也不在意,道:“我们现在所处的就是鬼都墨城,在这里面肯定是找不到那洛城的宝贝,看来我们要去真正的水都洛城一趟了。”

    闻言,甄洛和墨琰纷纷点头,如果没有水都洛城那件宝贝的话,以他们现在的修为直接进入这水心岩浆中绝对会中火毒身亡,救不成人反而把自己给赔上了,所以这去水都洛城夺宝虽然会浪费些时间,但是却是必须要去的。

    之前已经浪费掉一个时辰的时间了,所以事不宜迟,三人即刻出发,朝真正的水都洛城赶去。

    大约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三人出现在了水都洛城的城门前,之前众人进入鬼都墨城的时候,天色才刚暗下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的,水都洛城的城门早已经关上。

    看着眼前大约有五个人高的城墙,三人皱起了眉头,这城墙的高度虽然没有卫城那么高,但是一样不是一跃就能跃过的,而且这城墙建的比卫城还要绝,一点石砖搭建的痕迹也没有,仿佛这城墙是浑然天成的一般。

    水都洛城之所以称之为水都,并不是因为这座城池在水的上面,而是因为这洛城每天至少要下十二场雨,平均下来一个时辰一场雨,而且还都是那种暴雨,所幸这每场暴雨持续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刻钟,不然这水都洛城内的人就不用活了。

    三人的运气非常不好,在到达水都洛城之前,这洛城正好下起了一场暴雨,虽然想在雨停了,但是这城墙之上却是沾满了水迹使着城墙变得更加的顺滑。

    “我有办法了。”根据以前看古装电视剧多年的经验,赵鸣诚很快就想到了办法,迎着两人看向他的目光,道:“这城墙高度大约是五人左右,我们每人最少应该都能够跳到三人高左右的高度,只要有一个人在城墙之上做接应,就能够很轻松的越过这城墙,我们这样……”

    赵鸣诚说完之后就纵身一跃,大约跃到了三人高左右,身形正要往下降的时候,站在地上的甄洛突然纵身一跃,脚尖在赵鸣诚的左肩上轻轻一点,身形再次拔高,跃到了城墙之上,然后脚尖勾在城墙之上,整个人倒挂了过来。

    这时,墨琰也动了,亦是纵身一跃到了三人高左右,伸手抓在了甄洛的手上,然后甄洛腰间猛地爆发一股惊人的力量,将墨琰甩进城中。

    随后,赵鸣诚自然是用了相同的办法进入了水都洛城之中。

    三人进入洛城之后,就迅速朝着城主府的位置掠去。

    这水都洛城至宝自然不可能放在些不安全的地方,而整个水都洛城能说成最安全的地方就只有戒备森严的城主府了。

    不过这所谓的戒备森严对于三人来说就形同虚设,只需要甄洛一人就能够潜入城主府之中将想要的东西拿出来。

    三人到达城主府之后,由甄洛潜入府中需找宝贝,而墨琰和赵鸣诚两人则是守在城主府的外面接应。

    原本赵鸣诚以为甄洛此行必定能够将宝贝夺出,不曾想甄洛竟然两手空空的从城主府中出来,虽然疑惑为什么甄洛两手空空,身后也没有追兵,但是他知道此处不宜久留,所以二话不说,三人就先离开了城主府。

    在洛城之中的某个房屋之中,三人面色凝重的相对而坐,这间房屋是三人在水都洛城之中找到的一个空房,原主人不知道跑哪去了,所以三人就先占用了。

    “你说宝贝不在城主府之中。”赵鸣诚沉声道。在进入房屋之后,甄洛就将城主府之内的事情说了出来,之所以两手空空的出来而又没有追兵就是因为甄洛是在没有看见宝贝之后自己出来的。

    “会不会是宝贝被藏在了城主府之中的某个地方,你没有找到。”墨琰不死心的说道,因为如果最终宝贝真的不在城主府,或者说这宝贝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传言的话,那林青照可就真的是死定了。

    甄洛沉默了一会儿,道:“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可能确实微乎及微的,我天生就对奇珍异宝有着特殊的感应力,但是我在城主府中转悠了半天,却一直没有感觉到一点点奇异之处。”

    闻言,赵鸣诚和墨琰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按照甄洛所说,这宝贝在城主府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及微的,甚至这个宝贝根本就不存在也是大有可能。

    就在三人正在苦恼没有宝贝无法进入水心岩浆救出林青照的时候,这间不知道是谁的房屋门竟然开了。

    三人心中同时一惊朝门的方向看去,能够在三人都没有感觉到的情况之下接近这房屋,甚至是打开房门发出声响之后才被发现,可以看出来人绝对是个高手。

    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有着异于常人的蓝瞳的老者走了进来。

    三人不敢有丝毫异动,紧紧的盯着这个白发蓝瞳老者。

    “呵呵,三位不必如此紧张。”白发蓝瞳老者突然呵呵一笑道,他的声音非常的和蔼,让人忍不住想要相信他,亲近他。

    “你们可以叫我蓝瞳,是水都洛城的先知。”蓝瞳见三人不说话,继续说道。

    赵鸣诚微微一皱眉,他已经基本确定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老者不是敌人,但是对方出现的目的是为什么却还想不透,所以便问道:“老人家,你来此处是为何事?”

    “呵呵,小伙子,你没有听见我刚才说的么,我是水都洛城的先知。”蓝瞳脸上一直带着那淡淡的笑容,没有直接解释来此的原因,而是提到刚才说的话。

    先知,赵鸣诚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什么,道:“也就是说你老人家是明知道我们会出现在这,特意来找我们的了。”

    “呵呵,小友真是好悟性,一下子就猜到了老朽的意思,没错我就是特意在这里等你们的,我还知道你们来水都洛城是为了得到水都洛城的至宝。”蓝瞳继续以招牌的呵呵为开头,说道。

    听到老者的最后一句话,三人具是警惕的看着老者,他们可是奔着水都洛城的宝贝来的,老者既然是水都洛城的人,指不定会不会突然对他们出手。

    “别紧张,我来这见你们的目的就是要将我水都洛城的至宝交给你们。”蓝瞳从怀中拿出一卷卷轴,说道。

    虽然没有拿在自己的手中,赵鸣诚依然是从那卷轴之上感受到了浓郁的水元素气息,只是他实在想不出老者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就将至宝给他们,于是便疑惑的问道:“老人家,这是你们水都洛城的至宝,为何这么轻易就将它交给我们。”

    蓝瞳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越过三人,走到窗户边,抬头看着天空上一闪一闪得星星,叙说道:“在很早很早以前,我们水都洛城的前几代先知就已经预言到今天会发生的事情,你们的到来说明这个预言已经开始了,预言的内容是两个流淌着相同血液而又分别属于仙魔的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联手来水都洛城取得至宝前往魔界救那女人,最终救回的女人因为喜欢其中一个男人,最终分别属于仙魔的他们展开了旷古绝今的一场对弈,至于结果天机不可泄露。”

    赵鸣诚和墨琰两人面面相觑,他们知道蓝瞳口中说的那两个男人是谁,就是他们,那个女人不用想也知道就是林青照。

    “那您老的意思?”赵鸣诚试探性的问道。

    不想蓝瞳却摇了摇头,道:“这些都和我的意思武功,我们洛城先知预言到这件事之后唯一的任务就是守护至宝,等到那预言中的两个男人到来,将至宝交给他们,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说完,不等赵鸣诚再说些什么,就将至宝给了赵鸣诚,然后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三人呆呆的望着老者消失的位置,他们竟然没有感觉到这老者是怎么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