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Hello,霍少

    更新时间:2016-12-01 21:14:18本章字数:2904字

    霍少廷一上飞机就放下了座椅,平躺着微微眯了起来。

    飞机落地后,他就要参加旗下子公司锦星娱乐的年度大戏《烽火》的开机仪式。《烽火》汇集了当今亚洲娱乐圈里数一数二的明星大腕,为了表示公司对这部电影的重视,身为霍氏财团的执行总裁的他特意从国外赶回A城。

    谁知,他刚刚眯了一会儿——

    “哇,好阔气啊!”

    霍少廷闭着眼微微拧了一下眉,稍稍侧了一下身继续闭目养神。

    “哇哦,这个可以放下来诶。好舒服啊。”

    只是邻座的那个声音依旧不肯安静下来,反而发出一声接一声的赞叹。霍少廷微微睁开眼扫了一眼身旁,就看到一个淡黄色一字领薄衫的年轻女子正弓着身子对着前面的媒体播放器戳来戳去。

    “HI,你好哇。”

    钟晴正摆弄着眼前的媒体播放器,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相貌清俊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牙白色衬衫,修长的双腿包裹在设计精致线条流畅的西裤里,正微微睁着眼看着她。

    啧啧啧,这个年轻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男人中的极品,极品中的珍品,珍品中的上上品呐。简而言之,就是当下被无数少女垂涎的高富帅啊。

    不过,这个男人貌似有一点点眼熟啊。

    “我叫钟晴,很高兴在旅程中和你同座。”心里疑惑着,钟晴一双熠熠发光的眸子弯成一道形状好看的月牙儿,朝着邻座的男人友好地伸出了手。

    霍少廷非常有礼而又疏离地握住她纤细的指尖,然后迅速地松开,然后又窝回座椅里闭目养神起来。心里却在想着:这个女孩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年纪,长相倒是非常清纯漂亮,就是穿着十分普通。不,在这个奢华的头等舱里,她甚至是显得过于朴素了。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职员,怎么会有能力乘坐这种费用高昂的头等舱呢?

    “哦,其实以我那点儿收入来说,能够每月给银行还够贷款就不错了。一般情况下,我是没钱坐头等舱了。不过,谁让航空公司办事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所以就拿头等舱来赔偿我咯。”钟晴一边继续拧着眉摆弄着眼前的播放器,一边若无其事地回答了霍少廷心里的疑问。

    霍少廷心里一惊。

    “放心,你刚刚什么都没有说出来。”钟晴转过脸冲着又重新睁开眼的霍少廷微微一笑,“不过,我能够听到你心里的声音呦。”

    能听到别人心里的声音?

    霍少廷形状优雅的长眉微微扬了起来,他虽然刚刚三十出头,但是从二十五岁起执掌霍氏财团的日常运营,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但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能够听到别人心里的声音。难不成,是巧合?

    “不是巧合,这可是我的独门秘技!”钟晴再次精准地回答了霍少廷心里的疑问,脸上的表情平静,看起来她本人是已经司空见惯了,“对了,帅哥,可不可以帮我调一下这个,我听不懂法语。”

    霍少廷坐起身子来往前倾,靠近到钟晴的身旁,然后伸手在屏幕上轻轻触了几下,将语言频道转换成了中文。钟晴看着眼前忽然放大的脸,心里在抓狂:这男人的皮肤为什么这么好!睫毛也好长!长得还这么好看!真是不让女人活的节奏哇!

    “好了。”霍少廷弄好之后一扭头,就看到钟晴脸上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鬼脸,淡定地眯了眯眼,霍少廷又躺回去休息,闭上眼睛的时候还“命令”了一句:“不要吵。”

    钟晴撇撇嘴“哦”了一声,戴着耳机专注地看起了电影来。不过,法国文艺气息浓厚的电影好像不是她的风格,半个小时之后,迷迷糊糊已经要进入深度睡眠的霍少廷觉得自己的手臂上软绵绵地爬过来一团软软的东西,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就彻底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霍少廷就看到窗外逐渐放大的繁华城市,看来离机场不远了。

    “啊!”

