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差点挂了

    更新时间:2017-01-01 10:59:00本章字数:3262字

    一共两千九百九十九道法决,这就是为什么创造法决出现之后,重明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输的原因。

    自行凝聚除了毁灭法决之外的全部法决,这就是创造法决的特性,也是创造法决为什么能够排在三千法决中第一的原因,只要拥有了创造法决,几乎就相当于无敌了。

    而这创造法决正是赵鸣诚从那白蛋之中领悟出来的,赵鸣诚之所以能够无师自通懂的这么多的法决,就是因为这创造法决。

    “唉。”重明轻叹了一口气,将手中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三百道法决散去,他已经知道自己必败,这三百道法决发出,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见此,赵鸣诚也将手中的两千九百九十九道法决散去,随之,就在这两千九百九十九道法决散去的瞬间,重明动了。

    作为魔王,重明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认输的人,正面比拼不过,耍黑招可就未必了。

    刚将两千九百九十九道法决散去,赵鸣诚的灵识都还放在这些法决上面还未来得及收回来,重明突然发难,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反应。

    一道血色长枪在赵鸣诚眼睁睁的注视下,穿过了他的胸膛,“你……”

    “正所谓兵不厌诈,还有你忘了我是魔王了么!”重明带着浅浅的笑容说道,浑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噗!”鲜血忍不住的从赵鸣诚嘴里洒出。

    为了避免迟则生变,重明毫不犹豫的将血色长枪抽出,然后继续朝着赵鸣诚心脏的位置刺去。

    这一下要是刺中了,赵鸣诚就必死无疑了。

    死亡的气息瞬间爬山赵鸣诚的心头,这一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可就必死无疑了,因为他已经没有后手了,小白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该死的臭小白,关键时刻竟然不知道跑哪去玩了。

    其实这不能怪小白,要怪就只能怪拥有了创世法决之后,赵鸣诚太自我为是了,如果不让小白乱跑,这时候就不会陷入这样的死局,重明早就被他干趴下了。

    就在血色长枪要刺中时,赵鸣诚终于将灵识收了回来,然后第一时间将仙气聚在了心脏的位置,以求能够抵挡住这次攻击。

    不过两者都是半圣修为,一个蓄意而为,一个仓促抵挡,不用想,那些仙气根本就挡不住血色长枪前进的步伐。

    “噗。”一声轻响,赵鸣诚的身后多出了半柄血色长枪,而赵鸣诚身上的气息也开始缓慢的下降着,一点点的死气开始缓慢朝着四周散开。

    达到半圣这个修为,就算是被刺穿了心脏也是死不了的,但这些只是针对于比自己落的情况下。

    重明的这一枪不仅仅用上了半圣修为的魔气,还附带上了一个杀伤力极强的法决,这一枪下去,赵鸣诚的心脏不仅仅是被刺穿了,整个心脏还被那法决搅得破碎不堪。

    “哈哈哈哈哈!”确定了赵鸣诚已经必死无疑之后,重明哈哈大笑了起来,谁知还没有笑多久,身前被刺穿了心脏的赵鸣诚就消失不见了。

    重明脸色不断变化着,将手中血色长枪散去之后,阴沉的朝四周扫射着,势要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将已经被他重伤了的赵鸣诚揪出来。

    在下方看着的墨琰也放下心来,见到赵鸣诚被刺穿心脏,他竟然有股冲上去和重明拼命的冲动。

    看了眼怀中的林青照,墨琰最终决定还是先离开此地,因为谁也不知道赵鸣诚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要是重明找不到赵鸣诚,那他可就逃不出去了。

    一门心思放在赵鸣诚身上的重明没有发现下方有一个蝼蚁带着他的猎物跑走了。

    找了许久,都没有将赵鸣诚找到,重明不相信人就这么直接消失了,他敢肯定人就在附近的某处隐藏空间之中。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逼你出来。”重明冰冷的说道,随着话音落下,一道道恐怖的魔气匹练朝着四周虚空之中胡乱的攻击着,他相信,以赵鸣诚现在的情况开辟出来的空间绝对不稳固,凭着魔气打乱空间能量,绝对能够将人逼出来。

    此时,某处不知名的空间之中,白光闪烁,一道完美的身影从白光之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抱着一个紧闭着双眼,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子。

    这道完美的虚影就是已经觉醒的甄洛,也就是人类的祖先女娲。

    女娲随手一挥,漆黑的空间之中就凭空出现了一张寒冰床,将手中男子放在寒冰床上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寒冰床上那张熟悉的脸庞,女娲那一直冰冷的双眼之中,闪过一抹柔情之色。

