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调查

    更新时间:2017-01-08 09:19:26本章字数:3427字

    “既然这样,我和小青就先告退了。”赵鸣诚拱了拱手就带着林青照离开了紫薇殿,发生了玉玺被盗这么大的事情,墨琰也就没有去多做挽留,他还要时间来思考玉玺的事情。

    离开紫微宫,赵鸣诚和林青照回到了一开始到皇宫时候墨琰给他们安排的倚翠宫。

    “啊,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再次回来的时候,心情会是这样子。”林青照颇为感叹的说道,明明没有住过几天的地方,竟然让她产生了怀念的感觉。

    这时候,赵鸣诚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玉玺被盗的这一件事情上面,所以没有去注意林青照说了什么,这也让林青照感觉奇怪,于是也顾不上感叹,问道:“你怎么,从紫微宫回来,一直都是思绪不宁的,是不是在想玉玺被盗的事情。”

    赵鸣诚也不隐瞒,直接点了点头,道:“我一直觉得玉玺被盗这件事情有蹊跷,甚至还觉得这件事情有可能是在魔界时候算计我们的那个幕后黑手做的,毕竟能够怀疑到的两人都没有这个动机,皇宫戒备森严,我不觉得普通武者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玉玺盗走之后才被发现玉玺被盗。”

    “你说的也有道理。”林青照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马上语气又一转的说道:“不过你不是说那个幕后黑手没有来人界嘛?”

    “的确在我们离开魔界的时候他没有跟上来,就连重明也是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将玉玺盗走的人非常有可能是他。”赵鸣诚若有所思的说道,林青照说的问题他早就已经想过了,就是因为想过了,所以就算幕后黑手没有来到人界,他也是怀疑是幕后黑手所为。

    场面变得沉默了一会儿,林青照率先打破了沉默,开口道:“还是不要在想那个幕后黑手了,不管是不是他做的,你们也没有实力从他的手中抢回玉玺。”

    “而且,这也只是我们最坏的猜测而已,不是还有两个嫌疑人么。”林青照顿了顿继续说道:“虽然他们没有动机,但是不代表着他们不会这么做,而且他们是除了皇上之外,唯一两个进入御书房,然后无声无息拿走玉玺的人。”

    听着林青照讲的头头是道,赵鸣诚也觉得挺有道理,于是便说道:“那我们就先从这两人开始调查吧,前段时间我们离开的时候,墨琰曾经说过,皇后回娘家探亲了,所以我们就先从陈公公那里查起。”

    “恩,虽然我们和墨琰在之前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他毕竟和我们一起闯过魔界,现在也算是不错的关系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帮他找回玉玺。”林青照非常坚定的说道,似乎如果不找回玉玺的话就绝不善罢甘休一般。

    “来人。”赵鸣诚大喝一声道,马上就有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跑了进来,跪在地上道:“奴才参见王爷。”

    “告诉我陈公公居住在哪里?”赵鸣诚对着那太监问道。

    太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陈公公虽然贵为大内总管,但是住所也是和我们这些小太监一样,住在玉净宫之中。”

    “玉净宫在哪?”赵鸣诚问道,在原来王爷的记忆中对这玉净宫也是不甚了解,就算是知道了名字,也无法找到它的位置。

    “玉净宫就是慈宁宫左侧的那片建筑群,那一片范围全部都属于玉净宫,因为我们这些太监通常都是给后宫的娘娘嫔妃们服务的原因,随意我们的住所就被安排在了那里。”太监详细的说道。

    “恩。”赵鸣诚大致了解了玉净宫的位置之后,伸手一挥,道:“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太监离开倚翠宫之后,赵鸣诚说道:“小青,你留在倚翠宫之中,等我回来就好了。”

    说完,赵鸣诚就欲离开倚翠宫,林青照立马上前将他拦住,道:“我也要去。”

    “乖,那里都是一群太监,只要我去就好了。”赵鸣诚摸了摸林青照的头,轻声道。

    “不行。”林青照用力的甩了甩头将赵鸣诚的手甩开道:“既然我们都决定要帮墨琰,那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忙活,我也要帮忙。”

    见幼不过林青照,赵鸣诚只好无奈答应,不过却定下了规定就是在他调查的时候,不能在旁边毛手毛脚的,也就是说只能看不能碰。

    现在太阳已经落山,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赵鸣诚和林青照离开倚翠宫来到玉净宫的时候,这里已经灯火通明,而且因为临近睡觉的时间,玉净宫中到处可见太监。

    随便抓来一个人,赵鸣诚便问道:“知不知道陈公公在哪里?”

