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 玉玺被盗

    更新时间:2017-01-08 09:18:38本章字数:3038字

    “恩……”赵鸣诚沉吟了一挥而,说道:“我们要先回宫一趟,然后再在都城之中买一座房,然后和赵无眠好好周旋一番。

    赵鸣诚说完之后,林青照嘟着嘴说道:“你当我三岁小孩么,就这么一点事情就能够谈到月半三更么?”

    闻言,赵鸣诚心中苦笑,这小青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嘴上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一些小事情上聊了比较久。”

    “是么?”林青照狐疑的说道,她之前也只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怀疑,现在听赵鸣诚这么说,心中已经几分。

    见状,赵鸣诚连忙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打消了林青照心中最后的那一丝疑虑。

    “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还在一大早从皇宫的后门潜入皇宫呢。”

    睡着中的时间总是飞快的,特别是两个人一起同眠的时候,甚至会忘记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刚亮,墨琰就敲响了赵鸣诚房间的大门,敲了许久都没有人回应,墨琰干脆就一把推开了门,谁知门刚推开,一张椅子就迅速朝着自己飞了过来,所幸墨琰不是常人,凭借着远远超于常人的速度闪过了这张椅子。

    “是谁这么大胆敢吵老娘睡觉。”墨琰刚闪过椅子就听见屋内传出一道霸道的女声,连忙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

    “好像是墨大哥诶,天已经亮了么!”赵鸣诚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

    “啊!”一道大声的尖叫声突然传了出来,整座黄鹤楼中还没有醒来的人全部都被这尖叫声吵醒了,顿时黄鹤楼之中骂声不断,要不是因为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处,估计一场群殴就要展开了。

    皇宫后门的位置,也就是上次众人离开皇宫时候的位置,赵鸣诚三人出现在了这里,只是此时林青照正一脸愤恨的看着墨琰。

    原来在墨琰打开人字号房门的时候,林青照下意识的举起床头的一张椅子朝房门扔了过去,而那时候林青照正好身上穿的特别少只有一个肚兜。

    于是林青照便认为墨琰肯定看到了,唯有墨琰在那里不断苦笑,他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到却被人冤枉了,早知道当时闪开椅子之后就不退出房门了,说不定还能看到春光。

    “咦,这后门怎么关上了?”赵鸣诚疑惑的看向墨琰,“你不是说这后门从来都不关的么,怎么给关上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墨琰摇了摇头,颇为凝重的说道,皇宫后门常年不曾关闭,如今却关上了,难不成皇宫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看来我们只能飞进去了,这时候里面应该没有人。”赵鸣诚不敢确定的说道。

    “不,里面有人,在我的灵识之中感受到了四个人。”墨琰摇头,说道。

    “不管了,进去之后他们还敢对我们动手不成,到时候让他们不要将我们出宫的事情说出去就是了。”赵鸣诚提议道。

    除了从后门进入皇宫的影响最小意外,就没有其它地方能够不引起其它人注意的了,毕竟这里可是皇宫戒备还是非常森严的。

    所以墨琰同意道:“恩,既然里面有人我们就不要飞进去了,翻墙走壁进去就行了。”

    赵鸣诚握着林青照的手纵身一跃在墙上轻轻一蹬就翻过墙进入皇宫之中,而墨琰也是紧随其后翻过了墙。

    “什么人?”三人刚刚落地就被四个守卫围了起来。

    “怎么,连朕都不认得了么?”墨琰冷冷的说道。

    “啊,皇上,小的参见皇上。”四个守卫看清楚了墨琰的容貌之后,顿时惊慌失措跪了下来,恭敬的说道。

    墨琰也知道这些人是没有认出人所以也没有去怪他们,点了点头,道:“好了,都站起来吧,记住,在这里看见我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剩下的话墨琰没有说完就直接带着赵鸣诚两人离开了,他知道这些守卫一定能够知道他的意思。

    三人走远了之后,四个守卫开始交谈起来,其中一个疑惑道:“奇怪,皇上怎么会从外面跳进来?”