    身旁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声音,霍少廷一扭头就看到钟晴那张和他凑得很近的脸:“我知道你是谁了!啊,就是那个掌管着大半个亚洲餐饮休闲度假和娱乐公司的霍氏财团的大少爷。叫什么来着,啊对,霍少廷。哈哈哈,你好你好,我经常在娱乐新闻上面看到你诶。”

    霍少廷,男,31岁,未婚。

    霍氏财团唯一继承人,目前担任财团的执行总裁,暂时还没有公开承认的女友。

    钟晴在脑海里迅速搜寻着她在娱乐报刊和杂志上看到过的关于霍少廷的报道,然后默默地又瞅了霍少廷一眼:难怪那么多大红大紫的女明星死命地倒贴,这么年轻又帅又多金。如果倒贴成功,可就是尊贵无比的霍太,那地位可不是什么当红天后超一线红星可以比拟的。

    嗯,好像最近和新晋玉女天后许心怡打得火热哦,狗仔还跟拍到两个人在高档咖啡厅约会。

    霍少廷看着钟晴闪闪发光的眼睛,隐约觉得额角似乎又微微发痛,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按一按。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钟晴修长的手臂就举了起来,非常娴熟自然地揉捏起他隐隐发痛的额角,一边还非常诚恳真挚地“数落”他:“这里在抽痛是吗?唉,你们这些年轻有为的大老板啊,都是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工作狂,仗着自己年轻就拿健康换取财富,等到岁数大的时候啊,就要拿财富去换取健康……”

    一边给霍少廷按着,钟晴一边想着钟乐那个家伙:钟乐从小就神经衰弱,经常由于睡眠质量太差而头疼。钟晴因为时常替他按摩头部,手法都不输给专业的按摩师了。

    “还有啊,私生活要节制。太随意放纵的私生活,对身体和精神的伤害都是很大的。”钟晴现在俨然是老妈子上身,对着霍少廷念念叨叨,完全没有留意到霍少廷的长眉已经扬起了老高,狭长漂亮的凤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霍少廷平生最厌恶一种人——自来熟!

    正按得起劲的钟晴再一次精准地听清楚了霍少廷的内心活动,手里的动作猛地一顿,然后讪讪地收回了手,对着面无表情的霍少廷道歉:“抱歉,我弟弟他也经常头疼,所以……”

    霍少廷的长眉抖了抖,钟晴这下彻底扁嘴没有再出声,心里还在纠结:怎么办,她刚刚是想大献殷勤,然后伺机跟霍少廷混个三分熟,好让她在这个摇钱树下面扫扫土。银行的贷款还有十五万,霍少廷牙缝里漏出来的都比这个多啊。

    怎么办?怎么办?好像被霍少廷讨厌了呢。

    钟晴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要不要继续厚着脸皮和他套近乎呢。正在这个时候,飞机已经缓缓滑行落地,机舱里响起了可以出舱的播音,霍少廷最后扫了钟晴一眼,拿出行李就要离开。

    “等等!”钟晴可不愿意放弃眼前这棵金光闪闪的摇钱树,立即从提包里掏出一张薄薄的卡片塞进霍少廷的手里,“霍少,我是一名非常专业的心理咨询师。”

    霍少廷低头看了一眼手心里的名片——钟晴,晴天心理咨询室。

    “我不需要心理咨询。”非常简洁地一句话,一丁点起伏都没有,霍少廷将那卡片放回钟晴的手里。

    钟晴一急,就把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霍少,我不是要让你来找我做咨询了,我是说我需要一丁点的资金援助。真的,只有一丁点儿。”钟晴一边说,一边还捏着小手指的指尖比了个大小。十五万对于霍少廷来说,真的是连指甲盖大小都不算啊。

    “我不是慈善家。”简洁果断,不给钟晴继续纠缠的时间,霍少廷绕过她就走了出去。钟晴也赶紧拖着行李追了过去,下了舷梯就看到霍少廷拿着手机走在前面,她急忙追了过去,能明显地从霍少廷的脸上看到不耐烦的表情,但是不是冲着她,而是冲着手机那头的人。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回去。”

    推辞掉许心怡三番五次要来机场接他的殷勤,霍少廷刚刚舒了口气,一抬眼就看到钟晴拖着个花花绿绿的行李箱笑眯眯地站在他前面:“霍少,是不是最近桃花泛滥,本心理咨询师对这种情况也有独到的处理方式的!唉,你别走啊。”

    霍少廷无视钟晴满脸的笑容,淡淡瞥了一眼她那个太过惹眼的行李箱,然后非常直接地绕开她:说到烂桃花,还能找到比眼前这个更烂的吗?

    不,与其说是烂桃花,不如说是摔不碎打不烂的牛皮糖!