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 夜探丞相府

    更新时间:2017-01-10 11:09:20本章字数:3348字

    倚翠宫之中充满了宁静,场面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一直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泪水从林青照的眼角处落下的时候,赵鸣诚动了,一把上前将她抱住,“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只留下你一个人了。”

    林青照没有说话,紧紧的抱着赵鸣诚,一下一下的抽噎着。

    深夜,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倚翠宫之中闪掠而出,朝着宫外跑去,与此同时,紫薇殿中的墨琰似有所感,双眼闪过一道精光,随后叹了一气,又重新黯淡了下来。

    都城南面,这是一座灯火通明,守卫无数的大宅,光是大门口就守着八个守卫,大宅内的各处小路小径更是时不时的巡逻过一队人马,这样的戒备甚至快要赶得上皇宫大院了。

    这大宅就是丞相府,此时赵鸣诚正趴在屋檐之上冷冷看着府内的情况,看着这几乎能够媲美皇宫的戒备程度,心中更加的确信丞相造反的决心。

    “这丞相真有意思,墨大哥刚登基的时候,民心不稳的时候不造反,偏偏要等到现在,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赵鸣诚冷笑着说道。

    “谁。”路过的一队巡逻人马中的一人突然惊呼一声,然后朝着赵鸣诚现在的位置看来,左右看了一下,见没有人之后,还是不死心,直接朝着赵鸣诚这个位置走了过来。

    “糟糕,要是被发现的话,可就麻烦了,就算他们拦不住我,丞相也会得到消息,到时候玉玺可就会被藏得更严实,想要找到就更加的难的。”赵鸣诚背靠着屋檐心中道,他现在这个位置,只要不在近前看就不会被发现,不过现在那人可是正朝着这个位置走来呢。

    那人的同伴见他离队,立马说道:“喂,你是不是听错了,那你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是赶快巡逻吧,巡逻完就换班了,都快饿死了。”

    “是么。”那人狐疑了一下,再想到他们这群人到现在饭还没有,也就没有执意去探查一番,回到了队中,和其他继续巡逻呢下去。

    人都走了时候,屋檐上赵鸣诚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过来,真是多谢刚才出声的那个人了。”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赵鸣诚就不敢再小看丞相府那些巡逻的人,没想到他那么小声竟然也会被听见,看来高手也是蛮多的。

    刚才差点被发现,赵鸣诚敢肯定那人在巡逻完之后还会回到这里一探究竟,知道这里不宜久留,连忙一个闪身离开了这里,换一个地方探查了起来。

    今天晚上赵鸣诚并没有打算直接将玉玺找出来,他只是先来探个路,然后了解下丞相府巡逻人员的轮换规律,以及锁定玉玺可能被存放的位置。

    在丞相府不像是在皇宫,赵鸣诚是潜入进来的,自然不可能去问那些下人,只能自己在丞相府之中漫无目的的探查了起来。

    两个时辰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子时,丞相府之中除了几处地方还依然灯火通明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已经暗了下来。

    这两个时辰的时间,丞相府巡逻队的轮换规律已经被赵鸣诚摸了个透,而且这两个时辰里面,有不少队伍还重复巡逻了好几遍,这也让赵鸣诚大致确定丞相府一共有十队巡逻人马。

    十队人马不断轮换,只要巡逻完一遍就立刻换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临近深夜,巡逻的速度就越勤,之前还是一队一换,现在是两队一换了。

    当然,丞相府的巡逻也不是无懈可击的,赵鸣诚仔细得观察过了,他们几乎是无休止得轮换,但是轮换的时候还是需要交接工作的,这交接工作大概是一分钟左右。

    一分钟能做什么,对于普通的人来说一分钟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对于赵鸣诚来说,他却可以将整个丞相府逛遍。

    那些巡逻的人只会巡逻小路小径,不会进入建筑内巡逻,赵鸣诚只要趁着这一分钟的时间进入某个建筑之中,然后等待下一波巡逻交接时候的那一分钟空当再出来就好了。

    某处屋檐之上,赵鸣诚看着那些巡逻人进行着交接工作,迅速运转起仙气,潜入丞相府之中开始探查,等到那些巡逻人快要完成交接的时候,迅速的离开了丞相府。

    走在回皇宫的路上,赵鸣诚的嘴角处勾起了一道莫名的笑容,刚才那一分钟的探查已经让他完全了解了整个丞相府的布局,他大致确定了几处可能会藏匿玉玺的地方。

    最有可能的就是丞相的寝室,其次就是丞相府之中的书房,最末的就是皇后郑芸的住处。

    回到皇宫之后,赵鸣诚就先到了紫微宫将自己这一次丞相府之行的所见所闻都告诉给了墨琰。

    墨琰叹了一口气,道:“丞相府戒备这般森严,看来是真的有图谋不轨的行为了,唉,丞相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了,又何必密谋造反呢。”