    “你笨啊,皇上肯定是微服出巡了,好了,这件事情都不要提了,不然我们可就……”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年长的守卫说道。

    这个年长的守卫的地位显然很高,他一说完,另外三个就沉默了下来,不再提刚才的事情。

    “你怎么不问他们,为什么皇宫的戒备变的这么森严?”赵鸣诚疑惑的问道,一路走来,皇宫之中的戒备明显森严了许多,时不时的就有一队守卫走过,而且有的时候还能碰见锦衣卫在巡逻。

    墨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知道皇宫的森严程度,如果真的发生事情的话,除了几个比较重要的人的话,其它人是绝对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刚才那四人肯定只是收到了守着后门的命令。”

    “原来如此。”赵鸣诚点了点头。

    墨琰带着两人左拐右拐之下到了一座看起来金碧辉煌的一座宫殿前,在宫殿的横匾上,赵鸣诚看到了紫薇殿三个大字。

    一进入紫薇殿,就有一个太监迎了上来,“奴才参见皇上,王爷,王妃。”

    墨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越过了那个太监走到了最深处的龙椅上坐下,对着一旁早已经站了许久的两个大臣问道:“朕前些日子微服出宫,你们和我说说皇宫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戒备森严?”

    “这个……”一个大臣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当说不当说,另外一个大臣则是直接接口道:“事情是这样的,昨日有个黑衣人闯入皇宫之中,潜入御书房将玉玺给,给盗走了。”

    “什么?”墨琰双眼一睁大为震惊,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平常人了,但是玉玺毕竟是代表着皇位的象征,如果失去了玉玺,他身上的真龙之气可是会不断消散的。

    “真是岂有此理,谁这么大胆,敢潜入皇宫盗取朕的玉玺,你们可有什么线索?”墨琰愤怒的问道,见两人沉默不语,顿时怒斥道:“真是一群废物,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

    还在紫薇殿门口的赵鸣诚显然也已经听到了三人交谈的内容,当下也知道为什么皇宫之中戒备会变的这么森严。

    一时之间,紫薇殿之内变得安静无比,此时如果有一根针落在地上,那么声音将会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

    过了许久,墨琰气也消了许多,既然玉玺已经被人盗走,那么再生气也没有什么用了,所以冷静的说道:“好了,你们赶快张罗下去,一定要在三天之内找回玉玺,否则抬头来见。”

    “是,皇上。”两个大臣领命之后就结伴离去了,此时皇宫之中只剩下墨琰,赵鸣诚,林青照三人,至于那小太监早已经被墨琰遣退了。

    见整个大殿之中已经没有外人,赵鸣诚走到墨琰的身边,将自己刚才的猜测说了出来,“墨大哥,这玉玺被盗事有蹊跷,我觉得盗贼应该是一个熟人,而且应该对你的行踪非常的了解。”

    “哦,怎么说?”

    “你想想,玉玺早不被盗晚不被盗,偏偏就在你没有在的这段时间被盗,难道不奇怪么,我敢肯定盗走玉玺的人或者幕后主使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赵鸣诚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想想,微服出宫这件事情一共有多少人知道?”

    闻言,墨琰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说道:“微服出宫这件事情出了我们三个还有甄洛以外,我还告诉了两个人,只是这两个人不管如何,应该都没有盗取玉玺的动机才对。”

    “那这两人是谁?”墨琰说没有这两人没有动机,不代表这就真的没有动机,所以林青照便开口问道。

    要是这话是赵鸣诚问的话,墨琰一定不会说这两人,但是现在确实林青照问的,他不忍心拒绝,便将这两人说了出来,“他们一个是皇后,还有一个是陈公公。”

    这两个人一个是墨琰现在的妻子还有一个是墨琰最信任的大内总管,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太监,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盗取玉玺。

    听到是这两人,赵鸣诚皱起了眉头,原本还以为这两人会是什么跟墨琰非常要好的人,没想到竟然会是当今皇后以及大内总管,这两人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动机。

    “你也觉得这两人没有动机是不是,还是让他们去找吧,盗贼肯定还没有离开都城。”墨琰叹了一口气,仿佛老了许多一般说道,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运正在流失了,大墨王朝的龙气就是他的气运,从知道玉玺被盗开始,他就已经感受到自己的气运真在流失,可能等到气运完全流失的时候,就是墨琰的死期了。

    赵鸣诚虽然感觉到了墨琰有些变化,但却又说不出来,只是他隐隐觉得这个变化似乎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这变化的感觉是从知道了玉玺被盗的消息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