    “赵大哥,为什么你会那么傻,连魔都敢去相信,难道你不知道魔一直都是出尔反尔的代名词么?”此时,女娲似乎有变回了那个一直喜欢着赵鸣诚的甄洛。

    凝望着床上的人一会儿,感受着一点点的生气不断的流逝,女娲知道要是还不救治的话,那人必是无疑。

    女娲犹豫了一会儿,坚定的说道:“你放心,不管是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将你复活的。”

    漆黑的空间之中,随着衣服的落下,一道完美可人的娇躯显现出来,女娲看了眼寒冰床上耳的男人,走了上去。

    冰冷的寒冰床上出现了一道旖旎而又火热的画面。

    良久,女娲从寒冰床上一瘸一拐的走了下来,伸手一挥,地面上的衣服消失不见,而完美的娇躯之上则多出了一套衣服。

    “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说完,女娲伸手破开了空间,走了出去,偌大的漆黑空间之中,只剩下赵鸣诚一个人。

    “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直寂静无声的漆黑空间之中终于是传来的一道响声。

    赵鸣诚捂着脑袋爬了起来,此时他的脑袋还在不断传来阵阵疼痛。

    过了一会儿,头不疼了之后,赵鸣诚才有时间看周围的情况。

    “奇怪,我的衣服怎么没了。”赵鸣诚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顿时惊呼道,再看到下身不远处那摊血迹之后,一道似乎被尘封了的记忆涌上了他的心头。

    “洛儿……”沉默了许久,赵鸣诚口中才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就又是久久的不语,他似乎已经想到为什么心脏被刺穿还能活下来了。

    女娲是除了盘古之外第二个拥有创造法决的人,也正是因为创造法决那源源不断的生之力,才能够给泥土附上生命,形成人类这个种族。

    拥有着生之力的女娲的爱抚,能够治疗心脏被刺穿这样的必死之伤,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沉默了很长一段的时间,赵鸣诚才想通了,嘴里喃喃道:“洛儿,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将甄洛的事情想通了之后,赵鸣诚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道墨琰有没有将小青从魔王宫之中救出来,现在我身上的伤已经都好了,我就再去魔王宫走一趟。”

    想到这,赵鸣诚就打破了虚空,重新来到了魔界。

    而随着赵鸣诚再次降临魔界,远在魔王宫之中的重明是有所感,睁开了双眼。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能量,赵鸣诚知道自己已经来到魔界了,只是当他正欲前往魔王宫的时候,他才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呢。

    “这里是哪里?”赵鸣诚犯难的朝四周看了看,空气中的气息他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周围的景色却是那么的陌生。

    正在赵鸣诚正在想着怎么才能知道自己在哪里的时候,一道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他的灵识范围之中,而那道气息正在朝着他这个方向赶来。

    “难道是……”正在赵鸣诚猜想这道熟悉的气息是谁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巨大白影出现在他的眼中。

    龙头白毛无尾,这不正是不知道跑到哪去玩的小白么。

    见到是小白,赵鸣诚顿时喜从心来,冲了上去。

    而小白则是非常识趣的将自己的身形变小,然后扑倒了赵鸣诚的怀中。

    怀抱着小白,一股无法言之的欣喜感出现在赵鸣诚心头,这次大难不死,让他觉得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小白,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赵鸣诚高兴了一会儿,就对着小白问道。

    闻言,小白摇了摇头,表示着它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见此,赵鸣诚没有去怪小白,因为小白本来就是四处乱跑到处玩的,能知道这里是哪里才怪呢。

    所以赵鸣诚退而求其次的问道:“那你还记得从魔王宫离开之后一路行来的路线么?”

    这次,小白没有摇头,而是直接跳出了赵鸣诚的怀抱,朝着北面跑去。

    赵鸣诚记得刚到魔界时候,在阳城问路的时候,那令狐冲和林平之就是告诉他在往北面走会看到一片森林,魔王宫就在其中。

    现在见小白往北跑,就想到小白现在应该是在给他带路,所以也不多想,直接追了上去。

    魔界的时间和人界是差不多的,一共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就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

    赵鸣诚从漆黑的空间之中出来的时候,太阳还在天空的正中央,大约是午时,而现在太阳却已经才是下山了,也就是说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

    按照两人的速度,三个时辰跑遍整个魔界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但是现在,足足三个时辰过去了,却连鬼森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要不是看小白跑的方向是北方,赵鸣诚早就怀疑小白带错路了。

    终于,第二天的太阳都开始升了起来,足足是六个时辰过去了,赵鸣诚终于忍无可忍了,将半圣的修为提升到极致,将小白拦了下来。

    “小白,你到底知不知道魔王宫在哪里啊?”将小白拦下之后,赵鸣诚就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