    “墨大哥,你可有听过一句古话,人心不足蛇吞象,这都是因为丞相的野心。”赵鸣诚顿了顿,道:“明天晚上,我会再次去丞相府,将玉玺找出来,你就放心好了。”

    “恩,要不是有你在,可能就真的要被丞相给谋反成功了。”墨琰说话的时候,略有些感叹,因为龙气流逝的原因,如果没有赵鸣诚的话,他还真不能亲自出手对付丞相,就凭他的那些手下,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

    离开了紫微宫之后,赵鸣诚就沿着小路回到了倚翠宫,林青照早已经在倚翠宫等候多时,见赵鸣诚回来就上前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

    接着,赵鸣诚就再将自己此行的见闻和林青照又说了一遍。听完赵鸣诚说的,林青照担心的说道:“一鸣,丞相府戒备这么森严,你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呵呵,傻丫头,那魔王重明都拦不住我,一个小小的丞相府又怎么可能伤的了我呢。”赵鸣诚微微一笑,说道,只是丞相府到底有没有人能够伤的了他就不为人知了。

    听到赵鸣诚说的这么自信,林青照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夜晚,赵鸣诚吃完饭之后和林青照说了一声就再次离开了倚翠宫,前往丞相府。

    偷偷的潜入丞相府之中,此时丞相府之中的戒备程度还是和昨天差不多,就连巡逻的人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看来丞相为了防止太多的人知道现在丞相府的情况,所以固定了巡逻人了。

    不仅仅是巡逻的人没有变,就连交接的规律也没有什么变化,昨日赵鸣诚之所以一直迟迟没有潜入丞相府,直到最后深夜的时候才潜入丞相府探个究竟,就是因为他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丞相府的巡逻人规律。

    现在已经了解了丞相府中的巡逻人马和交接的时间,赵鸣诚今天一看见那些巡逻人开始交接,就迅速的潜入丞相府之中。

    玉玺被藏在丞相的寝室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赵鸣诚就最先找上了丞相的寝室,而且关键的是,现在虽然已经是夜晚了,但是还没有夜深,所以丞相的寝室之中现在是空无一人的,现在探查最适合不过了,要是再晚点,等到丞相入寝了再来探查寝室,可就有些麻烦了。

    丞相的寝室自然不可能标注着丞相的寝室这五个大字,不过不然猜想,丞相作为丞相府之中地位最高的人,那么他的寝室就应该是整个丞相府之中最大的建筑。

    所以赵鸣诚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找上了丞相府之中最大的那个建筑,而且不出他所料,这建筑中的装饰的确是寝室模样,而且这时候也的确没有人在这里。

    大致扫视了下周围的情况,赵鸣诚在那些最有可能放置玉玺的地方找了起来。

    “这个是……”找遍了整个寝室,赵鸣诚也没有找到玉玺,最终被桌子上的一个小鸟雕像给吸引住了目光,再联想到记忆中古装片里面经常出现的机关。

    赵鸣诚走了过去,正欲拿起那小鸟雕像,门外却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现在局势越来越紧张,记得随时做好准备。”

    不好,赵鸣诚心中暗道,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从他现在的影子就能看出,他正在朝着寝室走来。

    赵鸣诚四下望了一下,发现除了门之外就没有地方能够出去了,连忙将目光放在了房顶上。

    “吱呀!”声响起,一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男子看了下寝室中了环境,见没有什么变化之后,才转身将门关上。

    此时,房顶之上,赵鸣诚松了一口气,庆幸的说道:“还好这房顶是瓦砖拼接而成的,不然还真要被发现了。”

    “不过刚才那个小鸟雕像真是可以,整个寝室之中,除了这小鸟雕像就没有其它地方像机关了。”赵鸣诚回想道,“不过现在有人在寝室之中不能探个究竟,先去皇后的寝宫看看吧。”想到这,赵鸣诚提气纵身一跃,朝着另外一个大小仅次于这个建筑的外观由红色油漆染成的建筑,在这个时代,这种颜色的建筑一般都代表着女子的闺房。

    在丞相府之中,能够有资格住在这样子大小华丽的建筑的人,除了那个作为当今皇后的郑芸,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赵鸣诚刚一终身跃起就想起了一件事情,连忙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潜了进去。刚才一直想着那小鸟雕像的事情以及急着去皇后的住所探个究竟竟然把那些巡逻人给忘掉了。

    还好及时想了起来,不然被发现的话想要再次偷偷潜入可就难了。

    过了许久,确定了是巡逻人交接的时候,赵鸣诚迅速的从隐蔽之处闪出,朝着那红色建筑冲去,看了下四周无人,确定不会有人看到之后,才纵身一跃,跃上建筑顶上。

    现在还没有确定里面是否有人,所以赵鸣诚并没有急着潜进去,而是悄悄的掀开一块瓦砖,朝里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