    “王爷问得可是大内总管陈公公?”那太监不答反问道,在这皇宫之中叫做陈公公的太监实在是太多了,要是不问清楚的话,他还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陈公公。

    赵鸣诚微微一愣神就想明白了小太监为什么会问是不是大内总管的陈公公,于是便点了点头。

    “禀告王爷,陈公公已经有三天时间没有回玉净宫了,而且最近三天都没有在宫中见到陈公公。”小太监回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些许疑惑,似在疑惑陈公公为什么三天不在宫中,又似乎在疑惑王爷为什么要询问陈公公的消息。

    在一旁不远处有一个小太监竖直耳朵听着这边谈话的内容,也知道王爷是要来找陈公公的,再联想已经三天没有在宫中看见陈公公了,便想到陈公公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了,眼咕噜一转,就朝着赵鸣诚走去。

    这偷听的小太监名叫小李子,平日里就跟陈公公不和,所以现在以为陈公公是犯了什么事了就上来凑热闹,顺便可以的话,再提供一些消息落井下石。

    那在赵鸣诚身前的小太监还想在说些关于陈公公这三天的动静,小李子就插口道:“王爷,您是要询问陈公公的事情么,这玉净宫里我可以说是最了解陈公公的了,您问奴才就好了。”

    那小太监见插口的是平常和陈公公不和的小李子,于是也不说什么,沉默的站在一边。

    见状,赵鸣诚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突然插口的小太监,问道:“你叫什么?”

    “奴才进宫后的名字叫小李子。”小李子原本害怕王爷不屑理自己,现在听王爷问自己叫什么,顿时喜出望外的回答道。

    赵鸣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伸手一挥让那之前和他禀报陈公公消息的小太监屏退,然后对那自称小李子的小太监问道:“既然你是最了解陈公公的,那么能告诉我这三天陈公公不在皇宫之中,他是去哪里了么?”

    “禀告王爷,三天前陈公公曾经去过御书房和皇上请假,回自己老家去了。”小李子恭敬的说道,不过说话的时候确实加重了三天前这三个字的语气,因为皇宫的异常就是从三天前开始的。

    赵鸣诚虽然也听出了小李子在三天前这三字的语气加重了,但也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现在的脑海中想的全部都是小李子说的三天前陈公公去御书房请假。

    首先,三天前正是玉玺丢失的时间,第二,玉玺正好是一直存放在御书房之中的,第三,三天前墨琰根本就不在皇宫之中,这陈公公到底是和谁去请假的呢。

    “将陈公公进宫前的一切都告诉我。”赵鸣诚严肃的说道,现在一切的信息苗头都是指向陈公公。

    大致从小李子那边了解了情况之后,赵鸣诚就和林青照回到了倚翠宫,现在夜黑风高,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就直接去陈公公的老家找陈公公。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陈公公的老家去找他?”一回到倚翠宫之中,见四下无人,林青照便问道。

    赵鸣诚沉默了一会儿,道:“陈公公是皇上最信赖的人之一,墨琰肯定会发现陈公公不再宫中的,到时候肯定会派人去将陈公公找回来的,所以我们先静观其变。”

    “明天一早你就去找墨琰,从他口中了解一下皇后什么时候回宫,记住不要问得太直白,我们这是秘密调查,要是被他知道我们正在帮他调查玉玺被盗的事情,还不知道会说什么。”

    “恩。”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林青照就按照赵鸣诚的要求去找墨琰了,整个倚翠宫之中就只剩下赵鸣诚一个人。

    赵鸣诚盘腿坐在地上,他发现自己在打坐的时候,脑袋瓜就会非常的灵光,很多平常想不通的,在打坐的时候都能够相同。

    从众人回到皇宫得知玉玺被盗,再到玉净宫得知陈公公在三天之前就已经不在宫中开始,这一切都透露着蹊跷的气息。

    按墨琰所说,他离开皇宫的事情除了出宫之外的几人知道之外,他就只告诉了陈公公和皇后两人,既然如此,那也就是说陈公公是知道墨琰不在宫中的,那么他又为什么会在三天前跑去御书房请假呢,难道他要借着请假这个借口,趁机盗取玉玺,那时候御书房中没有人,的确非常容易就能够盗得玉玺,不过陈公公只是一个太监,他拿着玉玺也没有丝毫的作用啊,而且先不说是不是陈公公盗走玉玺的,又是谁发现玉玺被盗的呢?

    “呼。”闭着眼沉思的赵鸣诚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睁开双眼说道:“可能等到找到陈公公之后,真相会大白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要先去书房中探查一番,说不定盗贼有在里面留下是什么蛛丝马迹。”

    就在赵鸣诚前往书房的时候,另一头,林青照已经找上了墨琰。

    因为玉玺被盗的原因,墨琰一夜都没有入寝,整夜都坐在紫微宫的龙椅之上,思考着玉玺被盗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墨琰不离开紫薇殿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当墨琰要离开龙椅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龙气飞速的消散着,而坐会龙椅的时候,龙气消散的速度就会变得非常慢。

    坐在龙椅之上的墨琰看见林青照来紫薇殿,顿时双眼一亮,道:“一大早的,你怎么来这了?”

    “你一整个晚上都呆在这里啊?”林青照不答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